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日久生情:爱你,一错到底 > 现在补偿补偿我好了
    现在补偿补偿我好了

    孩子们睡了足足两个小时才醒过来。连翘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催了,见孩子们醒了,季半夏对傅斯年笑道:“我们赶紧回去吧,再不回去,连翘都要怀疑我把洛洛拐卖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着点点头:“好。”其实,他还不想回去,这样美好的时光,对他来说,真的很珍贵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傅斯年牵着孩子,一路说笑着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快走到停车场的时候,一个时髦女郎踩着十寸的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晓芙姐?”季半夏第一个看见她,惊讶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只见走过来的女子穿了一条火红的短裙,及腰的长发,长相美艳,身材火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身上的风尘气很重。傅斯年皱皱眉,看向季半夏:“你朋友?”

    季半夏愣了一下,笑了:“傻小子,这就是靳晓芙啊,你同母异父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看她笑得顽皮,傅斯年很想拧一下她的脸,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,竟敢叫他傻小子!

    傅斯年扭过头,认真的看了靳晓芙几眼。确实是,她额头到鼻子的线条,果然跟自己有几分相像。他听季半夏讲过靳晓芙的事,知道靳晓芙不是乖巧柔顺那一卦的,但是他没想到,自己唯一的妹妹气质竟如此风尘。

    靳晓芙已经走过来了,她朝季半夏翘翘嘴角算是打了招呼,一双明媚的大眼移到了傅斯年身上,但是她既没有喊傅斯年,也没有主动跟他说话,她就那么站在傅斯年面前,冷冷的打量着他,脸上的挑衅很明显,态度很无礼。

    傅斯年又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打圆场,先叫两个小朋友跟靳晓芙问了好,又对她笑道:“晓芙姐,好巧,你是过来吃饭吗?”

    靳晓芙理都没理季半夏,一双眼睛仍旧盯着傅斯年:“怎么,装不认识呀?”

    “晓芙姐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斯年在车祸中伤了大脑,以前的事情基本上都忘记了。”季半夏跟靳晓芙解释道,心里也有点不舒服,靳晓芙这态度太恶劣了,傅斯年又不欠她什么,好歹也是亲哥哥,她怎么一副看仇人的模样看着傅斯年呢?

    靳晓芙满心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,她用力瞪着傅斯年,眼圈一下子红了:“你倒好,你什么都忘记了!害我在国外白白吃了四年苦!当初你把我骗出国,结果不到三个月你就销声匿迹,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你知道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!”

    靳晓芙对傅斯年来说,就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,但靳晓芙这么一哭,这么一埋怨,他对靳晓芙的感觉反而亲近了起来。

    靳晓芙完全没把他当外人。她冲他发火,抱怨发泄,都自然得不能再自然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心里,很微妙的一热。看着靳晓芙和自己相似的眉眼,他的戒备心忽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昏迷在床,很多事情都不是我本人的决定。叫你受了委屈,确实是我的失职,对不起。”傅斯年真心实意的道歉。靳晓芙信用卡被冻结的事,他听季半夏提过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什么用?反正苦也苦过了!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,现在好好补偿补偿我好了。”靳晓芙噘着嘴,理直气壮的提条件。

    傅斯年应该会答应吧?估计也就是送一套房子车子什么的,反正傅斯年不缺钱,他又一向出手大方。季半夏在旁边暗暗猜测道。

    结果,傅斯年的反应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傅斯年扫一眼靳晓芙的裙子:“先回去把你这身衣服和鞋子换了,再把假睫毛扔了,我们再谈补偿的事。”

    靳晓芙条件反射般把裙子往下拉一点:“你管我穿什么?老妈在世的时候都没管过我,轮到你来管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冷冷道:“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你穿成这样,我送你什么都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一听傅斯年要送东西,靳晓芙的眼睛亮了亮:“你要送什么?要是送房子,我马上把短裙子都扔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讨价还价,季半夏站在旁边听着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外表冷冰冰的,其实蛮重情的,对他自己看重的人,他都会宠得要死。比如这个靳晓芙,在她这个外人看来,就觉得又无礼又刁蛮,可傅斯年还颇有耐心的教导她怎么该穿什么样的衣服,房子要买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想想还真是挺萌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那就这么说定了。你可别反悔!”靳晓芙跟傅斯年讨价还价完毕,得到了一套湖景房,很满意的伸手要跟傅斯年击掌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搭理她,牵起昊昊的手,看季半夏一眼,示意他们可以走人了,就准备带人马离开。

    靳晓芙这才注意到昊昊,她盯着昊昊左看右看,笑出一朵花来:“长的还挺帅!不愧是我靳晓芙的侄子!”

    她打开小坤包,拿出一沓钱递给昊昊:“来,姑姑给你买糖吃的。”

    昊昊有点为难:“谢谢阿姨,妈咪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靳晓芙笑眯眯的把钱塞进他的口袋:“没事,亲姑姑给的,你妈只有笑纳的份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在旁边看着,无奈的摇摇头。季半夏只是笑。能让傅总无奈的人,这世界上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行人已经走出几步了,靳晓芙突然又追上来,叫住傅斯年:“等会儿,我有句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靳晓芙神神秘秘的踮起脚,俯到傅斯年耳边道:“季半夏人不错,比顾浅秋好一百倍。你想办法把她弄回家给我当嫂子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朝季半夏挤挤眼,踩着十寸的高跟鞋,扭着屁股很妖娆的走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季半夏各自带着孩子回去,季半夏送洛洛到傅家,把王阿姨的事跟连翘说了,连翘为难了:“姐,我现在晕吐太厉害了,没办法出去做客,要不你带着洛洛过去替我看看王阿姨吧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着应了:“好。明天正好没事,我明天就去看她吧。她教了你那么多菜式,也是一场师徒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连翘开心道:“姐,你真是个好人。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王阿姨,可是为了我,还是过去看她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着摸摸妹妹的肚子:“我要为我的小外甥攒福气呀。我们连翘心眼这么好,当姐姐的怎么好意思落后呢?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得两个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回到家,顾浅秋正冷着脸坐在沙发上,看见父子二人回来,一颗心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忍着不快,脸上还是温柔的笑意:“斯年,你的手机是不是调成勿扰模式了?怎么我的电话一直打不进去?我还想着你跟昊昊开完运动会回家吃午饭,特意让阿姨做了一大桌子菜呢。结果你就只给我发了一条信息,说和昊昊在外面吃,手机一直都打不通呢!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顾浅秋分明很不满,却还是极力装出温柔贤淑的模样,心里突然觉得很累。

    他跟顾浅秋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。顾浅秋平时总是温柔端庄,但她发起疯来完全不管不顾。和她相处,就是一场耐力大比拼。能让人累到骨头缝里去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爸爸妈妈之间的暗涌,昊昊马上充当了灭火器的角色:“妈咪,我们今天吃饭的那个地方好好玩哦,还有滑滑梯,还有积木,还有秋千,还有迷宫可以爬呢!”

    看到儿子可爱的脸,顾浅秋的气也消了一些:“哦,是吗?这么好玩呀?昊昊玩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好开心!洛洛和我还比赛爬梯子了,她没我爬的快!”昊昊很得意的比划道。

    顾浅秋心里一动:“洛洛也去了?是你叔叔陪她一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是季阿姨,季阿姨还买冰淇淋我吃了。我好喜欢季阿姨!”

    “季阿姨?”顾浅秋追问道:“是洛洛的妈妈吗?长的很漂亮的那个?”

    昊昊眨着一双大眼睛没有回答,他没理解顾浅秋的意思,洛洛的小姨变成了妈妈,他理解起来本来就很困难了,现在顾浅秋这么问,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陪着洛洛的,是季半夏。”坐在沙发上的傅斯年开口了。他不打算隐瞒。这个婚,他是离定了。

    顾浅秋的脸色一下子煞白。她盯着傅斯年:“斯年,你是故意气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回答她,他对昊昊笑道:“刚才不是吵着想看卡通片吗?我叫阿姨带你过去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不想在孩子面前和顾浅秋争吵。

    昊昊被保姆带过去看电视了。傅斯年这才扭头看着顾浅秋:“浅秋,我们走到这一步,我已经不需要故意来刺激你,或者刻意地不来刺激你。我不爱你,你也不爱我,甚至昊昊也不是我们的孩子,这场婚姻,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你?傅斯年,你说我不爱你?”顾浅秋的眼神一下子疯狂起来:“我为你付出二十年的青春,我不爱你?你车祸躺在床上像活死人一样,我不离不弃地照顾你,你说我不爱你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