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止疼片

    傅斯年的解释,也不知道骆伟相信了没有,不过,无论心里怎么想的,拦到第二辆出租车时,他还是笑得很正常:“傅总,半夏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同事一个个离开,季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,在那晚傅斯年送她回家之前,她是很期待能和他有独处机会的,但现在,想到要和傅斯年单独坐在车里,她的尴尬完完全全压倒了期待。

    企划案只是个借口,这一点,她心里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过来的时候有点堵车,傅斯年的车停在餐厅附近一家商场的停车场里。从餐厅到商场,有一条近路,要穿过一个小小的公园。

    “从公园穿过去?”傅斯年看一眼季半夏的鞋子,提议道。

    周五便装日,她穿了条烟灰色的雪纺长裙,脚上是平底鞋。公园的路都是鹅卵石小径,高跟鞋走不稳,平底鞋却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初秋的晚风吹在身上微有凉意,却让人格外神清气爽。季半夏和傅斯年沿着石子的小路并肩前行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向话少,季半夏也没什么话可说。二人默默走路,气氛反而显得有点暧昧。

    季半夏只好努力找话题:“你刚才说想跟我谈谈企划案,指的是哪一方面?”

    她纯粹是为了找话题打破这种暧昧的气氛,企划案傅斯年根本就还没来得及看。他能谈个鬼。

    就这样和傅斯年并肩走在公园里,让她产生了一种情人约会的错觉。这让她觉得自尊受挫。

    季半夏问完问题,傅斯年却没有回答。季半夏还以为他没听见,正准备再重复一遍,傅斯年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企划案只是个借口,我送你回家,是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侧头看季半夏,季半夏看不清他的眼神,心口却像塞了一团棉絮,堵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不会天真到以为傅斯年是想向她表白,傅斯年喜欢一个人,从来不会说出来,他只会用行动来表示。

    现在他说有话要对她说,很明显就是想警告她不要再对他怀有非分之想。总之一句话,他要来羞辱她了。

    以前不是没女人前赴后继地追过傅斯年,他向来拒绝得很干脆,从不留一点幻想。今天,他要用同样的招数对付她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明白。我以后会离你远远的。傅总您放心,我有自尊心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堵住了他的话,不让他说出口。拒绝的话,她不想听,她主动离开总行了吧?

    傅斯年哑然,他没想到季半夏竟然猜到了他准备说什么,她竟然这么了解他!

    其实就在走进小公园之前,他还没有做出这个决定。他送她回家,真的只是想和她多呆一阵子。

    但是,一个细节让他不得不和她保持距离,如果她继续勇往直前地示好,如果上次的强吻事件再来一次,还能不能把持得住,他真的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这个细节说起来真是再细微不过:二人并肩往前走的时候,她长长的裙摆被风吹得缠在了他的腿间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布料,那种缠绕,竟让他有了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傅斯年以为自己是个寡淡的人。无论是情感还是身体,他的需求都不大。所以,裙摆事件让他格外心惊。

    他已经过了要死要活疯狂恋爱的年纪,离婚又是一件伤筋动骨的事。更何况,他心中有一根去不掉的刺:他车祸失忆的时候,季半夏和别的男人生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追问孩子父亲的身份,这和他本来也没什么关系。反正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记住你的话。”傅斯年淡淡道,声音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也不用送我回去了,我自己打车就好。再见!”季半夏被他的态度深深刺伤了,扭头就准备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这边不好打车。前面有个地铁站,我把你载到那里吧。”傅斯年做了了断,但风度还是在的。已经10点多了,让一个女孩独自在街边等车,实在是很不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半夏也不矫情,点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到了停车场,上了傅斯年的车,季半夏就盼望时间过得快点再快点,她一秒钟都不想再和傅斯年呆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被人轻蔑,被人拒绝的滋味,原来这么不好受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了不久,傅斯年突然对季半夏道:“隔断里有一盒药,你帮我拿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见傅斯年的声音,季半夏心里就打了个突,他的气息很不稳,说话也很费力,似乎在拼命忍受着什么。季半夏一边低头找药,一边抽空瞟了傅斯年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让季半夏有点慌了。傅斯年的脸白得像一张纸,额头和鼻尖还在冒汗,虽然他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,可季半夏一眼就看出来,他现在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生病了?”季半夏问了一句,手也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没事,把药给我。”傅斯年的声音已经哑了,额头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手中的药盒,空空如也,一颗药都没有了!

    “没有药了,斯年,你怎么样?这附近有药店吗?你开过去,我帮你买一盒!”

    季半夏已经彻底忘了刚才的龃龉,一句“斯年”脱口而出,她看着傅斯年手背上爆出的青筋,深恨自己一直没有抽时间去考个驾照。现在想替他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头发全汗湿了,他用力扯开脖子上的领带,呼吸声很粗重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一声尖锐的摩擦声伴随着一声惊叫,傅斯年的车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电动三轮车给重重地剐了一下,三轮车也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真是祸不单行,季半夏急得也开始冒汗了,这很明显是电动三轮车的过错,但倒地的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小了,一头花白的头发,在车灯下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“我下去看看,你还能行吗?”季半夏扭头看傅斯年,他的脸金纸一般毫无血色,双手用力撑着方向盘,保持着坐姿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傅斯年费劲地挤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季半夏正准备推开车门,傅斯年猛地拉住她的手:“你在车上呆着。”

    霸道强势的动作,由不得她有丝毫的反抗。

    季半夏呆呆看着傅斯年下车,心中百感交集。怎么能怪她一直念念不忘,怎么能怪她痴心妄想,傅斯年这么有担当的男人,天生就能激发异性的爱慕。

    他都难受成这样了,还是强撑着下去,操心的事,他来做,他挡在了她的前面。

    电动三轮车的主人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了,看到自己剐了豪车,他又惊又怕,这得拿出多少钱来赔呀!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赶着去送货,老板,您大人大量,饶了我这回吧!我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!”六十多岁的男人,一头白发,满脸皱纹,惶恐不安的哀求着。

    他的左腿钻心的疼,根本没办法站稳,但他顾不上这些,只是不停地道歉、求情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都没看车上被剐蹭的地方,也没理会老汉的哀求,径直问:“腿怎么样?要去医院看看吗?”

    他脸色惨白,一双眼睛深邃不见底,那模样看上去十分瘆人,老汉却松了口气,一下来就问他的腿,而不是开口怒骂,可见这男人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腿好着呢!”老汉赶紧摆摆手,本来就是他乱闯,剐了别人的车,他只求这年轻的老板不计较,不索赔,腿疼不疼,他现在根本顾及不上。

    听完老汉的话,傅斯年没说话,转身上了车。

    看到豪车远去的背影,老汉后怕的拍拍心口:“幸亏今天遇到的是个不差钱的主,这要是真让我赔,我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呀!”

    问题顺利解决,季半夏也没心思问车怎么样了,她紧紧盯着路边的指示牌,突然喊起来:“斯年!那边有个药房!就那边!你在那里停一下车,我去给你买药!”

    她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喊的是“斯年”,傅斯年也没注意到,他的手已经开始发抖,方向盘几乎都要握不稳了。

    堪堪在药房门口停下车,季半夏拿起空药盒就往外冲,下车的那一瞬间,她扭头看了傅斯年一眼,他伏在方向盘上,头埋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大恸,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这么痛苦的傅斯年,他的样子,让她心疼得想流泪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到药店,季半夏拿起药盒给店员看:“快,就要这种,我要两盒,快!”

    店员接过药盒看了看,低声自言自语道:“美洛昔康片两盒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匆匆接过药,又赶紧跑到收银台付钱。等收银员找零的时候她瞟了一眼药盒后面的字,顿时愣住了,止疼片?傅斯年吃的,竟然是止疼片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抱歉,今天更新晚了。不过还好赶在了12点之前。不然我又要挨骂了。555……码字真是一件苦逼的差事啊。我写的又比较慢,一章要写好久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