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忍不住想逗逗她

    听到洛洛食物中毒,幼儿园老师也很惊讶:“天哪!怎么会食物中毒?我们园里的食材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,餐具也都顿顿消毒,而且也没听到家长说其他孩子出事呀!会不会是洛洛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零嘴?”

    听说其他孩子没事,季半夏也有点拿不准了,挂了电话就问连翘:“老师说其他孩子都没事,连翘,你好好想想,有没有给洛洛吃什么不该吃的零食?”

    连翘想了想,才小声呐呐道:“放学回家的路上,洛洛吵着说肚子饿,我就在路边店里给她买了个小蛋糕。”

    怕季半夏责怪,她又赶紧补充道:“那蛋糕店我们以前也买过东西,从来没出过问题呀!”

    季半夏叹口气:“在外面吃了东西,这就说不清到底是蛋糕的问题,还是幼儿园的问题了。连翘,以后外面的东西,尽量别给洛洛吃。”

    这只能是笔糊涂账,幼儿园没其他孩子出事,应该不会是幼儿园那边出了问题。很可能就是蛋糕不干净。但她们也没确凿证据。这事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到病床边,看到洛洛的小脸转瞬间就瘦了一圈,心疼坏了:“连翘,这周别让洛洛上幼儿园了。我们俩辛苦几天,让她在家里好好养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听姐姐这么说,连翘赶紧点点头,自己女儿出了事,最难受的肯定是她这个亲妈呀。

    晚上要赶着替换连翘照顾洛洛,没时间加班,季半夏白天工作更拼命了,不过,好在寒武纪的企划案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等做好了演示的ppt,就可以交付了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季半夏正在做ppt,袁小芮过来找她了:“半夏姐!快帮帮忙!赶紧跟我到演播室去!”

    “去演播室?”季半夏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忘记了?就是那个访谈嘛,今天好容易约到了傅总,可他就现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所以我们要赶着录。半夏姐,你答应过我要帮忙的,走吧,给个面子!”袁小芮开始撒娇卖萌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还是没听明白:“等等,你们采访傅总,喊我去演播室干什么?”

    袁小芮苦了脸:“半夏姐,傅总这个采访分三个部分,过去,现在,将来,过去这部分,我们准备采访一些华臣的老员工,从感性的角度来侧面烘托一下傅总的人物形象。这事我跟张雨说过,她没跟你说?”

    季半夏讶然:“没说啊。她家里有事,昨天急着请假回老家了。”张雨是半夏的实习生。

    袁小芮急了:“算了算了,估计她忘了。半夏姐,你赶快赏个脸跟我上去吧!傅总已经到了,总不能让傅总等咱们吧!我们大纲都弄好了,要是少了一环,后面的内容就接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袁小芮是真着急了,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季半夏到底还是心软,想想也没太重要的事,就合上笔记本,跟袁小芮往楼下演播厅走去。

    那晚之后,她就没再见过傅斯年,她也不愿再去想他,四年的等待是很折磨,但她也不至于死缠烂打,赔上自己的自尊去伏在他脚下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错过了就错过了吧,没有遗憾的人生怎么能叫人生呢。

    奥丁的演播厅很大,主题色调是蓝色,跟奥丁的logo色彩一致。

    外面是导播间,里面摆着几组沙发,后面的墙上印着大大的奥丁logo,整体风格简洁明快。

    可是,当季半夏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傅斯年时,突然觉得奥丁的演播厅有点逼仄。

    演播厅的灯光比较强烈,明亮的光圈照在傅斯年身上,让他咄咄逼人的五官柔和了许多,他坐在那里,安然淡定,意态悠闲,举手投足优雅自如,贵气十足。整个奥丁演播厅,完全沦为他的布景板,仿佛只是为了衬托他而存在。

    “真帅啊!”正在季半夏出神之际,站在她旁边的袁小芮低低发出一声感叹:“半夏姐,你看傅总像不像一幅画?”

    季半夏抿嘴一笑。确实像。都说美人如画,原来,长得好看,举止优雅的人,都能像一幅画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袁小芮已经带着季半夏走到傅斯年身边:“傅总,半夏姐来了,刚才你也看过大纲了,一会儿主持人会对你和半夏姐做交叉采访,导播喊了ok,就正式开始录了。我们先录一条试试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急了:“哎,小芮,能不能让我看看大纲?我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呢!”

    袁小芮看看腕上的手表:“嗯,还能挤十分钟,半夏姐,你就坐沙发上赶紧看吧。我去跟导播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灯太亮太热,傅斯年指指灯:“能先关掉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话袁小芮简直是言听计从,赶紧过去关了大灯。

    袁小芮带了主持人去跟导播说事了,偌大一个演播厅里,就剩下傅斯年和季半夏两个人。

    大灯关了,侧灯的光线有点不够用,季半夏低着头认真地看大纲,眼神都没往旁边飘一下。

    工作就是工作,季半夏对工作,是百分百的敬业。

    傅斯年正好坐在季半夏对面的沙发。两组沙发相隔不远,他能将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看大纲,白皙的手指握着A4的纸,全神贯注,压根没察觉到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无意间轻咬的嘴唇,心里微微一点躁动。那晚霸道又绝望地撕咬他,咬破了他嘴唇的罪魁祸首,现在看上去多么无辜。白的齿,红的唇,哪怕酒气冲天,也让他控制不住地迷醉。

    下腹开始发热,傅斯年扭头看向旁边的布景,不再看季半夏。

    这几天二人全然没有任何交集,可他的心里却住下了一个魔鬼。他开始想她。

    昨天下班,他竟鬼使神差的多绕一段路,从她家小区门前经过。今天这场采访,他其实是没有时间的,但看过大纲,知道会采访一个华臣前员工,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。因为他知道,这个华臣前员工肯定就是季半夏。

    近水楼台,袁小芮肯定会利用的。

    思念一个人很煎熬,可等见到了那个人,等她真的坐到了他的对面,傅斯年发现,这是比思念更煎熬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得很快,她记忆力好,过了一遍基本就记住了。

    她从大纲上抬起头来的时候,袁小芮和主持人还没进来。正面和她相对的,是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垂着眸子盯着地板,面无表情,看不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想说话,每次都是她主动,他拒绝,这个游戏,她已经累了。

    她放下手中的大纲,在脑海里又默默背了一遍。

    演播室里,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沉默中,袁小芮风风火火闯了进来:“傅总,真抱歉,要让你再等一会儿了。有条线路出了问题,画面不能切换,技术人员正在处理,你稍等一下行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还没说话,她又急匆匆道:“我会盯着的,二十分钟内保证修好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斯年点点头。来奥丁本来就是在浪费时间,再浪费二十分钟也没差多少。

    袁小芮又风风火火冲出去了,演播室里重新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季半夏无聊地坐着,突然觉得有点口渴,准备去后面的饮水机接点水喝。她站起身已经往后走了几步了,想了想,还是停住脚步问了傅斯年一声:“傅总,给您倒杯水?”

    傅斯年再跟她有过节,毕竟人家是来奥丁做访谈的,算是客户。即便是虚伪的商务礼貌,她也该问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在跟傅斯年说话,她不得不看向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,终于第一次对上。

    看着季半夏客客气气冷冷冰冰的模样,傅斯年心里突然有点好笑。他看着她微微一笑:“谢谢。季小姐真是客气。”

    确实客气,跟他说话还用了“您”,那天车上,她如果也这么客气礼貌,他的嘴唇和手背就不会遭殃了吧?

    季半夏哪儿听不出傅斯年的讽刺,当即脸一红,气鼓鼓地转身就朝饮水机走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那天她就应该咬得更重一点!

    季半夏接了两杯水,递了一杯给傅斯年:“您拿稳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故意伸出左手,亮出了手背上的伤痕后才又赶快缩回去换了右手:“左手的伤还没好。还是右手端着更稳。”

    这厮绝对是故意想让她难堪!季半夏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,不知道该怎么反击他,只好低了头不说话,在心里默默朝他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拒绝她,鄙视她,还处处拿她的表白来讽刺她,她以前怎么没发现,傅斯年是这么没风度的男人!

    季半夏不说话,看着她恼羞成怒却又只能默默忍受的模样,傅斯年忍不住想逗逗她。

    “季小姐,寒武纪的企划案你们做的怎么样了?下下周新品就要上市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问到工作,季半夏也只好抛弃了个人的情绪,认认真真回答他:“如果不出意外,今天下班前就能交给丁总监了。”

    ppt她已经差不多快做好了。

    听见丁总监三个字,傅斯年眉头轻轻皱了皱:“既然这样,一会儿你直接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丁一平想追季半夏,全天下人都看出来了。他不想让季半夏和丁一平有过多接触,因为丁一平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,如果谈了恋爱,对工作肯定没那么上心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觉得,他阻止季半夏和丁一平见面的理由很正当,很合理,很充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