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一下子听懂了

    傅家祖宅在凤凰山里,整片山林都是傅家的,傅唯川开车进去也花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傅唯川的妈妈宋婉丽推着轮椅,轮椅上坐着他爸爸傅冀南,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婉丽带着傅唯川嫁给傅冀南时,他才一岁多,从小跟傅冀南一起长大,他跟这个继父感情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爸,妈!这是洛洛,这是连翘,这是洛洛的姨妈半夏。”傅唯川的介绍还没做完,宋婉丽已经蹲下来拉住了洛洛的小手:“乖孩子,快让我看看!”她拉着洛洛上上下下打量,眼里满是骄傲:“多漂亮的孩子呀!瞧这眼睛灵的!这小脸,这小嘴……”

    宋婉丽越看越喜欢,满意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宋婉丽的热情让洛洛有点不好意思了,一直往连翘身后躲。

    “妈!你吓到洛洛了!”傅唯川笑着打圆场,宋婉丽盯着连翘:“难怪洛洛生得好模样,原来是遗传妈妈!真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,站在你堂嫂面前也不逊色呢!”

    连翘红着脸笑了笑,礼貌地叫了声阿姨。

    季半夏站在后面,心里松了口气。宋婉丽看样子不难相处,坐在轮椅上的傅冀南面目也比傅冀中看上去温和。

    她就担心连翘遇上个厉害婆婆,将来受气。现在看来,一切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也累了,我们到屋子里坐着再聊吧。”傅冀南长相儒雅,话也不多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呀,看我都糊涂了!”宋婉丽赶紧招呼大家一起进屋。在看到季半夏时,刻意多盯了几眼。

    难怪能带着连翘相依为命,连翘这个姐姐,一看就知道不是庸脂俗粉。长相不及连翘,却有一种不容摧折的清冷气质。尤其那双眼睛,看人时温和淡定,却让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季半夏跟着众人走进客厅,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沙发上的傅斯年。

    他穿了一件藏蓝衬衫,眼睛盯着面前矮几上的插花,看上去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料到会看到傅斯年,但真的看见他,季半夏的心跳还是加速了。

    听见动静,傅斯年抬起眼来。朝门口看过来。他的视线,也是第一时间在人群中注意到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看看季半夏,再看看连翘,看看洛洛,傅斯年的眉心痉挛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祖宅,他听下人说今天傅唯川要带流落在外面的女儿认祖归宗。他没想到,来的竟然是洛洛!

    洛洛是傅唯川的女儿?四年前,季半夏秘而不宣的男人,竟然是傅唯川?

    那傅唯川和连翘亲亲热热去餐厅吃饭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傅斯年心中惊疑不定,季半夏却如释重负,今天,洛洛的身世终于要揭晓了,她终于可以坦坦荡荡地告诉傅斯年,洛洛是连翘的女儿,她从来没有背着他交往过别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斯年,半夏我就不用介绍了吧?你认识的。”傅唯川揽着连翘的腰走到傅斯年旁边:“不过,这位我还是要重新向你介绍一下。”他含笑指指连翘:“季连翘,洛洛的妈妈。我现在的正牌女友。”

    洛洛的妈妈!连翘才是洛洛的妈妈!18岁未婚生子,难怪季半夏要把这件事隐瞒下来。傅斯年突然微笑了:“连翘,幸会。”

    他向连翘伸出手去,连翘也伸出手,笑得很开心:“傅哥哥,幸会!”

    傅唯川酸溜溜道:“我比斯年还大几个月,怎么从来没听你叫我傅哥哥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就连小不点洛洛,也感受到大人之间的欢快气氛,似懂非懂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脸上的笑意,季半夏的心情也一下子变好了。也许,连翘是对的,如果真的将傅唯川送进了监狱,也见不到这样其乐融融的场景了吧?

    在众人欢笑的间隙,季半夏和傅斯年的眼神一下子对上了。二人同时朝对方微笑,又同时迅速转开眼神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也被佣人搀进来了。傅氏的祠堂离祖宅还有一段距离,因为要赶上午,一大家子分头坐车往祠堂走。

    长辈们分别上了两辆车,傅唯川、傅斯年,连翘和洛洛上了一辆商务车。

    六人座的商务车,傅唯川一家子占了一排,季半夏只好和傅斯年一起坐在第二排。

    “斯年,堂嫂和昊昊怎么没过来?”傅唯川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浅秋扭了脚,昊昊前几天食物中毒,现在还没缓过来。所以没让他们过来。”傅斯年坐在季半夏旁边,她身上淡淡的幽香传入他的鼻中,让他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最近小朋友食物中毒的还真多啊。洛洛前不久也闹了一次,一个多星期才缓过来。”连翘接过话头:“傅哥哥,你儿子也叫昊昊呀?洛洛幼儿园有个同学也叫昊昊,小绅士一样,特别可爱!”

    连翘说着说着,突然皱起眉:“你刚才说昊昊妈妈叫什么来着?浅秋对不对?她是不是姓顾?”

    “嗯。对。顾浅秋。我儿子叫傅承昊。”傅斯年点点头。

    连翘猛地扭过头,震惊地看向傅斯年:“天哪!怎么这么巧!我和顾姐还蛮熟的,接送洛洛的时候经常碰见她呢!没想到她是你太太呀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傅斯年本能地问了句:“那她知道半夏是你姐姐吗?”傅斯年心中滑过一丝阴霾,快得他几乎抓不住。有什么东西不对劲。

    连翘用力的回想:“应该不知道,我没跟她提过我姐的名字。不过她见过我姐姐的照片,有一次她去我们家,盯着架子上我姐和洛洛的照片看了好久呢”

    听见连翘的话,季半夏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。顾浅秋到过自己家,还见过她和洛洛的照片!顾浅秋以为洛洛是自己的女儿,洛洛食物中毒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脱口问连翘:“顾浅秋去我们家,是洛洛食物中毒前,还是之后?”

    “之前。”连翘不明白季半夏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连翘不明白,傅斯年却一下子听懂了!

    四年前他差点和离婚娶季半夏,以顾浅秋的性格,肯定会对季半夏恨之入骨的。

    然后,顾浅秋在季家看到了季半夏和洛洛的照片,以为洛洛是半夏的女儿!洛洛的年龄,又那么微妙……

    再然后,洛洛就食物中毒了……所有的事件,都和顾浅秋有关!

    “洛洛食物中毒是什么症状?”傅斯年想了想,问连翘道。

    连翘把洛洛中毒的情况细细说了一遍,傅斯年越听越心惊,洛洛的症状,和保姆描述的昊昊的症状完全一样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