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拜托了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江翼飞黯然道:“斯年,你一定在恨我,在鄙视我吧?”

    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,他睡了人家的老婆,还生下一个儿子,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羞辱?

    更可笑的是,他只是顾浅秋伤心失意时用来发泄情绪的备胎,卑微的备胎。

    顾浅秋给他打过电话,说了昊昊身世败露的事,也说了傅斯年要离婚的事,可是,让江翼飞万箭穿心的是,顾浅秋愿意让江家领回昊昊,却不愿意和傅斯年离婚。

    对这个女人,他深深地感到寒心。就为了一个男人,她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要了!她竟然能狠心到这个程度!

    听见江翼飞的问题,傅斯年的语气没有丝毫波动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有不爽,但称不上仇恨。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去纠结也没什么意义,怎样找出最好的解决办法,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听见傅斯年的回答,江翼飞心中更加难受。傅斯年没那么介意,只说明一件事:他不爱顾浅秋,一丝一毫都不爱。傅斯年弃若敝屣的东西,是他拼尽全力也没有求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我过来找你。”傅斯年决定跳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在muse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斯年挂了电话正朝书房外走,顾浅秋端着一杯柠檬水走了进来,二人差点在门口撞上。

    “斯年,喝点东西?”顾浅秋笑语盈盈,期待的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现在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?是……公司有事?”是公司有事,还是要去赴季半夏的约会?

    “不。是去见翼飞。”傅斯年目不转睛地看着顾浅秋。他看见了她眼中一掠而过的惊慌和惧怕。

    顾浅秋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了:“你想让江翼飞接手我和昊昊,好让你顺利离婚,顺利和季半夏双宿双飞?斯年,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?我从来没爱过江翼飞!我爱的人,一直是你!昊昊不是你的亲生骨肉,你生气,你愤恨,我都理解,我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惩罚,但我绝不接受离婚!”

    顾浅秋长长的睫毛沾着泪珠,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下丝缎般柔美无瑕。她很美,哪怕是情绪失控,她看上去也美得惊人。

    这张美丽的脸,足以打动无数男人,可傅斯年看着她,却只觉得累。累到了骨子里,累得不想再多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话回来再说吧。”他轻轻拉开顾浅秋缠住他胳膊的手,步履匆匆。

    顾浅秋眼睁睁看着门被关上,傅斯年消失在她视线里。她浑身颤抖,眼泪怎么也停不住。

    这样摇尾乞怜,苦苦哀求,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可她又能怎么办呢?傅斯年那种人,来硬的只会更糟糕。将姿态放到最低,也许还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酒吧包间里,江翼飞正一人独坐,指尖的烟快燃到尽头了,他还一无所知,目光呆滞地盯着面前的空酒瓶。

    傅斯年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,绵软的地毯吞噬了他的脚步声。他居高临下地站在江翼飞面前,盯了他两秒钟,弯腰轻轻抽走了他手中的烟头。

    江翼飞一个激灵,如梦初醒般看向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来了。”他的声音被烟草和酒精摧残得很嘶哑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理他,径自在他旁边的另一张沙发坐下,打开一瓶酒,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……”江翼飞惊讶地想要劝阻他,却又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明显也是在借酒浇愁。傅斯年的心事,看来比他只多不少。他没脸劝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发泄般喝了一通,才放下酒瓶。他盯着地毯:“翼飞,你很爱浅秋吧?”

    江翼飞又是一惊。顾浅秋给他打过电话,和他对过供词,如果傅斯年问起,就说只是酒后意外。而且只是一次纯粹的性关系,不掺杂任何感情因素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和浅秋……”江翼飞艰难地思考着措辞:“那只是意外,斯年,我和浅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,当着傅斯年的面撒谎,他到底还是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爱了她很多年吧?”傅斯年淡淡开口:“我在祖宅翻过老照片,十几岁的时候,你看她的眼神,就充满爱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江翼飞被傅斯年逼到了墙角,索性承认了:“对,我是爱她,爱了她很多年!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爱她,就不会在事情败露后缩在背后,让她一个女人来承受所有的压力!”傅斯年倏然扭头,一双幽暗的眸子犀利如刀:“我没看到你为她做过什么,十几岁的时候,你没有狂热地追求过她。她嫁人了,你却因为一次酒后冲动就盲目地占有了她。你甚至,连安全措施都没有做!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话,让江翼飞一下子激动起来:“是!我是懦夫!我无能!我连自己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!傅斯年,你站着说话当然不腰疼!当初,如果不是你和季半夏乱搞,浅秋会去买醉吗,会找我诉苦吗?你才是始作俑者,你才是罪魁祸首!是的,我爱浅秋!但我知道她从来没爱过我!她爱的只有你一个!我知道!所以我从来不敢打扰她,我默默的站在远处,看着她把心剜出来送给你,看着她欢天喜地嫁给你!我什么都不敢说,我什么都不能说,因为她爱的不是我!”

    他颓然跌回沙发,用双手紧紧抱住头,呜咽起来:“我想过要跟你坦白,我愿意娶她,可她拦着不让!她说想白头到老的人是你!我有什么办法?我又有什么办法啊!”

    提及往事,傅斯年顿时语塞。无论是谁错的更多,这桩婚姻,他对顾浅秋确实有亏欠——他确实在婚内对季半夏动了心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良久,江翼飞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找你,就是想跟你道个歉。那晚,是我引诱的浅秋。她没有错。她对你,从来痴心不改。斯年,请你给她一个机会。”江翼飞红着眼眶道:“如果你不想再看到昊昊,我很乐意接他回江家。只求你善待浅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否善待浅秋,是我和她之间的事,你不用操心。至于昊昊,我希望你能多和他相处,等浅秋的伤彻底痊愈之后,我会和她分居,这段时间,我希望你能经常看看昊昊,和他培养感情。”傅斯年淡淡道:“等我和浅秋离婚的时候,我希望昊昊能顺利接受你才是他爸爸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铁了心要离婚?季半夏有什么好?你车祸了,失忆了,天打雷劈都放不下她?!”江翼飞几乎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可怜自己,更可怜顾浅秋。他和浅秋,是真正的同病相怜,他们都是不被爱的弃儿。

    “对。我放不下她,我铁了心要离婚。这样纠缠下去,对我,对浅秋,对昊昊都不公平。”傅斯年站起身来:“翼飞,多陪陪昊昊。他是你的亲骨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门边走去,在拉开门的瞬间,又回头看江翼飞一眼:“昊昊是个好孩子,翼飞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拜托了”,让江翼飞心如刀绞。错了,一切都错了!从一开始就错了!其实傅斯年说的很对,他从来没为浅秋做过什么,那些廉价的暗恋和安慰,那些**的欢愉和交缠,都是穿肠的毒药,要他用余生来赎罪!

    不知坐了多久,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,顾浅秋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江翼飞盯着屏幕上顾浅秋含笑的头像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翼飞,你今天跟斯年说什么了?他的脸色很冷淡。”顾浅秋试探的问道,她的声音压得很低,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道歉了。他让我多接近昊昊,多和他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是要离婚对吗?”顾浅秋的声音尖利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。他的态度非常坚决。”江翼飞深吸一口气:“浅秋,离婚吧。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的,你,我,还有昊昊,我们一家三口,可以过得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在颤抖,屏息等着顾浅秋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翼飞,我们能不能说点有意义的话题?”顾浅秋不耐烦地叹气:“唉!现在你该做的,是劝傅斯年不要和我离婚!而不是急吼吼跑来向我求婚!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嫁给我,对吗?”江翼飞机械地追问了一句。这个问题他问过很多次,其实他很清楚顾浅秋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对!”顾浅秋的语气更加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江翼飞凄凉一笑:“好。我明白了。浅秋,以后我不会再问这个问题了。你再也不用心烦,不用苦恼了。”

    手心的温度一点点消失,江翼飞冷到了心坎里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顾浅秋察觉到江翼飞的不对劲:“你是要跟我绝交吗?在跟我闹脾气?”

    一向百依百顺的备胎江翼飞,竟然敢跟她闹脾气?

    “不是。只是,热情耗尽了。”江翼飞觉得很累:“浅秋,我的热情已经耗尽了。我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江翼飞疲惫的道白,顾浅秋想笑,眼中却有了泪意:“你不爱我了?就这样随随便便就说不爱我了?江翼飞,你的爱是水龙头吗?说开就开,说关就关?”

    江翼飞听着她的声音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顾浅秋哭出声来:“江翼飞!你这个混蛋!你竟敢说不爱我!你竟敢抛弃我!”

    “以后,如果没什么事,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。”江翼飞苦涩一笑:“浅秋,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江翼飞你……”顾浅秋还没说完,电话已经断了,黑暗中,只听见一串刺耳的忙音。

    顾浅秋呆呆的看着手机,半晌,才猛的扑倒在床上。用被子蒙住头痛哭起来。她从来没想到,被江翼飞抛弃的滋味,竟也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稍后还有一更。祝大家周末愉快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