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说干就干

    靳晓芙的遗物,都收在一个箱子里。傅斯年打开箱子,拿出那条祖母绿项链的时候,季半夏一下子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她真害怕只是一场空欢喜,毕竟一切都只是傅斯年的推测。

    现在,祖母绿的项链就静静躺在桌子上,在柔和的自然光下,那枚吊坠流光溢彩,美丽得近乎诡异。

    这条项链里,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?

    傅斯年找来一个放大镜,对着项链一毫米一毫米的细细检查,希望能找出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吗?”季半夏在旁边充满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摇摇头:“没发现什么异常,只是祖母绿的底托上,有划伤的痕迹。可能是落地时蹭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季半夏接过项链,用放大镜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,链条上没有任何数字或者符号,唯一异样的,就是宝石底托上一道划伤的痕迹。很像是摔出来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吊坠里有什么暗格之类的东西?要不,把吊坠撬开看看?”季半夏突发奇想,这个吊坠够大,如果把里面凿开,正好可以放一样小东西进去。电影里不都这么演的么?

    听见季半夏的建议,傅斯年眼睛一亮:“有道理,这道划伤,有可能是摔出来的,也有可能是晓芙自己不小心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为了打开底托,放进某样东西。”季半夏越说越觉得靠谱。

    金属的底座焊接得非常牢固,傅斯年又去五金店买了个小型焊枪,才将宝石的底座彻底打开。

    底座彻底打开之后,季半夏和傅斯年对视一眼,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喜。

    半圆形的凹槽里,放着一卷类似微缩胶卷的东西!

    “天!”季半夏惊讶得叫了起来。傅斯年去买焊枪的时候,她其实已经不抱希望了,靳晓芙不像是会用焊枪切割金属的人。底座上的划伤,十有**就是摔出来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她几乎已经放弃的时候,靳晓芙竟然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意外!

    “斯年,这里面会是什么东西?”季半夏小心翼翼的拿着胶卷,对着阳光东看西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要冲洗出来之后才知道。”傅斯年一边用焊枪将宝石底座复原,一边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妹妹在临死前要告诉他的是什么,但可以肯定,一定是一个极重要的秘密或者极惊悚的真相。不然,她不会这么处心积虑,将这胶卷藏得如此隐秘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跟我回一趟傅家祖宅吧。在祖宅里,有一间暗房,我可以在那儿把胶卷冲洗出来。”傅斯年转身握住季半夏的手,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去,合适吗?”季半夏有点犹豫,傅斯年和顾浅秋已经分居了,但毕竟还没正式离婚。去傅家,她以什么身份呢?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合适的。”傅斯年已经开始帮她穿外套了:“你心思细腻,很多我想不到的东西,你在旁边能提醒我。比如宝石底座里面可能藏有东西,如果你不说,我可能要过很久才能想到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话让季半夏心里甜滋滋的:“所以你是在夸我咯?”

    “嗯。是在夸你。”傅斯年帮她穿风衣,顺势搂住她腰:“比你漂亮的都没你聪明,比你聪明的都没你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我只是漂亮和聪明程度都一般的中间值啊!”季半夏故作不满。

    傅斯年笑了起来,低头吻吻她的额头:“诡辩方面,全世界女人都不如你。你是当之无愧的NO.1。”

    语气是揶揄的,傅斯年的眼神,却有着浓浓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把前半句去掉再说一遍?”季半夏开始撒娇,顺着杆子往上爬。

    傅斯年显然很享受季半夏对他撒娇,他捏捏她的脸,在她唇上印了个深吻:“好,全世界你最可爱。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季半夏看着傅斯年,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。她从来没指望傅斯年能说出什么动听的甜言蜜语,这么多年,他也只对她说过一次“我爱你”。

    浅尝辄止的一个吻,便能叫她甜到心底里。

    高架上有些堵车,眼看着天色又变阴沉了,季半夏担心下雨,便打开广播听了一会儿天气预报。

    听完天气预报,季半夏跟傅斯年聊了一阵,觉得广播有点吵,正准备叫傅斯年关掉,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地名。

    新闻里正在播放本市最新消息,某条路的某座公寓,某楼某室,发生了火灾。等消防人员赶过去的时候,相邻的两户人家都已经烧得一片焦黑了,所幸并无人员伤亡。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中。

    新闻播完后,傅斯年关掉广播,讽刺的一笑:“看来有人在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火灾也太蹊跷了,刚好烧的就是晓芙姐的家!”季半夏突然不寒而栗:“斯年,如果我们没离开,会不会我们就被烧死在里面了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傅斯年的语气还是淡淡的,完全听不出任何劫后余生的惊惧。

    “看来跟胶卷秘密有关的那个人,也知道这个胶卷的存在,也在找这个胶卷。”季半夏扭头看着傅斯年:“斯年,这个胶卷一定和顾家有关!”

    “晓芙的死,就是顾家人干的。只是现在一些关节还想不通。比如,顾青绍怎么也死了?”傅斯年摇摇头:“我很肯定顾启正在说谎,可是,这个该死的老狐狸狡猾得根本抓不到任何破绽!”

    “幸好我们把晓芙姐的遗物都带回来了,我看里面还有好多年代久远的日记,不知道是不是你妈妈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整理一下,扫墓的时候拿去烧掉。”傅斯年一句话说完便不再多言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顾家,顾启正正在冲一个黑衣男子大发雷霆:“没用的东西!叫你找点照片都找不到!你带回来的这一堆都是什么东西!女人的衣服鞋子!这些有个屁用呀!”

    顾启正面容憔悴,保养得很好的脸一下子全垮塌了,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老了十岁还不止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诚惶诚恐:“顾董,东西我们虽然没找到,但房子已经烧得差不多了,如果真有什么藏起来的照片,肯定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顾启正烦躁的一摆手:“滚滚滚!听你说话就烦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走了,白慈心劝道:“启正,你怎么不问问苏佑勋?当初,不是他把靳晓芙有问题的事跟你说的吗?对这件事,他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顾启正恍然大悟,伸手抚抚白慈心的头发:“还是你想的周到,是我气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顾启正一向行动力强,说干就干,马上拨通了苏佑勋的电话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