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不要浪费资源哟

    傅斯年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女佣见他回来,忙迎上来:“傅先生您回来了?太太还等您呢!”

    傅斯年换拖鞋,女佣赶紧去卧室叫顾浅秋。顾浅秋事先吩咐过她,傅斯年回来马上叫她。

    听说傅斯年回来了,顾浅秋扔下手中的杂志,掀开被子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回来啦?累了吧?”顾浅秋亲手倒了杯水递给傅斯年,又朝女佣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退下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温柔甜美的小脸,眼神很冷:“怎么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跟你聊聊啦?”顾浅秋被傅斯年看的有点心慌,格外热情地偎进他的怀里撒娇:“知道你忙,人家都没敢给你打电话。好容易等你回家了,又这么一副冷脸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忍住推开她的冲动:“究竟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察觉到傅斯年情绪不好,顾浅秋以为他工作不顺,也不敢再作了,赶紧道:“斯年,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吧?傅维川的丑闻传得满天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傅斯年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斯年,这是你的机会呀。老爷子一直想让你回华臣,但是董事会希望保持稳定,现在傅维川声名狼藉,董事会想必也有松动,我们趁这个机会去活动一下,把傅维川从华臣赶走!”顾浅秋越说越兴奋。

    寒武纪发展的也不错,但创业阶段太苦太累了,她希望傅斯年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她和昊昊。

    再说了,华臣这么诱人的肥肉,怎么能白白便宜傅维川呢?

    傅斯年直接回绝了顾浅秋的提议:“不用操心了,我对华臣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斯年,我知道你有本事,我知道寒武纪你也能做起来,但是华臣也是你一手做大做强的,从22岁接手,一直到31岁,你整整付出9年的心血呀!现在就这么落到傅维川手里,你怎么甘心呢?”

    顾浅秋苦口婆心地劝傅斯年,男人没有不喜欢权势的。她不信傅斯年能免俗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说话,他紧紧盯着顾浅秋的双眼,他的眼神犀利得过分,冷酷得过分,顾浅秋后背发凉,只觉得今晚的傅斯年格外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他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顾浅秋张张嘴,想说点什么,迟疑了一下,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轮到我说了。”傅斯年弯腰从包里拿出DNA鉴定书,递到顾浅秋面前:“你先看看这个,看完后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一看到DNA鉴定书,顾浅秋的脸就唰的失去了血色,她后退几步,根本不接那纸证明:“这是什么?这究竟是什么东西?斯年,你什么意思?”她惊恐地睁大眼睛,想逃避,想躲开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勉强她,随手把鉴定书扔到沙发上:“不想看?那我告诉你吧。这张纸上,是傅承昊和江翼飞的亲子鉴定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的眼圈一下红了,她冲过去拿起鉴定书,三下两下就撕得粉碎。破碎的纸片雪花般从她指甲飘落,她的嘴唇拼命地颤抖着,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浅秋,我们离婚吧。”傅斯年的声音没什么波澜,冷淡而平静:“先分居半年,等昊昊逐渐适应了,就办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不!斯年!不要!”顾浅秋嘶喊着哭出声来,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抱住傅斯年的膝盖痛哭流涕:“斯年,昊昊只是个意外,当初我跟你吵架,一怒之下去酒吧买醉,正好碰见翼飞,糊里糊涂发生了关系,斯年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!”

    傅斯年蹲下身,用力扶起顾浅秋,半搂半拖地把她按在沙发上,想让她冷静下来:“我相信昊昊只是个意外,可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了。浅秋。我现在想结束这段婚姻,希望你能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配合!斯年,我爱了你二十年啊!我所有的青春都给了你!你车祸失忆,所有人都放弃你了,包括老爷子包括你爸爸!所有人都说你这辈子再也醒不过来了!可我从来没放弃过,生下昊昊,我每天都抱着他过来陪你,看你。我让人特制了推车,你和昊昊都躺在车上,我带你们去草坪上吹风晒太阳!我喂你们吃饭,就像我有两个儿子!斯年,你都忘记了吗?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?”顾浅秋已经完全不顾及形象了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听顾浅秋提到往事,傅斯年也不禁动容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顾浅秋给他戴了绿帽子不假,可当年她对他的照顾也绝对是无微不至的。

    见傅斯年脸上有不忍,顾浅秋赶紧趁热打铁:“斯年,我们可以再生一个!我再为你生个亲骨肉,一个,两个,五个六个都可以!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我会用行动来悔过的!斯年,求求你,不要离婚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摇摇头:“浅秋,对不起,我做不到。昊昊的身份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。我要离婚,还有一个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顾浅秋急急忙忙地打断他的话:“斯年,你有什么心结都可以说出来,我能改的一定改!”

    “浅秋……”傅斯年握紧她的双手:“你何苦这样,一点退路,一点尊严都不留给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不要尊严,我不要退路!”顾浅秋扑进他的怀里:“你就是我唯一的尊严,唯一的退路。斯年,求求你,不要离开我!”

    傅斯年轻轻掰开她的手指:“浅秋,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我。我要离婚,是因为,我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倏然抬起头,直直地盯着傅斯年:“你不爱我了?那你爱上谁了?”她的声音听上去很尖利,像刻刀刮擦着玻璃。

    “我爱季半夏。”傅斯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闪躲。

    婚姻有退出机制,无爱的婚姻才是不道德的。不爱就放手,也是一种成全。

    顾浅秋彻底呆住了。她似乎没听清一般重复了一遍:“你爱季半夏?”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顾浅秋突然狂笑起来:“果然还是她!傅斯年,你兜兜转转,果然还是要和这个女人双宿双飞!”

    顾浅秋看着傅斯年,心口绞痛得几乎无法呼吸。结婚五年,他从来没说过一句爱她,失忆之后,她以为季半夏已经彻底被打扫干净,她以为从此傅斯年会干干净净地属于她一个人!

    她多么天真!命运怎么会轻易给她幸福呢?季半夏才是上天的宠儿,而她,空有光鲜的家世,光鲜的外表,其实只是悲惨可怜的炮灰!

    顾浅秋笑得太疯狂,保姆房那边开始有了动静,女佣探头探脑远远看了一眼,又缩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顾浅秋疯疯癫癫的模样,傅斯年也有点担心,不敢再刺激她,他站起身来:“浅秋,我说的,你认真考虑一下。你累了,早点睡吧。晚安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朝书房走去,听见背后顾浅秋歇斯底里的喊声:“不!我绝不考虑!傅斯年,想离婚,你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!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说话,他的脚步甚至没有丝毫停顿。顾浅秋现在情绪失控,让她一个人呆着冷静冷静才是合适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锁上书房的门,傅斯年才觉得精疲力尽。他坐在桌前的转椅上,看着窗外的月光发呆。

    对任何人来说,离婚都不会是愉快的事。虽然他去意已定,但从顾浅秋的反应来看,这场婚肯定不会离得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家族的立场,昊昊的安排……傅斯年想想都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无意识拿起手机,季半夏一声朦胧的“斯年?”传入耳中,傅斯年才发现,他竟然不知不觉拨打了季半夏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?被我吵醒了?”傅斯年有点歉疚。明天还要上班,这都1点多了,这个时间打电话,实在是很无礼。

    “嗯。正在做美梦呢,就被你吵醒了。”季半夏的声音带着被惊醒的朦胧和黯哑,听上去格外磁性。

    傅斯年微笑:“什么美梦?我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在。我梦见我们去山里面玩,结果在山谷里看到好多好多钱,还都是美元。我们俩就弯腰捡呀捡呀,结果怎么都捡不完。我正在数钱呢,结果你的电话就进来了。”季半夏慵懒的躺在床上,故意逗他。

    其实,她的梦境是,她和傅斯年去山里玩,傅斯年抱着她,二人正要甜蜜拥吻,顾浅秋突然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真的是美梦吗?这是幻想吧?”傅斯年打趣道:“以后我要努力赚钱了,不然会被你这财迷嫌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好赚钱,我的名牌包包就靠你了。”季半夏也跟他瞎扯。

    “要是赚不到钱呢?”傅斯年半真半假的跟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哈哈一笑:“不会的。你肯定能赚到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笃定?”傅斯年好奇了:“万一寒武纪垮了呢?”

    “垮了也没事,你自身就是稀缺资源。好好利用,前景广阔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傅斯年真的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凭你倾国倾城的脸蛋,去做男公关和男模特绝对抢手!”季半夏大笑起来:“富婆们都喜欢八块腹肌的帅哥,傅总,不要浪费资源哟!”

    傅斯年好气又好笑:“如果我挂牌,记得来照顾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小费多多给你!”季半夏愉快地和他达成了合作协议。

    “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