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DNA检测报告

    新鲜出炉的早报,正以滚雪球的方式在这座城市发酵传播,季半夏看看等地铁站几乎人手一份的报纸,猛地打了个寒战,她的双手颤抖起来,眼睛紧紧盯着报纸,焦急而担忧地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幸好,整篇报道都是只在渲染傅唯川怎样纸醉金迷花天酒地,怎样混迹欢场阅女无数,凌辱连翘的事淹没在他的斑斑劣迹中,反而不那么显眼了。更让季半夏松了一口气的是,整篇报道并没有提到连翘的名字,也没有提到她和洛洛的近况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!季半夏抚抚心口,如果连翘和洛洛也被曝光,她真的要去找这个记者拼命了。

    盯着报纸上傅唯川的剪影,季半夏心中忽然有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和华臣董事会是最看重名声的,傅唯川闹出这样的丑闻,华臣总裁的位置,大概会重新考虑其他人选吧?比如——傅斯年。

    车来了,季半夏也来不及多想,随着人流挤上了地铁。

    站在她左边的,是一对年轻的小情侣,正在讨论早报上的头条新闻。

    “华臣不是挺牛的吗?怎么老总人品这么渣啊?你当初还想投华臣的简历呢,幸亏没去成。”男孩摸摸女友的头发,一副庆幸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些有钱人不都这样么,仗着有权有势为非作歹!这个盲女好可怜啊,本来就是残疾人,还被人这样,这辈子算是完了!”女孩子同情地叹气:“记者怎么也不交代一下这个盲人女孩的近况呀?最后告了这个老总没有,那个孩子生下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看不出来,很明显是在保护那个女孩嘛。人家一个残疾人已经够可怜了,要是还上了报纸整天被人拿来消遣,那就太缺德了!”

    小情侣一口一个残疾人,季半夏听得心里难受,掏出耳机带上听歌,不想再听了。

    连翘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这个报道,这种八卦,现在估计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吧?地铁里信号不好,季半夏准备上了地面之后给连翘打个电话,让她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傅唯川张扬霸道,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,被人家揪住小辫子狠狠地摆了一道。真是人在做天在看,报应不爽啊!说实话,季半夏真想把报纸拿给连翘看看,让她知道,傅唯川根本不是可以相守到老的良人!

    出了地铁站,季半夏正准备给连翘打电话,傅唯川的电话进来了。季半夏皱皱眉,还是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季!半!夏!你够狠!”傅唯川一开口就是狂暴的指责:“不看到我家破人亡你不舒服是吧?你妹妹跟了我,你一百个不放心不满意是吧?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!”

    季半夏呆了呆,才反应过来:傅唯川以为这个新闻报道跟她有关,以为是她爆的料!

    “傅唯川,你别血口喷人!我是看不惯你,我是讨厌你,但这件事跟我没关系!”季半夏气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跟你没关系?世界上的事就这么巧?你前脚劝连翘跟我分手,后脚我的丑闻就满天飞?”傅唯川冷笑:“季半夏,我真没看出来,你还有这么大本事!报社竟然都不找我公关一下,直接就把消息给放出来了!你背后的靠山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呀!来,跟我说说,傅斯年给了你什么好处?送你海景别墅了?床上让你欲仙欲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季半夏浑身气得发抖,手机都拿不稳了:“傅唯川,你真让人恶心!”

    挂了傅唯川的电话,季半夏的手还在抖,她靠在地铁站旁边的柱子上,心里难受得想哭。

    连翘竟然爱上这样的男人!她的小洛洛,小仙女一样漂亮可爱的心肝宝贝,竟然摊上这么个亲爹!

    电话又响了,是连翘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平复了一下心情,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,求求你,你让人家把那篇报道撤下来好不好?”电话一通,连翘的哭声瞬间扑入耳中:“我知道你想帮傅哥哥,可是姐,唯川要和我结婚了,他是你的妹夫,是洛洛的爸爸呀!傅哥哥跟你再亲,再好,他也是别人的老公!姐,你不能帮着外人害唯川啊!姐,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句话也没有说,她轻轻挂了电话,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傅唯川误会她,没关系。她不在乎。可这是连翘啊!她相依为命的亲妹妹,也口口声声说她“帮着外人害唯川”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孤魂野鬼一般游荡在脚步匆匆的上班人群中,觉得一切都那么荒谬,那么可笑。她真的笑出了声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寒武纪办公室,傅斯年正凝视着桌子上的白色信封。

    信封里,装着医院的DNA检测报告。密封好的白色信封,静静地躺在眼前,他竟然没有勇气打开。

    一年前,他从无尽的黑夜中醒过来时,昊昊那声清脆的“爸爸”,激起了他多少欣慰与感慨。他看着昊昊一点点长大,手把手教会了他游泳,将他顶在肩膀上去看球赛,享受着他的依恋和信赖。

    回忆温馨绵长,可放在眼前的信封,他只能选择打开。

    三页写满术语的报告,傅斯年没有耐心从头看完,他的眼神直直盯着一行字:21个荧光STR位点的分型结果表明,两位检测人之间有9个位点全部符合遗传规律。二者亲子关系确立。

    二者亲子关系确立!傅斯年盯着这行字,仿佛不认识一般,费力地读了一遍又一遍。每个字都是一把小钢刀,一点一点,缓缓割锯着他冰凉的心,鲜血淋漓却又无法喊痛。

    昊昊,真的是江翼飞的儿子。

    温柔端庄的老婆;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;完美无瑕,被众人艳羡赞美的家庭,一切都是假的……

    他所珍惜所在意的一切,原来一直建立在砂砾之上……

    昊昊三岁半,四年前,在他失忆之前,这顶绿帽子已经闪闪夺目地戴在了他的头顶!

    因为对季半夏动了心,他对顾浅秋满怀愧疚,努力压抑自己的感情。可他割舍不下的儿子,只是顾浅秋偷情的产物……

    多么荒谬!多么可笑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