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日久生情:爱你,一错到底 > 目无尊长还恩将仇报
    目无尊长还恩将仇报

    季半夏计算好距离,在离终点线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突然皱眉,一脸痛苦地对洛洛道:“洛洛,姨妈肚子好痛!”

    季半夏故意放大音量,果然,在洛洛关切地问“姨妈,你是不是想拉粑粑?”的同时,傅斯年也扭头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趁着傅斯年分心放慢脚步,季半夏猛的捏紧洛洛的手:“走!”她带着洛洛,猛地跨出一大步!

    口哨响了!她和洛洛率先到达终点!

    “啊!姨妈!”季半夏还没来得及得意,洛洛已经尖叫一声往地上摔去。刚才步子太大,她人小腿短没保持住平衡。二人的腿绑在一起,洛洛摔跤带得季半夏也重心不稳,也跟着往地上倒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伸手将洛洛托在自己身上,用自己的身体当肉垫子,替洛洛减轻摔倒的力度。

    塑胶的跑道,摔下去并不痛,季半夏躺在地上,眯着眼看着一脸紧张,正准备走过来的傅斯年,放声大笑:“哈哈,傅斯年,你输了!”

    洛洛一点也没摔着,她懂事的帮季半夏揉肩膀:“姨妈,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不痛!一点都不痛!”季半夏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傅斯年弯腰解开自己脚上的布带,又过来帮季半夏和洛洛解开脚上的带子。

    季半夏坐在地上,看傅斯年蹲着为她解开布条,笑容灿烂如三月春光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她一眼,又低头认真解布条:“值得吗?摔跤不疼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值得,我赢了你耶!傅斯年,你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季半夏笑得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笑:“投机取巧钻空子得来的胜利,也值得炫耀?”

    “我有投机取巧吗?我只说了下自己肚子疼,投谁的机,取谁的巧了?”季半夏眨眨大眼睛,很无辜的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布条已经解开了,洛洛获得自由,拉着昊昊的手过去领奖品了。终点线旁边,只剩下傅斯年和季半夏两个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含笑盯着季半夏,那调皮灵动的眸子看着他转呀转,又无赖又嚣张,让他很想伸手狠狠捏一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他压下心中的冲动,轻笑道:“赖皮鬼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压得极低,本来是在嘲笑她,可听上去却格外的暧昧甜蜜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太温存,他的眼神太灼人,嚣张得意的季半夏也经受不住了,一下子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夺过傅斯年手里的布条,准备站起身走开。傅斯年动作比她快,已经站直了身体,朝她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季半夏顿了顿,才把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手交握,二人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,沉醉在肌肤相触带来的心跳和愉悦中。

    掌心的肌肤细腻温润,柔弱无骨,傅斯年很想就此牵住,永远不再放开。

    可是季半夏已经迅速挣脱了他的手,理也不理他,径直朝洛洛和昊昊走过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跟在后面,满心的甜蜜欢喜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洛洛的奖品是一套组合玩具,洛洛看了非常眼热,嘟起小嘴跟傅斯年撒娇:“爸爸,昊昊也想要玩具!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了起来,俯身亲亲昊昊的小脸:“好,一会儿的拔河比赛,爸爸一定给你挣一个奖品回来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傅斯年亲吻昊昊的小脸,心中一阵温暖。

    明知是妻子和别的男人出轨生下来的,明知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傅斯年待昊昊,还是那么温和慈爱。他亲吻昊昊的样子,谁都不会相信那不是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“洛洛,我们把玩具分一半给昊昊好不好?”季半夏和洛洛商量。

    洛洛很大方地点头:“好呀!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都得到了新玩具,两个大人相视一笑,内心伸出都涌出一种久违的快乐。这快乐如此简单如此踏实,和此刻的好天气一样自然朴实。

    下一轮运动是拔河比赛,季半夏二人组竟然和傅斯年二人组分到了一拨,他们这方中,有傅斯年一个高个子,但对方也有一个看上去很魁梧的壮汉。

    大家讨论了一下排列方式,一致同意小朋友们在前面,大人在后面,傅斯年压轴,季半夏排在傅斯年的前面。

    随着裁判一声令下,大家都开始用力的把绳子往自己这边拉,双方实力相当,绳子中间绑着的红布一会儿偏左一会儿偏右,但始终没有任一方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。

    季半夏本来很认真的在拔河,可没过多久,她就有点心猿意马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就在她身后,因为惯性的作用,她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他的身上。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帽衫下的胸肌因为用力而贲张。

    趁着大家暂时调整,季半夏偷偷把身体往前挪动了一点。贴的太紧,她脸热心跳。

    很快大家又开始发力,绳子又绷紧如铁索,季半夏刚才挪开的那点距离,很快就消失了,她的身体,又不受控制地贴上了傅斯年的胸膛。

    季半夏已经完全丧失了求胜的意念,只希望快点分出输赢,不要再受这种尴尬的折磨了。旁边有第一轮比完的家长在看热闹加油,她真担心自己的糗样会被人看出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,背后的傅斯年,比她更不好过。

    她圆润的臀就贴在他的大腿根处,随着拔河的动作不停的冲撞摩擦,他身体的自然反应已经根本控制不住了!

    很快,季半夏也感觉到了背后某人的不对劲。她觉得自己肯定连脖子根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敢看周围人群有没有异样的眼神,所有人都被势均力敌的两方给燃起了兴致,都在大声高喊加油。

    季半夏慢慢放松自己的力气,虽然继续装出认真拔河的样子,可她的双手,却一点劲都没用。

    形势终于有了变化,红布一点点朝对方移动,最后,随着魁梧壮汉的一声嘶吼,这边人仰马翻,对方终于赢得了拔河比赛的胜利!

    季半夏压根不敢看傅斯年,众目睽睽下,如果真的显出形状,她都要替他尴尬死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项袋鼠大冒险,季半夏拉着洛洛和昊昊往场地那边走,压根不管傅斯年有没有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没脸没皮,没羞没臊,她可不想跟他一起丢脸。

    袋鼠大冒险是家长盘腿坐在地上,小朋友坐在家长盘起的双腿上,家长靠双臂支撑在地上移动身体,谁最先到达谁就是胜利者。

    爸爸组和妈妈组分开比,傅斯年和昊昊是第一场,季半夏和洛洛是第二场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洛洛站在赛场旁边为傅斯年和昊昊加油,见傅斯年轻轻松松地就甩掉其他人夺了第一名,轮到季半夏的时候,她便信心满满地牵着洛洛下场了。

    那知看花容易绣花难。这个动作的难度完全超出了季半夏的想象——要想移动,就只能用双臂支撑起身体,完全靠双臂的力量来推动身体前进!前面几步还好,越往前走越累,路程过半的时候,季半夏的手臂已经开始颤抖发麻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羡慕的看着跑在最前面的妈妈,那结实壮硕的身板,看上去还精力充沛得很。

    细胳膊细腿果然不顶用啊。季半夏自暴自弃的想道,觉得浑身的力气又消失了几分。

    季半夏是倒数第二个到达终点的,落在她后面的倒数第一名,瘦小得像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看着季半夏满头大汗地走过来,傅斯年笑得颇为促狭:“好像很累?”

    “不累啊?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累了?我轻松得很!还可以再参加一次!”季半夏输人不输阵,嘴巴硬的很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这次还能倒数第二,再参加一次,这个名次也保不住了。”傅斯年笑得十分开怀。

    “恶灵退散!”季半夏挽手捏个剑诀,冲傅斯年发射了一道想象中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体力不行又爱逞强,目无尊长还恩将仇报。”傅斯年一串一串的,噎得季半夏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是沉默的冰块脸吗?今天这话,也太多了吧?

    季半夏狠狠瞪他一眼,甩下一句:“是又如何?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不就是仗着自己跑了个第一嘛,就敢来讽刺她了。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傅斯年真的很想说一句”先奸后杀”,但两个小朋友都在,他只能忍住重口味的表白,来了句小清新:“我能请你吃顿饭,让你长点肉,下次比赛不要输这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切!没兴趣!”季半夏继续保持清高的形象,人败了,精神还在!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!

    “洛洛呢?叔叔带你去吃五个球的冰淇淋,去不去?”傅斯年笑眯眯地看季半夏一眼,熟练地走起了儿童路线。

    “哇!太好了!我要吃五个球的冰淇淋!傅叔叔,我们什么时候去?”洛洛丝毫没体会到大人之间的刀光剑影,开心地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昊昊还有一项比赛,比赛完了我们就去。”傅斯年看看手腕上的运动款手表。比赛完了,正好吃午饭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