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第一条经验

    靳晓芙分明看见这群男人了,却佯做不见,昂着头扭着臀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紧身短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段,在灯红酒绿的夜色中妖娆如罂粟。

    阿康和顾青绍都盯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,反而是苏佑勋开口了,他笑着撺掇顾青绍:“青绍,不过去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她看起来不怎么想搭理我们。”顾青绍摇摇头,声音里隐约一点失落。

    苏佑勋笑笑:“那可不一定。我看是故意装B!你们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大步朝靳晓芙追去。

    背对着几个男人,靳晓芙走得四平八稳,风情万种,其实她心里也没底,她明白,这场她和苏佑勋共同制造的邂逅,不过是一场冒险,顾青绍到底会不会上钩,只有天知道。

    她想要什么?她要傅青绍身败名裂,妻离子散!当年他碾碎她一颗真心,今天她要他双倍奉还!

    看着远处苏佑勋和靳晓芙说着什么,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,阿康笑道:“佑勋拉起皮条来还真是有模有样!阿绍,你要不要跟我打个赌?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?”顾青绍也在盯着靳晓芙。当年,他打听过她,可她却像一颗水滴消失在大海里。对她,他内心是有愧疚的。

    “我赌她会跟佑勋过来。”阿康的笑容有些轻蔑:“这种女人,有钱就能上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刻薄。”顾青绍打断阿康的话:“她没你说的那么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阿康扭头惊讶地看着顾青绍:“阿绍,你不会是对她动真情了吧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佑勋已经走回来了,揽着阿康的肩膀把他往前拖:“阿康,我们走吧,靳晓芙愿意跟青绍再去喝一杯,咱俩别当电灯泡了。”

    苏佑勋和阿康走了,顾青绍和靳晓芙相距十米,互相对视着,可是谁都没有朝对方走出一步。

    靳晓芙看着顾青绍,等着,手心的汗越来越多。已经娶妻生子的顾青绍,不是那么容易上钩的。她的胜算,真的不大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,四,五!”在心底默默数到五,靳晓芙决然转身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。这一次,在这场博弈中,她绝对不能再做主动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四年混迹风尘的经历教会了她许多。她学到的第一条经验就是:男人的天性,是追逐和征服。女人太主动会大大降低他们游戏的热情。

    她不怕顾青绍定力强。反正有苏佑勋帮忙,一次不成,还有第二次,麻烦一些而已。这点挫折,她经得起。

    断了念头,靳晓芙的脚步顿时轻快起来。在街边拦了辆出租车,她的手已经碰到车门上了,忽然听见身后顾青绍的喊声:“晓芙,等等!”

    靳晓芙没有立刻转身,她故意放慢动作,缓缓扭过头,朝顾青绍微微一笑:“顾少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灯火辉煌的街头,她笑容明艳,顾青绍被晃了一下眼,迟疑了一下,才答道:“很好。你呢?”

    靳晓芙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,风吹乱了她的长发,她纤纤玉指抬起,将胸前那几缕乱发撩到耳后:“我也还好。”

    跟着她的动作,顾青绍的视线在她胸前扫了个来回,最后才落到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靳晓芙将顾青绍的眼神尽收眼底,心中一阵得意:果然,男人对这样的动作没有免疫力。

    “赏个脸,一起喝两杯?”顾青绍主动邀请,内心忐忑,担心靳晓芙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顾少的面子,当然要给。”靳晓芙答得不咸不淡,刻意将二人的距离拉得不近不远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靳晓芙回到自己的寓所。寓所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车,靳晓芙扫一眼车牌号,径直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苏佑勋上上下下扫了靳晓芙一眼:“上床没?”

    靳晓芙从小坤包里拿出一支女士香烟,点燃之后深深吸了一口,老练地吐出烟圈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卖关子!到底上没上床?”苏佑勋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靳晓芙斜睨着苏佑勋冷笑一声:“上不上床,什么时候上床,要看老娘的心情!再说了,上不上床跟你有什么关系?怎么,又想守在隔壁偷拍?”

    靳晓芙发飙,苏佑勋反而软了下来,他赔着笑脸凑上去:“这不是吃醋吗?这么火辣辣的美人,白白便宜顾青绍了!”

    他伸手作势去捏靳晓芙的胸,被靳晓芙一巴掌打开:“滚远些!老娘只答应跟你合作,没答应免费送炮!”

    “那你动作也该快点嘛,喝完酒,就该顺势把床给上了。顾青绍老婆怀孕了,他现在正荒着呢!”苏佑勋急不可待,现在机会这么好,靳晓芙就该发发力,早点搞定顾青绍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跟老娘指手画脚,怎么做,我心里有分寸。你负责给我制造机会就行了。”靳晓芙有点困了,不想跟苏佑勋多嘴:“事成之后分我一千万。白纸黑字写着,你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坑你的。只要你能从顾青绍嘴里把顾氏制药厂的内幕给我挖出来,一千万马上转入你的账户。”苏佑勋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    靳晓芙侧头冲他一笑:“是啊。我也不怕你不给。反正协议上有你的名字,大不了我再把你捅出去,大家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苏佑勋看着靳晓芙,心里暗暗发苦。

    四年不见,靳晓芙聪明多了,精明圆滑得他都掌握不住了。他甚至开始怀疑,不是他给靳晓芙下了个套,而是靳晓芙给他下了个套。

    傅家别墅里,洛洛正在哭闹。

    “不嘛!我要回我自己的家,我要姨妈!我不要住在这里!”粉红色充满童话气息的儿童卧室中,洛洛抱着布娃娃,哭得很伤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爸爸家,也是我们的家。洛洛乖,不要再闹了,已经这么晚了,再不睡,明天上幼儿园就要迟到了!”连翘柔声哄着洛洛,焦虑得简直想去捂住洛洛的嘴,维川的爸妈已经睡着了,她真怕洛洛的哭声吵醒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要!我要回去!我不想一个人住在这里!”洛洛脸上挂着泪看着连翘:“我要睡自己的床,要和妈妈还有姨妈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连翘这才弄清洛洛到底闹什么,原来是不想一个人睡新房间。

    “洛洛一个人害怕对不对?那妈妈陪你睡好不好?”她抱起洛洛放到床上,试图让她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姨妈!我要姨妈!”洛洛大眼睛含着泪,可怜巴巴地看着连翘。

    今天爸爸发了很大的脾气,还说姨妈心眼很坏,然后妈妈就收拾东西,带她住到爸爸家来了。爸爸说,以后再也不回那个破家,再也不想看到姨妈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去找姨妈好不好?今天已经这么晚了,姨妈也睡了。洛洛,你乖一点好不好!”连翘的耐心快用完了。寂静的夜晚,孩子的哭声听上去格外闹心。

    房门轻轻地推开了,傅维川一脸疲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将洛洛抱进怀里:“宝贝,怎么哭这么委屈?”

    他扭头问连翘:“这么晚怎么还没哄她睡觉?”

    连翘顾不得洛洛,赶紧问他:“新闻压下去了吗?”傅维川忙了一天,就是在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“搞定了。就是老爷子和董事会那里还有点麻烦。明天再说吧。”傅维川累了,不想多说,低头哄洛洛:“乖女儿,跟爸爸说说,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呀?

    洛洛委屈地抱着他的脖子:“爸爸,我想姨妈了。洛洛以后是不是都见不到姨妈了?”

    傅维川滞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说话,卧室门被轻轻敲了两下,宋婉丽穿着睡袍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洛洛,哭什么呢?”她伸手想去抱洛洛,被洛洛扭身避开了:“我不要你!我要姨妈,呜呜呜……我要姨妈!”

    宋婉丽脸上有点尴尬,吩咐连翘道:“你赶快哄哄洛洛,别让她再哭了。你爸睡眠不好,这样吵一宿怎么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第一次看见宋婉丽黑脸,心里有点怕怕的,赶紧应了。

    宋婉丽又朝傅维川摆摆头:“维川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到外面小厅,宋婉丽开门见山道:“查出来了吗?是季半夏搞的鬼吗?”

    “没查出来。对方口风很紧,看来背后的靠山不小。”傅维川叹口气:“这事你就别操心了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宋婉丽还在唠叨:“肯定就是季半夏,不是她是谁?这事就我们家跟季家的人知道。都四年前的事了,不是她传出去,谁还能打听这么清楚!连翘怎么摊上这么个姐姐!本来想着她乖巧听话,嫁进来肯定省心,这下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妈,别说了!”傅维川皱起眉头:“怎么又扯上连翘了?季半夏是季半夏。现在连翘已经搬我们家来了,你说这些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随便你折腾!把华臣折腾到别人手里你就开心了!”宋婉丽愤愤道:“傅斯年一回来,董事会那帮老东西就开始打小算盘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操心了,你儿子又不是纸糊的,这点小事就能把我整垮?”傅维川忍住内心的烦躁,将宋婉丽往楼下推:“赶紧去睡吧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