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更明智的选择

    临河贵宾房里,傅斯年赶到的时候,季半夏已经先到了,见傅斯年进来,朝他一笑:“呀,傅总来的好快。这么急着想见到我?”

    傅斯年径直走到她身边,伸手捏她的脸:“贫嘴。”嘴里不承认,他的一双眸子,满满的全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讨厌!”季半夏抬手拍开他的魔爪:“别动手动脚的,本姑娘冰清玉洁,岂容尔等小人玷污!”

    门关上,房间里就他和季半夏两个人,傅斯年心中一动,索性将自己的脸凑过去:“那你来玷污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鼻尖轻轻磨蹭她的脸,吸嗅着她身上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少来!”季半夏被他蹭的痒痒的,忍不住笑出声:“没脸没皮的,你也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把揽住她笑得乱颤的纤腰,直接吻她的唇:“是你勾引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唇滚烫缠绵,季半夏向来是招架不住的。只能仰了头任他求索,沉浮在他卷起的情潮里。

    空气越来越火热,季半夏不安的扭动着身体,想要推开傅斯年:“快放开,一会儿刘郴过来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专心点!”傅斯年霸道的吸吮她,想要将她的大脑抽成真空。

    刘郴看见?无所谓呀!他正好藉此宣誓主权:季半夏是他的女人,其他男人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!

    他真的妒忌刘郴,妒忌一切和季半夏有过共同回忆的男人。他爱她,可他对她却知道得那么少!

    痴缠中,季半夏听见了轻轻的开门声,她还没来得及推开傅斯年,就听见了刘郴酸溜溜的声音:“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?需要我回避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季半夏惊得猛的推开傅斯年。

    门口,站着一身似笑非笑的刘郴,一身白西装,舞台剧般夸张,却偏偏很衬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转过身,将季半夏挡在身后,他的脸上毫无半分尴尬之色,从容的跟刘郴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季半夏躲在傅斯年身后,匆匆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头发,脸上火辣辣的潮红。

    刘郴走到桌边坐下,一双眼睛还盯着满脸通红的季半夏。

    追了她这么久,他从来没看到过季半夏这种模样,如此娇媚,如此羞涩,浑身都洋溢着小女人特有的幸福。

    他一直说服自己和季半夏只是朋友,但看到她被傅斯年搂在怀中热吻,他还是妒忌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傅总,你似乎还是已婚身份,这样明目张胆的,是不是不妥?”刘郴率先发难。他真是看不惯傅斯年这副“我不说话,但我天生就是老大”的气势。

    傅斯年自然能察觉刘郴话中的挑衅之意,他翻着菜单,看都没看刘郴一眼:“妥或不妥,似乎和你没有关系吧?”

    季半夏在心里哀叫,这两个男人,怎么一见面就掐起来了?这对话,实在是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斯年已经正式和顾浅秋分居了。”季半夏赶快替傅斯年解释。他现在差不多已经是自由身,只差法律上那张纸了。

    一边解释,她一边转移话题:“斯年,你点的什么菜?刘郴爱吃鱼,你帮他点一个。”

    见季半夏自动和傅斯年站到一个阵营来招呼他这个外人,刘郴心中简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傅斯年颇有风度的摆出东道主的架势,刘郴点完菜才忽然意识到,傅斯年才是客啊!他根本就是个电灯泡,怎么突然就占据了主动,反客为主了呢?

    菜上来了,傅斯年敬了刘郴一杯酒:“这些年,谢谢你帮我照顾半夏。”

    刘郴哈哈一笑,仰头将一杯酒一口气喝完:“傅斯年,我真是嫉妒你!你何德何能,能让半夏痴心不改,等你四年!”

    傅斯年但笑不语,伸手在桌下握了一下季半夏的手,心中满足的很。

    情敌的妒忌,是天底下最甜美的胜利。

    季半夏见刘郴动了感情,心里有些不忍,赶紧插科打诨笑道:“刘郴,你这是在隐晦地夸我吧?谢谢你这么肯定我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刘郴何尝不知道季半夏的用意,只是,她这么一说,他心里更失落了。

    做了洛洛的干爸爸,他以为他在季半夏心中也算半个亲人了,谁知跟傅斯年一比,他瞬间又变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给刘郴倒了杯酒,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,朝刘郴举举杯,自己先一饮而尽了。

    刘郴的失落,他能感觉得到。毕竟,最后是他得到了季半夏,毕竟,这四年里,刘郴确实帮了半夏不少忙。

    他感谢他,是真心诚意的。

    刘郴仰头喝完酒,长叹一声:“好了,傅斯年,半夏我就交到你手里了,你要是敢对她不好,我找人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也罢,当季半夏的娘家人,是比当傅斯年的情敌更明智的选择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