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事态彻底失控

    空荡荡的月台上,风卷着落叶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季半夏站在路灯下等了许久,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弄反了方向。应该到马路对面的站牌去等车的。

    脚步虚浮得厉害,季半夏拿着手包,踩着高跟鞋慢慢往前走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刺眼的灯光扫过,“刺啦……”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,一辆银色的轿车堪堪停在她身侧,与她相距不超过三米!

    “要死啦!没看见是红灯啦?还硬闯!”车窗落下,一个中年男人从车里探出头,大声训斥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抬头看看红绿灯,这才迟钝地意识到自己闯了红灯,差点被车撞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她道了歉,抬脚准备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季半夏!”一个低沉的男声叫住了她。这……分明是傅斯年的声音!季半夏停下脚步,难以置信朝车里看去。

    后座的车窗里,傅斯年正探出半个头看着她。见她看过来,他招招手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上车?他不是要送袁小芮回家吗?她上去干嘛?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憋了一口气,扭头就往站台走。他不是说和她没可能吗?那就各走各的路好了,没有公交车了她还可以打车,她不是四年前那个穷得连打车费都出不起的小丫头了!

    站台旁边有下水道,为了排水,井盖做成了栅栏状。季半夏刚走两步,咔擦一声,高跟鞋的鞋跟竟然卡进了两根铁栅栏中间!

    该死!季半夏用力拔了一下,鞋跟没拔出来,倒把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车还没走,就停在路边。她用眼角的余光,看到他的车窗还开着,他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知哪儿来的脾气,回头冲着傅斯年就喊了一声:“看什么看!我不用你送,你走吧!”

    千真万确,寂静的夜色里,她听见傅斯年在笑!他竟然在笑!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手都抖起来了,突然就委屈得不得了,她蹲下身子,光着脚踩在地上,用力地拔自己的鞋子。

    用了全身力气,终于把鞋子拔出来了!可季半夏却更郁闷了,因为鞋跟断了!它断了!

    她绝望的捡起鞋跟,狠狠地朝路边的垃圾桶扔去!

    该死!该死!该死!该死的下水道,该死的鞋子,该死的傅斯年,该死的世界!

    一只大手伸到她面前:“脾气发完了?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恨恨看向傅斯年。他唇边仍有笑意,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温度。

    见她没有半分要上车的意思,傅斯年也不再劝说,直接拉了她的胳膊就往车上拖。

    醉酒的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。傅斯年真的想不通,奥丁的人怎么能让季半夏一个人回家。领导和同事都这么不负责,看来,和奥丁的合作需要再评估了。

    脚上趿拉着没有跟的高跟鞋,狼狈地被傅斯年拖着往前走。季半夏的牛脾气也上来了:“你放开我!我不用你送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傅斯年直接把她扔进后座,对前面代驾的司机报了季半夏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你个混蛋!”季半夏怒了,恶狠狠地瞪着傅斯年:“你不是不想和我有任何关系吗?你不是和我没任何可能吗?你拖我上车干什么!你这个神经病!你放我下车!我不需要你送!”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看着季半夏。她看上去真是糟糕极了。睫毛膏糊在眼下,脸颊上也红一道白一道的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,浑身的酒气,如果是以前,这样女人他看都懒得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被一个撒酒疯的女人这样骂,他竟然不觉得被冒犯。

    “安静点。”他朝她竖起手指,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无动于衷和冷静克制彻底激怒了季半夏,她满腔愤怒和委屈无处发泄,一眼看见傅斯年的手安闲地搭在膝盖上,想也不想,扯了他的胳膊就狠狠地咬了上去!

    她咬得很重,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,四年无望的等待,重逢的绝望和失落,全部都放在了牙齿上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想到季半夏突然兽性大发,他意外地皱皱眉:“季半夏,你晚上没吃饱?”

    傅斯年觉得真的很奇怪,被一个撒酒疯的女人咬得这么痛,他竟然也不觉得生气。他甚至连抽回自己右手的想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头发狂的小兽,不让她发泄出来,她会爆炸的。

    感觉到齿间有了腥甜的味道,季半夏才松了口。很好,傅斯年出血了!

    她狠狠咽下口腔里的血腥味,挑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是的!她咬他了!来,扇她一耳光吧!揍她一顿吧!把她心里那点卑微的小火苗彻底扑灭吧!大路朝天,各走半边,不就是一段孽缘吗?她拿得起,就能放得下!

    可是傅斯年没有扇她耳光,也没有揍她。他只是探身抽了张纸巾,把上面存留的口水和渗出的血丝擦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脸色淡定,似乎咬的是别人,他一点都不痛。

    傅斯年越是这样,季半夏越是抓狂,她的眼泪一下子飚了出来,扑到傅斯年身上又打又踢:“傅斯年!你混蛋!你混蛋!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恨你恨你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代驾的司机偷偷往后瞟了一眼,轻轻地“啧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女人太烦人了,一上车就发酒疯,又喊又叫的还打人,简直太TM欠抽了!

    傅斯年被季半夏晃得头晕,终于忍无可忍地钳住她的双手,将她固定起来:“行了,发酒疯也要有个度。坐好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她压抑太久,她太需要发泄了!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不是不要我了吗?你不是讨厌我,嫌弃我吗?那你还拖我上车干什么!你送袁小芮呀!你跟她柔情蜜意去呀!你管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她呜呜咽咽地哭喊着,双手被傅斯年反剪在背后,她就用头去撞他的头。

    她不好过,她也不让他好过!反正已经出丑了,那就干脆丢人丢到家算了!

    她的小脑袋撞得他的头砰砰响,傅斯年气得笑了,他腾出一只手想让她老老实实待在座位上,但他发现,除了将她紧紧抱住,他没有任何办法能控制住她激动愤怒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将季半夏的双臂固定在她背后,另一只手臂圈住她的身体,紧紧将她搂进怀里:“好了好了,脾气怎么这么大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耐心。完全放弃所有防御,将自己的脆弱和无力暴露在他面前的季半夏,让他情不自禁地想去安抚,想去包容。

    司机频频往后看,傅斯年竟然也没有不悦。抱住她的那一瞬间,他突然有一种走了很远的路,突然能歇脚的放松感和归属感。

    傅斯年迟疑了一下,轻轻把脸贴到季半夏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傅斯年抱紧了。他身上的酒气中,夹杂着熟悉的淡淡薄荷香气,让季半夏的眼泪掉得更汹涌了。

    她渴望了四年的拥抱现在终于来了,为什么她却这么悲伤?

    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委屈得像被父母丢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再说话,只是紧紧抱住她,等她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秒,他终于百分百肯定,四年前,他真的深爱过这个女人。因为他的身体那么熟稔地接受了她,他抱着她,每一处都那么自然,那么契合,仿佛他们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一体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比他的记忆更敏锐,更长情。

    季半夏哭累了,竟然就那么睡着了。她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衣领,她的额头贴在他的下颌上,他的脸颊湿漉漉的,不知是她的汗水还是泪水。

    司机开着车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他真的看不懂。刚才还打得要死要活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架势,现在竟然抱得难解难分,一副缠绵享受的模样!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司机把车停在小区门口,扭头对傅斯年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朝他做个噤声的手势,想了想,又低声道:“你就在这里下车吧,代驾费我十倍给你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喜。他本来就是酒店的员工,签了协议的,帮客人代驾是分内工作,没想到这个客人出手这么阔绰!

    欢天喜地的下了车,司机一路哼着小曲往路口走。

    司机走了。车内就剩下傅斯年和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睡得很沉。鼻息均匀绵长。傅斯年抱着她,看着窗外的夜色,心里乱成了一团野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演变成这样,拉她上车的时候,他真的只是担心她的安全。换了其他别的女人,他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的哭喊,她咬他的那一口,让事态彻底失控。

    和她之间的那点陌生感和距离感瞬间被冲得无影无踪。包容她的冲动,安慰她的愤怒,是那么自然的事。自然到他感觉不到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在他怀里睡着了。她的鼻息轻轻吹在他的脖颈上,让他的心微妙地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等她醒来,他该说什么?

    他还能云淡风轻,假装一切都只是个意外吗?他还能理直气壮地告诉她,我和你,没有可能吗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