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要玩就玩大的

    傅唯川赶回家里时,宋婉丽正带着几个保姆和季半夏、季连翘僵持不下,洛洛紧紧挨在连翘身边,一双大眼睛怯生生地看着脸色铁青的宋婉丽。

    “好!唯川,你回来得正好!季半夏要带走洛洛,还口口声声说我们没有权利限制她的人身自由!告了别人的黑状,还敢到别人家来撒野!脸皮真是厚得没边了!”

    见到儿子,宋婉丽就见到了主心骨,赶紧向傅唯川哭诉。

    “宋阿姨,我再说一遍,傅唯川的事,不是我捅出去的。我不会干这样的事,您爱信不信。”季半夏开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干了黑心事不敢承认是吧?季半夏,你就不怕遭报应?”宋婉丽一听季半夏狡辩就来气。

    看到连翘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,傅唯川心疼得不得了,赶紧按住宋婉丽:“妈,这件事确实是误会。背后搞鬼的人,是顾浅秋!”

    “顾浅秋?”宋婉丽愣住了:“你怎么知道是她?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亲口说的。”傅唯川安抚地拍拍老妈的后背:“真的不是半夏。是我们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是傅斯年亲口说的,宋婉丽的心情就复杂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虽然待人冷淡疏远,但他从不说谎,他的话还是很可信的。因为厌恶季半夏出卖傅唯川,她刚才对季半夏说了不少难听的话,都已经撕破脸了,现在,该怎么收场?难道真要她去道歉?

    “姐!”连翘松了口气,靠在季半夏的肩上。今天季半夏来傅家,当着宋婉丽的面一解释,她就相信这件事不是自家姐姐干的了。姐姐不会骗她的。现在唯川也解除了误会,这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却没注意到连翘欣慰的表情,她心中正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,他谨慎内敛,凡事都会留有三分余地,可现在,他亲口告诉傅维川,那件事是顾浅秋做的。他把自己的软肋完全暴露在了傅唯川面前。

    顾浅秋是傅斯年的妻子,傅唯川完全可以揪住这点大作文章,到时候,傅斯年又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说出真相,就会让自己处于劣势,傅斯年自然知道这一点,可他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担当,让她动容。

    她季半夏何德何能,能让这个男人如此倾心相待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用力的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,看着傅唯川冷冷道:“既然误会都解开了,现在是不是能让我们走了呢?”

    傅唯川没理季半夏的话,他朝洛洛张开手臂:“洛洛,到爸爸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洛洛看着傅唯川,直往连翘怀里缩:“不,我要跟妈妈在一起,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傅唯川有点难受,洛洛到底还是和连翘更亲,他这个爸爸还要继续努力才行哪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和我妈跟你道个歉,之前是我们错怪你了,连带着也让连翘对你产生了误会。现在事情都弄清楚了,连翘和洛洛想你,干脆你今晚就住下来吧,你们三人睡一个房间,好好聊聊天。”傅唯川放下身段,向季半夏道歉。

    不道歉不行了,季半夏这又臭又硬的脾气,不说几句软话,她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听见傅唯川的话,季半夏心里暗暗喝了个彩,她以前只觉得傅唯川有勇无谋,现在看来完全是偏见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的多好,替宋婉丽和连翘道了歉,又故意偷换概念,很自然地拒绝了她的要求,不仅把连翘和洛洛留在傅家,还化解了她和傅家的紧张关系,重新营造出亲戚来往的友好氛围。

    傅唯川道了歉,季半夏也不想太过分,她笑笑:“这个还是要看连翘和洛洛的意思。她们如果坚持想回去,那我也不能拂了她们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还是想回去。”连翘偎在季半夏身边轻声道。一边说,她一边瞟了宋婉丽一眼。她现在真的很害怕宋婉丽,傅唯川又没什么时间陪她,她不想住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宋婉丽也看出连翘的心结,自己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,因为认定是季半夏搞鬼,就迁怒连翘。

    她示意佣人倒了杯茶水,走过去亲自递给连翘:“你和洛洛刚安顿下来,又搬回去,实在太折腾了。我看不如就在这里住下吧,反正也快办婚礼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受宠若惊地接过茶,刚想说点什么,茶水的热气扑到她脸上,让她一阵恶心,捂着嘴差点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?”傅唯川和季半夏同时开口,都很担心。

    连翘有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:“就是有点恶心,闻到茶水的味道,胃里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宋婉丽和旁边年长一些的保姆对视一眼,脸上就浮起了笑意:“怕是好事呢!听上去像是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宋婉丽的话,连翘恍然大悟,她的月经已经推迟一周多了,本来以为是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,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怀孕了!

    难怪今天做点心的时候也有点恶心,她还以为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傅唯川大喜,走到连翘身边,握着她的手道:“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,你肚子里有小BB了,搬回家住,谁来照顾你?你姐上班那么忙。”

    连翘没想到这么快又怀上了,又是高兴又是害羞,娇嗔地瞪傅唯川一眼,要走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很高兴,她高兴的不是连翘怀孕,而是傅唯川和宋婉丽对连翘的态度。傅唯川是爱连翘的,从他看连翘的眼神就能看出来。宋婉丽这个人就是有点好面子,也不是很聪明,但不算难对付,至少她好是好在明处,坏也坏在明处。

    洛洛听得似懂非懂,好奇地问连翘:“妈妈,怀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婉丽笑吟吟道:“怀孕呀,就是你妈妈肚子里有小弟弟了,再过几个月,就有小弟弟陪你玩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洛洛到底是孩子,很快就开心起来了,她拍掌欢呼:“太好了!我有小弟弟了!我和小弟弟拍皮球,还可以一起搭积木,还可以玩水枪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唯川看着连翘,也笑得很满足:“还是再生个女儿吧,我喜欢女儿。”

    连翘无语了,生儿子还是女儿,这是她能做主的事吗?

    季半夏也被快乐的气氛感染了,打趣道:“那就生一对双胞胎,一儿一女,洛洛又有弟弟又有妹妹,那才叫美呢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生一对龙凤胎!”宋婉丽听得心情大好,季半夏这句话可说到她心坎里了。

    孩子多是福气,子孙满堂才好呢!

    保姆出去买了试纸,连翘一测,果然是两道杠,真的怀孕了!

    结果刚出来,傅冀南也回到家了,宋婉丽赶紧跟他说了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之前跟傅斯年通过气,傅冀南还以为家里会闹得鸡飞狗跳呢,哪知道一回来,就是这么大的好消息,傅冀南一高兴,吩咐管家给每个佣人都多发一个月工资,顿时,傅家上上下下全都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之前骂了季半夏,心中有些歉疚,宋婉丽拼命挽留季半夏住一晚,陪陪连翘和洛洛。傅冀南也发话,说天晚了,外面又下起雨了,让季半夏好歹住一晚再走。

    连翘和傅唯川也加入了游说的队伍,季半夏盛情难却,再一想,这也是个修复与傅家关系的好机会,便答应了,连翘和傅唯川结婚应该是铁板钉钉的事,她这个姐姐,总不好与妹妹的婆家关系太僵。

    吃了晚餐,季半夏当着宋婉丽和傅冀南的面,跟傅唯川开诚布公道:“这次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误会,追根究底,还是因为你跟别的女人逢场作戏,导致了我们之间的不信任。我信不过你了,你也对我产生了戒备。”

    傅唯川心情好,也不介意季半夏跟他翻旧账:“那是你小题大做,男人在外面应酬,逢场作戏是很正常的。再说又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冀南不满地咳嗽一声:“唯川,叫我说,你也太不像话了,以前没家室,你在外面胡来也罢了,我和你妈睁只眼闭着眼,也懒得管你。现在你都是当爸爸的人了,也要扛起一个家庭的大梁了,再任性妄为,就太不知好歹了!别跟我说什么形势所逼,逢场作戏,别人不说,你瞧瞧傅斯年,从小到大,你见过他逢场作戏没有?”

    听见傅冀南的话,宋婉丽连连点头:“傅唯川,你爸说的对,你这个臭毛病是该改改了,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,哪儿有一个好东西?你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,马上又要当爸爸了,就该有点当爸爸的样子!”

    在外面沾染上不良习气,寻花问柳,最后的结果就会跟傅冀中一样,整个人都变成废物。

    想到傅冀中,宋婉丽又有点妒忌,那么个废物点心,竟然还能生出傅斯年这么优秀的儿子。简直是苍天无眼!

    傅傅唯川烦别人拿傅斯年跟他比较,当即冷笑一声:“是!他从来不逢场作戏!他要玩就玩大的!你们问问季半夏,她跟傅斯年是什么关系?四年前就在一起了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