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底牌都打完了

    天刚亮,傅斯年就被“砰砰砰”的砸门声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傅先生,不好了!太太出事了!”女佣小张的声音极其惊惶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个激灵,来不及换衣服,穿着睡袍就朝外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他一把抓住小张的肩膀:“太太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太太她……她在浴室,浑身都是血!”小张脸色惨白,结结巴巴说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推开她就朝浴室冲去。

    浴缸的血水里,顾浅秋穿着浅黄的真丝睡裙静静躺着,她的胳膊搭在浴缸边缘,手腕上,一道刀痕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水还在流着,温热的蒸汽将血腥味熏染得更加浓重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浅秋!”傅斯年抽出浴缸旁边的毛巾,将顾浅秋的手腕外侧紧紧扎住,又对吓傻的小张吼道:“快打急救电话!”

    傅斯年来不及将顾浅秋抱住浴缸,先跑回工具房拿了细绳子,又将顾浅秋的手腕用力扎紧,不让血再流出来。

    真丝睡裙里,顾浅秋什么也没穿,浸透了水的睡袍几乎透明,她**的轮廓在水波里柔美婉约,美得没有一丝的瑕疵。

    浴室的水汽中,她的脸色也白得透明,大眼睛紧紧闭着,长长的睫毛落下两弯阴影,她的脸,也美得没有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傅斯年将她从水里抱出来,用力地抱紧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也在颤抖。他万万没想到顾浅秋竟然会采取这么激烈的手段,没想到她会极端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小张把另一个女佣也喊了起来,两人都战战兢兢地站在浴室门口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把太太的衣服找出来,宽松好穿脱的,羊毛披肩再拿一条。”傅斯年看着顾浅秋的脸,沉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抱着顾浅秋朝主卧走去。在他的怀抱里,顾浅秋无知无觉,连呼吸都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傅斯年恍然发现,她抱起来竟然这么轻。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有认真抱过她了?傅斯年想不起来,上一次亲热,似乎已经很久远的事了。傅斯年低头看着顾浅秋苍白的脸,心中突然就酸楚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放在床上,出去吧。”听见傅斯年的吩咐,两个保姆屏声静气的赶紧带上房门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帮顾浅秋脱下湿透的睡裙,擦干她的身体,又一件件帮她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完美无瑕,可他竟然也没有太多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,他当年也深深爱过吧?不然怎么会结婚?傅斯年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有没有爱过这个女人,顾浅秋的爱太浓烈太沉重,像一条绳索,狠狠将他绞紧。

    傅斯年让保姆好好照顾昊昊,又给顾家人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等傅斯年到医院时,顾启正和白慈心已经等在医院里了。

    顾浅秋被送进急救室紧急抢救,门一关,白慈心就咬牙切齿地朝傅斯年冲过来,傅斯年刚抬起头,白慈心就狠狠一巴掌朝他甩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耳光扇过来,傅斯年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,他垂着眼睛,直挺挺地挨了白慈心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好好一个女儿交给你,傅斯年!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!竟然逼得她自杀?”白慈心涕泗交流:“你当年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三四年,浅秋没嫌弃过你!你呢?寒武纪才刚站稳脚跟,你就冷落她,疏远她!浅秋想再生个BB你也推三阻四,你自己说,你多久没碰过她了!”

    傅斯年愕然而尴尬。他没想到,顾浅秋竟然连夫妻的闺房私事都跟白慈心说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说话,白慈心哭得更伤心了:“浅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要你一命换一命!”

    听见白慈心越说越离谱,一直没说话的顾启正开口了:“斯年,浅秋怎么突然就想不开要轻生?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傅斯年抬眼看着顾启正:“昨天晚上,我跟她提出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白慈心又要发飙,被顾启正拦住了。

    顾启正的脸色难看之极:“斯年!婚姻不是儿戏,这么多年,浅秋和你相濡以沫,还给你生了漂亮乖巧的儿子,家里家外的帮你操持着。你怎么说离婚就要离婚呢?”

    “昊昊是浅秋和翼飞的儿子。”傅斯年淡淡道。语气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一句话,让顾启正和白慈心的指责戛然而止。二人对视一眼,齐刷刷地看向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完全没料到顾启正和白慈心会是这种反应,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看他们二人的表情,分明就像——早就知道了这件事!

    “昊昊的身世你们也知道吧?”傅斯年的心越来越凉,从他回到A市,身边的谜团就越来越多,顾浅秋给他灌输的,为他描述的世界一点点崩塌,她只告诉他她愿意让他知道的事,除此之外,全是谎言和掩饰。

    面对傅斯年的质问,白慈心和顾启正都没有说话。默认了此事。

    气氛凝重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。“叮”的一声,急救室的灯灭了,三人都转眸朝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顾浅秋被推了出来,脸露在被单外面。三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女儿怎么样了?”白慈心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流血过多,人还很虚弱,不过没什么大碍。”医生见惯不怪地答了一句,吩咐护士把病人推进病房。

    顾浅秋在医院住了半天就回家了。白慈心想接顾浅秋回顾家休养,顾浅秋却死活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还是回自己家吧,我们家离幼儿园近一些,省得昊昊奔波。”

    白慈心看着女儿苍白的脸,眼眶又是一红。她知道顾浅秋的心思,说是怕昊昊奔波,其实司机开车送昊昊上下学,哪儿有什么奔波的。只不过是顾家没有傅斯年罢了!

    她这个女儿,吃亏就吃亏在对傅斯年太痴心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沉默,但顾浅秋的照顾却一点不落。被傅斯年抱上车的时候,顾浅秋微微闭上眼。

    四年前,傅斯年和季半夏伤透了她的心,她对傅斯年的恨已经彻底压倒了心中那点爱意。

    可当傅斯年婴儿般纯洁无辜地躺在病床上,当他再也不会漠视她,冷淡她,伤害她的时候,当他完完全全地属于她一个人的时候,她的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爱这个男人,从二十年前到二十年后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公司还有一堆事要处理,安顿好顾浅秋,傅斯年连饭都没时间吃,就匆匆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小张端着补品走到顾浅秋的窗前:“太太,我喂你吃点吧。你身子这么弱,一定要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摇摇头:“你们分着吃了吧,我没胃口。昊昊今天乖吗?”

    “很乖,早上送他去幼儿园的时候,他还问呢,怎么爸爸妈妈都不在家。我告诉他爸爸妈妈有事出去了,昊昊要一个人上幼儿园,他一点都没哭闹,很乖地就跟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浅秋欣慰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张看着她手腕上缝合的伤口,不忍道:“太太,你真是太狠心了,怎么把自己割这么深啊!这该多疼啊!”

    顾浅秋也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,白皙娇嫩的肌肤,新缝合的疤痕丑陋不堪。她凄凉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吓人了!之前你不是跟我说,只是故意做做样子,你稍微弄破点皮,我马上去喊傅先生。你怎么会来真格的呢?”小张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不来真的,怎么能骗到傅斯年?”顾浅秋的目光看向窗外,树叶已经失去了夏日的浓绿,秋天真的快来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是多么精明的人。只是做做样子,他怎么会信?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时间了,除了自杀,除了卧病在床,还有什么能阻止傅斯年离婚的脚步呢?

    除非她再怀上他的孩子。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傅斯年在**上,一直都比较节制。更何况现在他已经跟她摊了牌,怎么可能再和她有肌肤之亲呢?

    季半夏。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季半夏。

    四年前和季半夏交手太多次,顾浅秋对这个名字已经腻歪到了心坎里。现在,她不敢轻举妄动,季半夏如果出了什么事,傅斯年肯定会猜到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顾浅秋第一次感到黔驴技穷,她手中的底牌都打完了。现在她穷途末路,只能寄希望于傅斯年的不忍心。

    去公司的途中,傅斯年收到了季半夏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文字,只有一张照片:写字楼方方正正的窗户,以及窗外一碧万顷的蓝天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了想,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哇!傅总竟然不好好上班,竟然上班时间偷偷打私人电话!”季半夏接起傅斯年的电话,声音很轻快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好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喂?怎么不说话?被我训哭了吗?”季半夏还在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“半夏,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。”傅斯年费力地说道:“浅秋试图自杀……刚摆脱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该说什么。表示惊讶,表示惋惜,表示祝福,都不合适。想必是傅斯年跟她摊牌了吧,所以她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没想到,离婚对顾浅秋的打击竟然这么重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联系吧。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,经不起刺激。”傅斯年的声音里,有明显的内疚。

    季半夏很快回答道:“好。你好好照顾她吧。一切等她情绪稳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无法解释自己此刻的心情。她的内疚和害怕,并不比傅斯年少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顾浅秋,但一条生命以死抗争,这种绝望和崩溃,已经足够让人不安、自责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