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现在还不能动他

    顾浅秋哭了很久很久,江翼飞紧紧抱着他,她抽泣着,颤抖着,讲了很多很多童年的往事。

    她小提琴比赛获国家一等奖,妈妈封她一个红包,里面装了八千八的支票。青绍在学校足球比赛上进了球,爸爸为他组建了一个专属于他的足球俱乐部。

    妈妈生病,她每天放学后都跟保姆一起去病房探望,青绍去过一次,被父母宣传成天下第一大孝子,顾氏家族都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她的毕业礼物是一场party,青绍的毕业礼物是一艘游艇。

    是的,普通人家的女儿,也许连一场派对都没有。可跟200万美金的游艇相比,这派对显得多么寒酸。

    顾浅秋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些,人前人后,她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高贵的公主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今天,她终于含泪承认,自己从来不是被偏爱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哭够了没有?如果哭够了,一起去吃个午餐?”江翼飞将风衣披到顾浅秋的身上。他动作体贴,眼中有怜悯。

    顾浅秋看着他的表情,忽然打了个冷颤。江翼飞总是发亮的眼神消失了,他看着她,眼中不再有神魂颠倒的痴迷。他看着她,眼中充斥的,竟然是怜悯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同情我?”她系上风衣的腰带,冷冷的质问他。

    江翼飞点点头:“浅秋,我没想到你童年的阴影竟然这么严重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顾浅秋突然打断他的话:“我不用你同情。要么爱我,要么翻脸成仇。你的选择,没有同情这一项。”

    “浅秋,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吗?”江翼飞恳切的看着她:“你最大的问题,就是从来不留余地,不给别人留余地,也不给自己留余地。这样的人生,未免太辛苦,太激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这些。”顾浅秋直视着他的眼睛:“你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江翼飞沉默了很久很久,可顾浅秋一直倔强地看着他,固执地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浅秋,我说过,我的热情已经耗尽了。”江翼飞咬咬牙,索性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浅秋看了他一眼,转身往外走:“那么,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再见了。如鱼梗在喉的往事,今天痛快淋漓的宣泄完了,他不爱她了,那就不爱吧。反正她得到的爱从来不多,再少一点,也不至于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听了她的倾诉,安慰了她的失意。那就两清吧,她不想报复他了,他不欠她的了。大家两清了。

    城市的另一处写字楼,顾青绍的办公室里,两具交缠的身体正在套间的大床上翻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靳晓芙仰起头露出脖子,享受着顾青绍的亲吻和爱抚。她的大腿,藤蔓一般缠在顾青绍的腰间,妖娆至极。

    室内的温度渐渐升高,二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扔到床边,几乎快要裸裎相见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”外面的办公室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呀!这么不识趣,真是讨厌……”靳晓芙嘟着嘴,拉住顾青绍,大腿更紧地缠住他。

    顾青绍也正在兴头上,朝套间外看了一眼,没有起身,手掌更用力地搓揉靳晓芙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人?青绍今天没来上班吗?”门外,传来顾启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顾总今天来了呀!就在办公室里。”小秘书的声音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顾青绍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:“晓芙,快,我爸爸来了,你赶紧躲起来!”

    靳晓芙也听顾青绍说过顾启正的厉害,心里一万个不愿意,也只好爬了起来,抱着自己的衣服,不满道:“我躲哪里呀?这儿又没个衣柜。”

    顾青绍顾不了那么多了,慌得拉开套间里的保密文件柜:“快,躲这里!”

    靳晓芙噘着嘴钻进保密柜,顾青绍加快速度,三下五除二的穿好了衣服,走过去打开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在里面干什么呢?门还反锁起来了。”顾启正一走进来,就吸了吸鼻子,空气中一股黏腻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累了,刚才躺床上眯了一会儿。”顾青绍一边解释,一边看了一眼套间里面凌乱的小床。

    顾启正也跟着往里面瞟了一眼,让秘书出去之后才道:“昨晚没睡好吗?大白天的,跑公司来补眠了。”

    顾青绍知道过了关,心情也放松了,笑道:“昨晚不是加班了吗?回去得晚,所以也睡得晚。”

    “加班?你把我当傻瓜是不是?”顾青绍不提加班还好,一提加班,顾启正一股邪火就冒了起来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在忙什么!那个靳晓芙到底哪儿比严嘉强了?把你弄得五迷三道的,现在连脸都不要了!当着你老子的面撒谎!”

    “严嘉不是已经说了吗,她不会再跟我过了,嫌我脏,嫌我恶心。难道我还腆着脸去求她?”顾青绍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顾启正看着他执迷不悟的脸,想狠狠甩一巴掌又不舍得,只好狠声道:“严嘉待产,你血气方刚,玩个把女人也算正常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大家面子上过得去,也不是不行。可你闹的动静太大了!你当严家都是死人?你这么胡闹,严松林会放过你?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离婚罢了。分点财产的事。”顾青绍毫不在乎道。

    顾启正气得冷笑:“你说的轻巧!儿卖爷田不心疼!严嘉肚子里有我们顾家的孙子,过错方又是你,他们如果不狠狠咬一口,那就白姓了严!”

    顾青绍低下了头不说话了,顾启正气的消了点,正色道:“马上跟那个女人断干净!过几天是严家老太太的生日,我们跟你一起过去,接嘉嘉回家待产。离婚的事,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顾青绍正要说话,顾启正打断了他:“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我今天过来找你,不是想听你狡辩的。我问你,一季度研发的新药,临床试验报告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听顾启正问工作,顾青绍忙道:“报告出来了,但是情况不乐观。升级版的这批药,毒副作用没有得到什么改善。大剂量的服用,还是会造成记忆缺损。”

    顾启正叹了口气,脸上满是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爸,要不干脆换个研发团队,把林继平给撤了吧?他的能力和知识结构已经跟不上现在的形势了,这次的升级版试验又失败了,我们的时间和资金全浪费了!”

    顾启正走到沙发边,心事重重地坐了下来:“现在还不能动他。他知道太多的秘密。不说别的,只当年傅斯年那一件事,他如果捅出去,顾家就完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