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你这么紧张干嘛

    “季小姐,你的电话!”傅家,保姆阿姨拿着连翘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走到阳台,毕恭毕敬地把手机递给她。

    连翘正在指着洛洛看花盆里的蝴蝶,一看手机,是一个陌生号码,便有点疑惑地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?”

    “小季对吧?我是昊昊的妈咪,顾浅秋。”电话里,顾浅秋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甜美。

    竟然是顾浅秋,连翘忙笑道:“顾姐,是你啊!真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特意找幼儿园老师要了你的电话。”顾浅秋也笑语盈盈:“昨天听说了你和洛洛还有唯川的关系,我真是又意外又高兴!”

    连翘有点不好意思:“顾姐,之前瞒着你,真是不好意思,因为事情比较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叫我顾姐呀,以后都是一家人了,你叫我浅秋就好了。”顾浅秋笑道:“正好昊昊和洛洛也合得来,以后我们两家多多走动,孩子们也有个玩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是呢!”连翘赶紧点头,她没想到顾浅秋态度这么热情。

    寒暄了一阵子后,顾浅秋慢慢转移了话题:“连翘,你和唯川是怎么认识的呀?以前怎么没听他提到过?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啊……”连翘吞吞吐吐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她和傅唯川的认识经过,实在是太狗血太匪夷所思了。而且,说出来也实在不光彩。

    连翘本以为,她表现出为难和不想说的样子,顾浅秋就会很识趣地赶快放弃这个话题,结果顾浅秋偏偏不,她不仅不赶紧换个话题给连翘个台阶下,反而追问道:“瞧你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。我们都是傅家媳妇,没什么可难为情的。”

    连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局面了,只好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和唯川,是在皇朝KTV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KTV?哦,原来是去唱歌的时候认识的呀!连翘,真看不出呀,你玩得还挺开的!”

    顾浅秋的话让连翘的脸唰的红了,她听出了顾浅秋语气里的那点讽刺,似乎是把她当成流连夜生活的那种女孩子了。

    连翘心里又难堪又郁闷,慌不择言了:“不是,浅秋姐,你别误会。我,我那时候是去KTV找我姐……”

    担心顾浅秋误会自己姐姐,又解释道:“我姐去那里,是因为他们公司组织去KTV聚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然后呢?”顾浅秋似乎对她的故事很有兴致,一直在追问。

    连翘没办法,只好回答道:“我去找我姐,结果就……就遇见了唯川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见钟情了?那怎么后来又不联系了呢?”顾浅秋一步步引导连翘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不是一见钟情的。我,我们也是前不久再重新遇到的,所以才又联系起来……”连翘被顾浅秋逼到角落里,难堪得几乎要掉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连翘,过来吃点心了!洛洛,快去喊妈咪过来。”客厅里传出宋婉丽的声音,连翘赶紧趁机对顾浅秋道:“浅秋姐,宋阿姨叫我了,我先挂了,回头再联系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那你忙吧。替我跟你婆婆问好。”顾浅秋挂了电话,还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    连翘说她和傅唯川不是一见钟情的,又说他们是前不久才重新联系。那就是说自从KVT见面后,他们四年间都没联系过——如果连翘没有说谎,那就意味着,洛洛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产物!

    顾浅秋笑了起来,太有意思了。连翘那时候还是个盲人呢,一个瞎子去KTV找自己的姐姐,结果遇到了花心好色的傅唯川。这背后的故事,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!

    金钱交易?这不太可能,连翘胆小怕事,做不了拜金女。那就是傅唯川看上了连翘,霸王硬上弓了?

    顾浅秋想不通,季半夏那种又臭又硬的个性,知道自己妹妹被傅唯川占了便宜,会轻易放过傅唯川?

    并且四年后还搞出个认祖归宗,皆大欢喜的结果?

    顾浅秋拨了个电话:“陈叔,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件事。四年前,大概七八月份,皇朝KTV,有没有发生过勒索案或者强奸案?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做的隐秘点,别让人知道是我在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顾浅秋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不管是强奸还是金钱交易,傅家又有好戏可以看了!

    华臣本来就是傅斯年的,傅唯川坐了四年总裁的位置,也该还回来了!

    搞臭傅唯川,让傅家和季家那对姐妹反目成仇,这真是一举两得!

    以目前的迹象看来,傅斯年和季半夏应该还没什么过多的交际,但她不能不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下午,正在开会的傅斯年,手机进来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去看医生了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嘴角微微一弯:还没去。在开会。今天很忙。

    “人家下午五点就闭门谢客了。你别忙了,先去看病吧。工作可以缓缓再处理。”

    奥丁办公室里,季半夏看着傅斯年回复过来的消息,急得咬牙切齿。看个病而已,能花多少时间啊!这男人怎么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啊!

    “明天再去不行吗?”傅斯年跟季半夏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傅斯年摆弄手机,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停下来等他。几个高管互相对视一遍,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迷惑和惊讶。

    冷淡寡言的傅总,满脸的甜蜜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在和老婆微信传情?

    可傅总说过,私人事情他从来不占用工作时间,也希望公司员工和他共勉。

    看他那笑容,那眼神,也不像是在处理公事啊!笑得像个初坠情网的毛头小子似的,简直都有点肉麻了!

    高管们各自在心底摇头,傅斯年跟他老婆一向是相敬如宾,跟他老婆在一起时,傅斯年从来没这么情绪外露过,他今天这种黏糊的表现,八成是有小三了!

    看到傅斯年的回复,季半夏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她费了多大的劲,辗转打听了多少人才弄到了张育青的地址啊!国宝级的老中医,已经很多年不出诊了,现在好容易点头愿意再破例一次,傅斯年竟然还拖着不肯去。吃止疼片还真吃上瘾了!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季半夏回了三个字,便把手机往抽屉里一扔,气鼓鼓地去洗手间了。

    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儿,又去茶水间喝了杯茶,吃了块小蛋糕,季半夏的心情才好了点,起身往办公室走。

    “半夏姐,你手机响半天了!快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!”刚走到门口,助理抱着文件夹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我看看。”季半夏走进办公司,打开抽屉一看,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,全都是傅斯年的。

    本来心情很不好,看到并列的一排未接来电,季半夏咬咬嘴唇,笑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她没打回去,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找张育青。”傅斯年回了一条,后面还有一个小心翼翼的表情。

    坏心情一扫而光,然而季半夏还是傲娇地回了个“哼”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傅斯年看着手机屏幕,突然很想很想见到季半夏。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快乐的,聊天快乐,吵架也快乐。

    傅斯年去看医生了,季半夏也安心的埋头工作了。

    结果刚干了会儿活,乔总打电话,让她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。

    上司的话怎敢不从,季半夏只好扔下手头工作,打车去东区的会议中心。

    新闻发布会做得很有气势,隔着偌大一个广场,老远就看到广告和大型的展示牌,形形色色的人川流不息。季半夏拿邀请函领了入场券,就跟着人流往里走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她的眼神忽然被不远处的几个人影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各自搂着两个女人,正从会议中心旁边的高级餐馆出来。两个男人中个子高一些的那个,竟然是傅唯川!

    胸口一股气直冲头顶,季半夏猛的捏紧拳头,死死地盯着傅唯川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流绕过她继续前行,有人开始小声嘀咕:“怎么杵在这里啊,真没素质……”

    对路人的嘀咕,季半夏充耳不闻。她的心难受得几乎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连翘托付终生的男人吗?昨天还在当着列祖列宗诚挚求婚,今天就大摇大摆地搂着其他女人!

    花心薄情的傅唯川从来都没有收过心!什么誓言,什么忠贞,都是骗人的鬼话!

    可怜她的连翘,还在憧憬着完美的婚礼!

    季半夏深深地吸了口气,大步朝傅唯川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季半夏,傅唯川脸上闪过一丝惊讶,放开了手臂中的女伴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怎么在这里?”傅唯川的声音也不是很热情。男人的逢场作戏而已,季半夏不需要这么横眉冷对吧?

    季半夏冷冷一笑:“你觉得我不该在这里?是!我不该出现在这里,不然我就看不到这么精彩的一幕!”

    傅唯川旁边的男人见情势不对,赶紧拉着两个女人走了,一边走一边扭头对傅唯川赔笑道:“傅总,您有事,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。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被傅唯川搂着的那个女人白了季半夏一眼,小声道:“切,穿成这样也好意思跑出来抢男人!”

    季半夏穿着中规中矩的套装,看上去就是极普通的女白领。

    人都走了,只剩傅唯川和季半夏两个人了。傅唯川不耐烦地皱眉:“季半夏,你这么紧张干嘛?不过逢场作戏罢了,你这么苦大仇深的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我老婆来抓奸了!”

    傅唯川的轻描淡写和厚颜无耻彻底激怒了季半夏,她看着傅唯川,一字一顿道:“我没想怎么样,我只觉得你配不上连翘!你这种龌龊无耻的人,连给我妹妹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季半夏激烈的言辞让傅唯川也火了,他冷笑一声:“我配不上?配不上我也照样是洛洛的亲爹!连翘的未婚夫!季半夏,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!我对连翘是认真的,今天的事就是逢场作戏,你别捕风捉影搞得天下大乱!”

    “认真?你要是对连翘认真,会在大街上搂着别的女人?原来逢场作戏来者不拒就叫认真,就叫忠诚!傅唯川,你真让我恶心!”要是眼神能杀死人,季半夏一定会把傅唯川千刀万剐!

    看到季半夏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,傅唯川也有点后悔刚才说话太冲了,连翘对这个姐姐几乎是言听计从,万一季半夏真在连翘面前乱说一通,连翘很可能会相信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