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多谢

    午餐用了中式的圆桌,按资排辈,亲疏远近地轮下来,季半夏刚好坐在了傅斯年旁边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洛洛,又多了几位族内的长辈,餐桌便热闹非凡,老人家们追忆往事,谈古论今;连翘和傅唯川、宋婉丽忙着逗洛洛吃饭,傅冀中和傅冀南也在聊着什么事,只有傅斯年和季半夏安安静静地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第二轮热菜上了,一道蟹粉狮子头正好放在了季半夏面前,汤色鲜美,热气腾腾。季半夏想也没想,就舀了一个放到了傅斯年的盘子里。这道菜,是傅斯年爱吃的。

    看到碟子里的狮子头,傅斯年微微一笑:“我以前爱吃这个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温柔,季半夏愣了愣:“你现在不爱吃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爱。只是现在要忌口。很多东西,比如螃蟹,不能吃了。”傅斯年的声音里,有淡淡的惆怅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忌口?为什么?”季半夏不明所以,但很快反应过来了:“是因为关节痛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傅斯年回答得很简洁,似乎不想多谈这件事。

    季半夏默然。傅斯年是多么骄傲多么要强的人,这具经常要靠止疼片维持的身体,一定让他很有挫败感吧?

    “季半夏,我没你想的那么好。我甚至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想起那天在车上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,季半夏就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“你爱吃什么菜?”就在季半夏走神的时候,傅斯年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垂下眸子,过了几秒钟才低声回道:“我不挑食,基本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她爱鲜香火辣的湘菜。傅斯年果然是忘记了。他脑海里的她,只有一个极淡极淡的影子吧,这么淡的影子,又怎么及得上和顾浅秋的朝夕相处?

    午餐刚进行了一半,傅斯年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他看了看屏幕,就站起身,边接电话边往客厅走。

    是顾浅秋的电话吧?所以才能肆无忌惮的在午餐时间打过来。季半夏心里微微泛酸,鲜美的菜肴吃在口中也毫无滋味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傅斯年回来了,他直接走到了傅老爷子身边:“爷爷,公司出了点事,需要我马上回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看着傅斯年,傅老爷子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四年的时间,他的身体日渐衰败,而傅唯川羽翼已丰,想重新把华臣移交给傅斯年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可傅斯年就是有这个本事白手起家,打造了一个寒武纪,还做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加起来,都比不上这个从小被遗弃的孙子一半出色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傅老爷子摆摆手:“你这是办正事,舅爷爷他们不会见怪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跟傅家的几位长辈一一打了招呼,告了罪,这才跟傅唯川、连翘和季半夏等人告辞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回去吧。正好搭你的顺风车。”季半夏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宋婉丽要接连翘和洛洛到家里住几天,她搭傅斯年的车回市区,还省得麻烦傅家的人派司机送她。

    听说季半夏要走,众人自然是一通挽留,但季半夏态度坚决,傅唯川和连翘也极力帮她解释,所以傅老爷子也只好点点头:“既然这样,那就不强留了。斯年,你开车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去拿包的时候,连翘跟了过来,凑到她耳边低声道:“姐,加油!”

    看着连翘灿烂的笑脸,季半夏哭笑不得。连翘一定以为她是借搭车之名,行倒追之实吧?难怪她和傅唯川那么起劲地帮她脱身。

    “行了你,别乱想了,把洛洛照顾好,别让她乱吃东西。”季半夏叮嘱妹妹:“还有,你住两天就回去,宋阿姨再怎么挽留也别心软,你和傅唯川刚确定关系,还没结婚呢。老住他家不好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记住了。姐,你快走吧,傅哥哥在等你。”连翘乖巧的点点头,又朝季半夏扮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!”季半夏拧了一下连翘的脸,跟大家打了个招呼,就朝站在门口的傅斯年走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逆着光,季半夏看不清他脸上是不是有笑容,但众目睽睽之下,他站在门口耐心等她,只等她一个人。这样的场景,让季半夏突然产生了“抛弃整个世界,牵着他的手私奔,从此吃糠咽菜也甘之如饴”的冲动。

    去取车的路上,傅斯年走得很快,饶是季半夏穿着平底鞋,也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事重重,走了一段路才突然意识到季半夏跟得很吃力,放慢了脚步道:“抱歉,我走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抬头看着他,粲然一笑:“没事,怪我腿短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也笑起来:“嗯,诚实是你最大的美德。”

    “刻薄是你最大的缺陷!”季半夏气得瞪傅斯年,简直岂有此理,不夸她懂事体贴,竟然还嘲笑她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气鼓鼓的脸,一下子笑出了声。跟她逗了两句,他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公司的几批新机在质检抽样中竟然检出了不合格,更让人头疼的是,质检部门铁了心要将此事曝光,杀一儆百。新品刚上市不久就质检不合格,这对一家新公司来说,绝对是致命的打击!新机的设计和生产流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,检出不合格本来就很诡异。更何况还掺杂到质监部门。这事要是没人从中做手脚,鬼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上了车没一会儿,傅斯年的手机就响个不停,盘山路并不好走,傅斯年不敢大意,找了个视野开阔的路段停了车,这才开始接电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安安静静坐在副驾上,听着傅斯年不停地接起一个个电话。傅斯年也不避她,说话都很直接,季半夏渐渐听明白了事情的大致脉络。

    傅斯年接完电话,正准备继续开车上路,季半夏轻声道:“是质检出问题了吗?我有个朋友,在质检总局有个铁哥们。要不要我帮你问问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沉吟了一下,这件事虽然他绕着弯子也能搞定,但毕竟要多费时间,现在变数太大,时间太致命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多谢。”傅斯年终于点点头。

    季半夏拨通了刘郴的电话。不知道傅斯年还记不记得刘郴,现在也没时间跟他解释刘郴和她之间的关系,所以她干脆就没提刘郴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孩儿娘,你终于想起我了?这些天都忙什么去了?打电话老打不通。微信也不回!”刘郴一贯的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季半夏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,正要托刘郴帮忙,刘郴冷笑道:“切,你以为你不说傅斯年的名字,我就不知道寒武纪是他开的?季半夏,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,等了这么多年,孩子也给人家生了,人家现在回国了,搂着老婆抱着儿子,压根就不记得你是谁!你巴巴地凑上去帮着帮那,热脸贴个冷屁股,你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刘郴的嘲讽让季半夏慌得赶紧梧手机,扭头朝车里看了一眼。幸好她下车给刘郴打的电话。不然,这些话傅斯年肯定能听见。

    刘郴一直以为洛洛是她和傅斯年的孩子呢。这几天一定要找个时间跟刘郴见面,跟他坦白洛洛的身世。季半夏暗暗下定决心,放软了语气:“有没有意思是我自己的事,刘郴,算我求你行不行?这份人情,算到我的头上行吗?回头我请你吃大餐!人均1000以上的那种!”

    刘郴气得笑了:“人均1000以上很牛叉吗?季半夏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**丝?”

    “郴总,刘大帅哥,你行行好,帮帮忙,念在我们多年的情谊上帮我一次好不好?傅斯年的人品我最清楚不过,他对质量绝对是精益求精,绝对不是黑心商人。这件事肯定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好说歹说,刘郴总算点了头:“就这一次,以后涉及到傅斯年的事,一概不要来找我!我跟他是情敌关系!你给我记牢了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季半夏总算松了口气。刘郴答应了就肯定能做到。这么多年,她和刘郴互称孩子爸孩子妈,已经熟得不能再熟。刘郴对她的那点男女之情早就淡了。他放狠话,其实还是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考虑,怕她又陷进去了。可是刘郴不知道,她一直陷在里面,从来就没走出来过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中五味陈杂,上了车,勉强对傅斯年笑笑:“我朋友说找他哥们先把这件事压下来。回头你们自己再想办法疏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这样就够了。”傅斯年深深看进她的眼底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傅斯年又打了几个电话,寒武纪那边似乎也出了应对方案,季半夏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心情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大概危机差不多快解除了吧,寒武纪跟着傅斯年创业的人,还是挺有本事的,个个都是行业翘楚。他们需要的,只是解决问题的时间。刘郴那个哥们,也只需要暂时压下这件事就可以了,不会有多为难。

    车到了市区,季半夏轻声道:“在地铁站把我放下来就可以了。你先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看着她:“需要我出面解决的问题你已经帮我解决了。现在我没什么可忙的,就等着听汇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迟疑地看着傅斯年,他这是要送她回家吗?

    看到她的疑惑,傅斯年开口了,只是,他说出的话跟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:“不如,我们再去吃点东西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