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不好的预感

    季半夏回到家时,已经快11点了。钥匙插进门锁里,季半夏刚一推门,就觉得不对劲,门似乎被什么东西顶着,根本推不开!

    难道进了小偷?季半夏心头一跳,正在飞快地思考对策,门忽然被拉开,连翘红肿着双眼扑进了她怀里。

    原来是连翘!季半夏悬着的心刚放下,又提了起来:“连翘你怎么了?干嘛坐在门后?”

    连翘抱着她的肩膀痛哭起来:“姐!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洛洛没事吧?”季半夏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连翘拼命的摇头,泪水落在季半夏的肩上,瞬间就湿了一片:“姐,是……是傅唯川!是傅唯川!”

    “傅唯川怎么了?你慢慢说,别哭了。”季半夏温言安慰妹妹,心中却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听连翘抽抽噎噎地讲完整个事件,季半夏二话不说就开始翻自己的包包。

    她没说一句话,但她脸上的神色,悲愤得让连翘害怕。连翘情不自禁地追问道:“姐,你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手机,报警!”季半夏咬牙切齿地说出五个字,双手都在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报警?连翘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,她按住季半夏的手,哭道:“姐,傅唯川是洛洛的爸爸呀!你报警了,他要坐牢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震惊地扭头看连翘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还以为妹妹和她一样,巴不得马上把傅唯川送进大牢呢!

    连翘哭得更厉害了:“姐……他是洛洛的亲生父亲!而且……而且……我和他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她实在说不出口,但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疯了,她握住连翘地双肩拼命的摇晃她:“你说什么!你和傅唯川怎么了?是上床了吗?”

    这么简单粗暴的话,她以前是绝对不会对连翘说的。

    连翘痛苦地闭上眼,抽泣道:“是的,我已经是他的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巴掌落到连翘脸上时,她彻底呆住了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姐姐从来没动过她半根指头。今天,她甩了她耳光!

    “季连翘!你真让我失望!你好不容易重见光明,好不容易过上正常的生活,难道就是为了被傅唯川玩弄吗!傅唯川不是什么好人,我告诉过你多少次!你为什么不听!”季半夏看着连翘,气得浑身发抖:“什么叫你已经是他的人了?你不属于任何人!你是你自己的!你是季连翘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连串的训斥,让季连翘羞耻得说不出话来。她不敢辩驳,甚至不敢与姐姐对视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浑身瑟瑟发抖,眼泪一串串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妹妹可怜兮兮的样子,季半夏心中也不好受。姐妹俩相依为命,连翘就是她的命根子,谁伤害连翘,谁就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!

    四年前作的孽,傅唯川必须付出代价!

    她逼迫自己冷静了一会儿,轻轻揽过连翘的肩膀:“对不起,姐姐不该打你。我,我也是一时气急了!傅唯川这样欺负你,你还帮他说话,我真的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昂起头,一张脸已经哭肿了:“姐,你一定要报警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用力点头:“我要报警,我要让傅唯川坐牢!我要让他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连翘定定地看着她,忽然推开她就往厨房跑。

    “连翘,你干嘛?”季半夏觉得不对劲,跟着连翘也往厨房跑。

    季半夏刚跑到厨房门口,就看到连翘抓过刀架上的菜刀。

    “连翘!你干嘛!把刀放下!”季半夏厉声呵斥,然而已经晚了,连翘已经把菜刀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悲伤却又很决绝:“姐,如果你报警,我就死在这里算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为了傅唯川,连翘竟然以死相逼!

    季半夏悲愤交加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:“季连翘,你竟然用死来威胁我?”她猛的抬起手臂,直直地指向紧闭着门的卧室:“洛洛就睡在里面!你的女儿就睡在里面!你竟然狠心抛下她,为一个强奸了你的男人寻死觅活?!”

    听季半夏提到洛洛,连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但是,她却没有放下架在脖子上的菜刀:“姐,我求你了。我爱他,他是洛洛的爸爸,而且那也是个意外,他一直很愧疚……姐,你放过他吧!”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声声哀求的连翘,突然一阵心灰意冷,傅斯年的冷漠,连翘的任性,让她不堪重负,疲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不想再看连翘的脸了,她转身往客厅走,无力道:“你爱拿刀横在脖子上,那就横着吧。你和傅唯川的事,我不会再管了。从今以后,除了洛洛,你的事,都和我无关!”

    累,季半夏累到了骨头缝里。她连妆都没卸,直接躺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连日没日没夜的加班,情绪的大起大落,她的身心都已经紧崩得像一根即将断裂的弦。

    季半夏以为自己会失眠,会睡不着。结果,半小时后,困意还是压倒了内心的痛苦,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连翘一直站在厨房,直到屋子里没有任何动静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沙发上睡着的季半夏,连翘喃喃道:“姐,对不起。我知道我惹你生气了。但是……我真的很喜欢傅唯川。很喜欢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从卧室拿出一床被子,轻手轻脚地帮姐姐盖上,这才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季半夏下楼时,竟然在楼下看到了傅唯川。

    他站在车前,正朝楼上季家的方向张望。

    看到季半夏,傅唯川挑挑眉,挑衅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连翘想必已经把事情都告诉季半夏了吧,如果不出意外,他会挨季半夏一个耳光。搞不好,她现在是去派出所报案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当然看到了傅唯川嚣张高调的目光,她厌恶地扭过头,像避开一只苍蝇一样避开他的注视,径直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连翘和傅唯川的事,她不会再管。她说得出,就做得到。

    也许,只有被傅唯川玩弄过,又狠狠抛弃过之后,连翘才会看清傅唯川的真面目吧!

    这种风流花心的男人,怎么会认真对待一段感情呢?

    傅唯川很意外,没有被季半夏扇耳光,他真的非常意外。季半夏对他的厌恶依旧,不过,她既没让他赶快滚,不要再缠着连翘,又没有用她一贯强势的风格威胁他,羞辱他。

    傅唯川也懒得再去琢磨季半夏,他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,到了季家门前,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连翘正在哄洛洛吃早餐,听见敲门声,以为季半夏忘了带什么东西,赶紧过来开了门。

    一见门外是傅唯川,连翘的眼眶就红了,她用力推着门,不让傅唯川进来。

    洛洛听见动静,扭头正好看见了门缝里傅唯川的脸,欢天喜地的跑过来:“小姨,是傅叔叔吗?”

    傅唯川把一只胳膊塞进门里,连翘没办法强行关门,他力气又大,门终究还是被他挤开了。

    “洛洛!是我!我来看你来了!”傅唯川蹲下身,迎接朝他扑过来的洛洛,一把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洛洛笑得咯咯的:“傅叔叔,举高高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只要我们洛洛喜欢,举一百次都行!”傅唯川高高地将洛洛举到半空中,洛洛的笑声,一直钻到了他的心底里。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小丫头,真是怎么疼都疼不够!

    连翘站在旁边冷眼旁观。当着洛洛的面,她不好赶傅唯川走。但是,看到洛洛在傅唯川的臂弯笑得那么开心,她心里又很难受。

    刘郴是个尽职的干爸,对洛洛也很喜欢很照顾,但是,洛洛和亲生父亲在一起的气场,终究还是不一样的……

    洛洛和傅唯川疯够了,这才想起小姨还站在旁边,天真地问傅唯川:“傅叔叔,你力气这么大,能把我小姨举起来吗?”

    傅唯川笑眯眯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扭头看向连翘:“只要你小姨愿意,我肯定能把她举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没举过。

    “好呀!快把小姨举起来!举得高高的!”洛洛拍掌欢笑,很期待。

    连翘赶紧瞪洛洛一眼:“洛洛,别胡闹了!傅叔叔又不是大力士,怎么能举得起小姨?你快去吃饭,我和傅叔叔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洛洛撅起小嘴,向傅唯川告状:“傅叔叔,小姨不肯!”

    傅叔叔三个字听在耳朵里真是不舒服,傅唯川弯下腰,试探道:“洛洛,傅叔叔这个称呼不太好听哦,你叫我爸爸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已经有一个爸爸了!我叫你爸爸,我爸爸会不高兴的!”洛洛还是很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“傅唯川!”连翘忍无可忍的拉了一下他的胳膊,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,这才扭头对洛洛道:“洛洛,傅叔叔逗你的。你乖乖先吃饭,小姨和傅叔叔到厨房说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洛洛见连翘脸色沉了下来,乖乖走回小餐桌旁边继续吃早餐。

    “傅唯川,你到厨房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连翘低声说了一句,自己转身先朝厨房走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