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下三滥的招数

    顾浅秋自杀后,季半夏就再也没主动和傅斯年联系过。傅斯年也没有再联系过她。

    二人的关系,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连翘和洛洛还住在傅家,季半夏也没有听傅斯年的话,给连翘打电话或者发消息解释。清者自清,亲妹妹都不相信她的人品,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    看连翘发在朋友圈的状态,她应该过的还不错,每天养养花做做菜,烤点蛋糕饼干,洛洛的小脸也养得圆圆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恍然意识到,这种清闲安逸的生活才更适合连翘,以前每天要去烘焙店上班的生活,对她来说真的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连翘得到了适合她的生活。她这个姐姐也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就在季半夏松一口气的同时,连翘的处境正前所未有的艰难。

    虽然傅维川动用人脉和金钱压下了丑闻,但在董事会内部,对他的质疑却仍在发酵。

    傅维川掌管华臣四年,华臣虽然也小有成就,但高层人事变动却非常频繁,许多高管对傅维川独断专行的作风心怀不满,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之前傅斯年养病也罢了,现在傅斯年回来了,一手培植了寒武纪,并且还发展得势如破竹,董事会一帮人更加怀念起傅斯年时期华臣的高速发展了。

    傅维川的地位风雨飘摇,傅冀南还好,宋婉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每天都焦躁不已。

    认定了傅维川的丑闻是季半夏捅出去的,宋婉丽对连翘的态度开始有了微妙的改变。

    宋婉丽的态度直接影响了傅家下人对连翘的态度,她们越来越轻慢,有一天连翘想做玫瑰甜点,想到花园里有新鲜的玫瑰,便让一个叫小莲的佣人出去摘一些。

    这天太阳有些毒,玫瑰园里也没什么树荫,小莲便老大不高兴地跟另一个佣人嘀咕起来:

    “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少奶奶,仗着生了个孩子而已。还没过门呢,就这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嘘,你小声点,别被她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又怎么样?大夫人现在不怎么喜欢她了。你没看出来吗?就连少爷对她也没那么热乎了,估计新鲜劲过了吧。”

    站在壁柜旁准备拿东西的连翘,听见二人的对话,心一下子揪紧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没那么敏锐,如果不是下人说,她真的还没意识到宋婉丽和傅维川对她的态度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宋婉丽每天不是出去购物就是找一帮阔太太来家打麻将,除了洛洛,和她基本上没什么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傅维川最近也总见不到人影,说是公司局势不稳定,每天都去公司盯着。晚上常常都是她睡着了,他才回来。

    往日那么贪恋她的身体,现在也很少要求亲热了。

    连翘越想越灰心,怔怔落了几滴眼泪下来。

    玫瑰点心也不想做了,连翘拿了手机走到外面去给傅维川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有事吗?”一听到傅维川的语气,连翘的心就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非常的不耐烦,似乎很不欢迎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连翘鼓起勇气:“维川,我有句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你还爱我吗?”连翘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?没事就多出去走走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。我现在正忙着,先挂了。”傅维川挂了电话,继续开会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,除了傅老爷子,董事们悉数到齐。

    今天的会议,讨论的就是傅维川的职位变动。董事会的意思很明白,傅维川要么离职,要么退居二线做执行副总。总裁的位置,将由傅斯年来担任。

    连翘并不知道董事会上的血雨腥风,她拿着手机呆呆的站着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被姐姐保护得很好,再加上美貌这张通行证,从小到大,她的日子虽然过的贫寒,却也没受过太多的委屈。

    她接受不了傅维川的不耐烦和敷衍。

    也许当初姐姐说对了,傅维川爱的只是她的容貌,时间久了,看多了,也就不以为然了。

    傅家祖宅里,傅老爷子正在做傅斯年的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“斯年,这是多好的机会,你也知道,相对于维川,我更希望你能接手华臣。”傅震庭苦口婆心:“维川的能力是有的,但他的性格,注定不能担当大局。华臣是我一手建立的,说是我的孩子也不为过,我希望它能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,真正成为一个百年品牌。斯年,你就当是帮帮爷爷,完成爷爷的心愿,行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温言道:“维川只是需要磨砺,爷爷,寒武纪现在也才刚稳定下来,再接管华臣,只怕我的精力会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是借口!寒武纪的体量,比起华臣来算什么?你找个信得过的人去管还不行?斯年,你在华臣打拼十年,难道对它就没有一点感情?”

    “有。可是我不喜欢走回头路。而且,这样对维川也不公平。需要的时候就拿过来用,用完了就扔,华臣如果真想做成百年品牌,这样的行为并不值得提倡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傅老爷子被傅斯年噎得说不出话。他很想扬起手里的手杖,像普通爷爷教训孙子那样敲一敲傅斯年的脑袋,再狠狠撂几句诸如“你现在羽毛硬了,连爷爷的话也敢不听了”之类的话,可是面对傅斯年,这样的动作他做不出来,这样的话他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傅斯年从来不是一个任人指挥的人。他并不咄咄逼人,可他天生就有王者的强势和霸气,叫人无法小觑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傅老爷子拼死拼活也要让傅斯年重回华臣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样的个性,比傅维川的嚣张跋扈,张扬恣肆的个性,更有号召力和影响力,更适合担当重任。

    两强相逢勇者胜,傅老爷子年轻时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可面对傅斯年,他只能认输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傅老爷子流泪跪在了傅斯年面前:“斯年,董事会那边今天已经正式作出决议了,解除傅维川的总裁职务。你不能让华臣群龙无首吧?你忍心让爷爷一生的心血付诸东流吗?斯年,算爷爷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急忙伸手去搀扶傅震庭:“爷爷,有什么话起来说好吗?”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傅老爷子会来这一出。

    “你不答应我,我就不起来。我这身体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!”傅老爷子继续演苦情戏。他内心也很羞愧,自己这种行为,完全就像泼妇耍赖,幸好他事先料到了这一出,早早把佣人都打发走了,不然被人看到这一幕,他一张老脸真要臊死了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不是想离婚吗?不接手华臣,你现在的资金,在支撑寒武纪运营的同时,还够支付顾浅秋的天价赡养费吗?顾家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,你想离婚,哪儿能不出点血?”

    傅斯年苦笑。傅老爷子的功课做得果然很足。替他想得很周到。

    不过,他确实动心了。已经整整半个月没跟季半夏联系了。每天他都在思念她,可他只能狠狠克制住给她打电话,约她见面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已婚的身份,是他和她之间最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就在他出神的几秒钟,傅老爷子已经作势要往墙上撞了:“斯年,你不答应我,我就一头撞死算了!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一边等着傅斯年来拉他,一边暗暗感谢顾浅秋带给他的灵感。

    一哭二闹三上吊,女人的花样听上去弱智,但确实很管用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傅斯年都无语了。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斯年,别以为爷爷故意吓唬你。华臣如果垮了,我也没什么活头了。反正我这身体你也知道,支撑不到几年了。”傅老爷子说着说着,真的悲从中来:“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,只是让你给爷爷帮帮忙,你都推三阻四,今后我如果真有什么,怎么指望得上你!你爸是个不成器的,你叔叔腿脚不好,我傅震庭到底是做了什么孽,老了要孤苦无依……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彻底入戏,唏嘘感叹得一塌糊涂。说了一大堆华臣初创时的心酸往事,一件件,一桩桩,都是从来没对外人吐露过的秘辛。

    “爷爷,别说了,我答应你。”傅震庭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的伤疤揭开,那些带着血泪的往事,让他也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停住话头,老泪纵横地拉住傅斯年的手:“好孩子,替爷爷看好华臣,我们傅家的基业,要一代一代传下去。你和浅秋离婚我不反对,你从来就没对她上过心,我早就看出来了。强扭的瓜不甜,离就离吧。人活一辈子,也该做几件顺心顺意的事。但是,昊昊不能让她带走,昊昊是我们傅家的子孙,无论给多少赡养费,也要把昊昊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无言以对,昊昊的身世,他还没有跟傅老爷子说过。这件事,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。顾浅秋的执念,昊昊的无辜,还有寒武纪的一堆事,中间又夹杂着傅维川,所有的事情都成了一团乱麻,让他颇感头疼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