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有权知道真相

    傅斯年回到家时,餐桌已经摆好了,顾浅秋和昊昊在客厅玩积木,见到他回来马上笑着站起来:“斯年,回来了?饿了吧?饭菜已经好了,马上就可以开餐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,昊昊已经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腿:“爸爸!今天有大螃蟹,昊昊也想吃!”

    螃蟹寒凉,昊昊身体也弱,顾浅秋不许他吃。小人儿馋坏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弯腰抱起昊昊,温言道:“那就吃一只腿好不好?等昊昊长大了,身体结实了,才可以吃一整只哦!”

    昊昊开心的把脸贴在傅斯年脸上:“嗯!昊昊听话,将来爸爸会给昊昊买很多很多的大螃蟹吃!”

    小人儿的脸温软滑嫩,还带着点香甜的奶味,让傅斯年心中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很快,这个小人儿就不属于他了,他不会再叫他爸爸,不会再这么亲热这么依恋地将脸贴在他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说不难过,是假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用力抱紧昊昊,深深地亲了亲他的小脸:“嗯,等昊昊长大了,爸爸一定给你买很多很多的大螃蟹吃!”

    如果那时候,顾浅秋还愿意让昊昊见他,如果他还能有幸听昊昊叫一声傅叔叔,他一定带他吃遍世间最美味的螃蟹。

    顾浅秋看着父子二人的互动,眼泪一下子模糊了视线。傅斯年是真心疼爱昊昊的,他要离婚,昊昊的身份,男人的自尊心是一方面,但最根本的原因,还是因为季半夏。

    保姆已经把餐桌摆好了,傅斯年抱着昊昊过去洗手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昊昊的身世之后,他在家的时候就经常抱着昊昊。他甚至给昊昊洗澡,帮昊昊剪指甲。拿所有的空余时间来陪昊昊。

    “爸爸,来,昊昊帮你洗手。”昊昊站在他自己的盥洗台前,拉着傅斯年的手,帮他认真的洗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他圆圆可爱的小脸蛋,忽然就难受得不行。

    上次中毒的事件,他仔细的问过昊昊,虽然昊昊刚开始不肯说,说妈妈说过不许跟别人说,但几岁的小朋友毕竟心思单纯,最后还是他绕着圈子旁敲侧击打听出来了。那天,昊昊是喝过一个小瓶子里的糖水之后才开始肚子痛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浑身的血液都冷透了。昊昊和洛洛发病症状相同,顾浅秋对洛洛身份的怀疑,前后时间线惊人的巧合,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,顾家本来就是制药企业,顾浅秋想调制什么药物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是的,他没有任何证据,一切全靠推理和假设。但偏偏这个推断是那么合情合理,合情合理得让傅斯年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顾浅秋对他隐瞒了太多的东西,他看不透她,也不想再去研究,尽快结束这段关系,是他目前唯一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饭菜摆上桌了,除了跟昊昊的说笑几句,顾浅秋和傅斯年基本没怎么交流。

    顾浅秋试图打破这种僵局:“斯年,华臣董事会的决议已经下来了。老爷子找你,是让你重新接手华臣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回答得很简洁,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浅秋小心翼翼地想要讨好他:“那真是太好了!华臣本来就是你的,白白被傅维川霸占了那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这次,傅斯年连敷衍她的兴致都没有了。他低头吃饭,顺便给昊昊夹菜,帮他擦擦嘴角的汤汁。

    顾浅秋没办法,只好开始邀功了:“斯年,你也不好好感谢感谢我,要不是我把维川那事捅出去,老爷子哪儿动他的借口呀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头倏然抬了起来:“维川的事是你捅出去的?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顾浅秋见傅斯年震惊,更加得意地卖弄:“我给季连翘打电话问了她和傅维川认识的过程,她说的好多都很有疑点,我就有点怀疑,然后就找人打听了一下四年前的往事,结果就发现她和傅维川认识的过程那么狗血!斯年,我是不是很聪明?”

    傅斯年无言以对。沉默了一会儿才道:“你把维川的事捅出去,就是为了把他弄臭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他不臭,你怎么有机会再回华臣呢!寒武纪虽然发展前景很好,但毕竟太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浅秋还没说完,傅斯年打断了她的话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,让别人背了黑锅?傅维川一直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顾浅秋也打断了他的话:“傅维川一直以为是季半夏出卖他的对不对?”她冷笑一声:“斯年,我为你做这些事,都比不上季半夏受了委屈重要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想着她现在身体还弱,傅斯年不想和她争执,只淡淡道:“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。这件事,我会告诉傅维川,他有权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简直要气疯了:“我这么做有什么错?傅维川本来就是个人渣,强暴一个盲女!后来季连翘报警,他还砸钱做伪证,这不是人渣是什么!傅斯年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!如果被误会的不是季半夏,你压根就不会管的!”

    “管不管是我的事。傅维川当年确实有罪,但你掺和进去,不是因为正义感,而是被利益趋使。我不赞同你这种做事的方式。”傅斯年保持了克制,但声音里充满了顾浅秋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!你别给我装正人君子!你要是正人君子,就不会背着太太出去勾三搭四,大搞婚外情了!”顾浅秋开始口不择言了:“昊昊的确不是你的儿子,但我说过那只是个意外!我对你,是一心一意的!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从来不高声说话的傅斯年,突然大吼一声。顾浅秋被吓得一愣。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昊昊已经开始哭起来了,他可怜巴巴地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顾浅秋:“爸爸,妈咪的话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昊昊听不懂?“

    三岁多的孩子,已经开始懂事了,昊昊嘴上说着听不懂,眼泪却成串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这是爸爸妈妈第一次在他面前吵架,妈妈还说他不是爸爸的儿子,他真的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把把昊昊抱过来:“好了,不哭了。爸爸妈妈不该在你面前吵架。昊昊是坚强的男子汉,不会害怕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昊昊乖巧的点头,眼中的恐惧却依然还在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这样,顾浅秋也心疼,压下心中的怒气不再说话。一顿饭,静悄悄的吃完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