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日久生情:爱你,一错到底 > 不要脸的调情高手
    不要脸的**高手

    顾家并没有善罢甘休,没几天,A市流言四起,傅斯年硫酸泼妻致其毁容,一切皆因小三插足。小三还去医院向正妻耀武扬威,顾家父母差点被气出心肌梗塞。

    一家专门报道伦理新闻的小报,还在微博爆料了小三所在的公司:奥丁公司。一时间,奥丁女员工人人自危,所有人都在猜测嚣张小三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赵媛听到风声,还特意打电话给季半夏:“半夏,到底怎么回事啊?我听奥丁业务部的人说,已经有人在传你就是傅斯年的情人。傅斯年不会真的泼了顾浅秋硫酸吧?”

    季半夏很是无奈,把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赵媛感叹道:“顾浅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。这些流言,肯定是顾家的人放出去的。太无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反正舆论是最好煽动的,好多人一听见小三插足正妻毁容就跟打了鸡血似的,根本不会去分辨到底消息是真是假。”季半夏也很感叹。她已经动了辞职的念头了。纸包不住火,奥丁已经开始有风言风语了,那个袁小芮,已经明着暗着开始讽刺她了。

    “傅总还真是沉得住气,给那个垃圾小报发个律师函,微博上澄清一下不就好了?被黑成这样,华臣那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他这几天特别忙,我也没见到他。一会儿我打个电话跟他说说。媛媛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季半夏很真诚的道谢。

    赵媛笑了起来:“要真想感谢我,你就让傅总给我介绍个英俊多金的男友,眼看大家都有着落了,我还单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想通了,愿意相亲了?”季半夏很惊喜:“之前一听到介绍男朋友,你就摆臭脸,现在终于开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媛笑道:“年纪大了,不得不开窍啊。半夏,你问问傅斯年,他的朋友里有没有单身男人?只要人靠谱就行,离婚的,带孩子的,都可以。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帮你问问。”季半夏也很开心:“如果你能嫁给傅斯年某个好朋友那就太好了。以后我们四个人可以经常聚会,孩子们也可以一起玩。生活太美妙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!我们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。半夏,记得帮我问哈。”

    接完电话,季半夏的心情稍微好了点,好几天没见到傅斯年了,虽然每天都会电话微信各种联系,但是毕竟都是虚拟的,她真的挺想他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拨了傅斯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心有灵犀。”傅斯年一接起电话就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干嘛?想我啦?”季半夏故意装无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就是谣言太多,想问问你还能不能挺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说句想我能死啊!”季半夏恨恨道:“我小小的心灵受到这么大的伤害,你竟然都不说几句好听的话让我开心开心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从善如流:“季半夏,你长的特别漂亮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无语了:“傅斯年,你能不能……稍微自然点?不要这么生硬,这么假?”

    “能听出来假,你还是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说话,傅斯年笑得很灿烂:“一下子听到这么多好听的话,季半夏,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很开心!”季半夏咬牙切齿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:“开心的妈哭了一夜,开心死了!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傅斯年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:“嗯,听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差点也心肌梗塞了,怎么回事,这男人越来越伶牙俐齿了,想想以前,只有她碾压他的份,如今风水轮流转,傅斯年开始慢慢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了!

    唉,还是太年轻,没看清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,错把大灰狼当成了小绵羊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,我发现跟你聊天特别没劲。我要工作了。本次通话已结束,请挂机。”季半夏没精打采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恋爱中的女人不都是公主么?她怎么就混成这样了?真是愧对列祖列宗。

    更让季半夏气得抓狂的是!她挂了电话之后,傅斯年竟然也没再打过来!

    简直是岂有此理!作为一个合格的男友,在女朋友怒挂电话之后,不是应该八百里加急的道歉认错么?

    不理就不理!有什么了不起的!想起好几天没去看连翘和洛洛了,季半夏打电话跟连翘约了时间,准备一下班就过去看她。

    心情很不愉快的熬到下班,季半夏气呼呼的收拾东西下楼——整整三个小时,傅斯年连条信息都没有给她发!

    “咦,加班狂今天这么早下班了?是要去约会吗?”季半夏刚走到电梯口,就碰见袁小芮迎面从对面的办公区走过来。

    加班狂是奥丁同事给季半夏取的绰号,平时大家也经常这么调侃,不过这三个字从袁小芮嘴里说出来,却显得颇为讽刺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,季半夏笑笑也就过去了,犯不着跟这种人计较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她心情不好,于是直接回了句:“是啊,英俊多金的霸道总裁在楼下等我呢,我得快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懒得看袁小芮的反应,按了电梯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她几乎是踩着下班的点走的,所以她是整个公司最早下班的人。季半夏脚步如风,快速朝地铁站走。

    眼看天要下雨了,她又没带伞。

    一楼门口站着一个男人,柱子挡着他的脸,只能看见他手里拿着的一大束花。

    “土死了,还真有人送花到女孩公司的。一会儿等着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吧!”季半夏幸灾乐祸的想道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走到柱子旁边时,季半夏眼角的余光感觉到柱子后面的男人在看她,眼神灼灼,穿透力极强。

    看也没用,姐已经心有所属了。季半夏头昂得更高,一副姐高贵冷艳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女施主脚步匆匆,是要去化斋吗?”身后的男人突然出声,惊得季半夏猛的一转身。

    傅斯年竟然穿着白西装!手里捧的是红玫瑰!

    季半夏来不及和他斗嘴,更来不及计较他下午的不闻不问,她惊慌的左右张望了一番,见四周没有同事,赶紧拖着傅斯年往前走:“你今天忘记吃药了?白马王子病发作了?”

    她拉着他白西装的袖子,嫌弃的捏了捏。

    白西装这玩意儿是能随便穿的吗?这是脑残言情剧里男主的专用神器,凡人怎么能僭越!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傅斯年上上下下的打量。虽然说,人长的帅,披麻袋都好看,但是白西装是不是有点过分!

    “好看也不用这样一直看吧?”傅斯年被她看得发毛,在认真研究了她的眼神之后,才百分之百的肯定,季半夏看他的眼神不是欣赏,不是惊艳,是嫌弃!**裸的嫌弃!

    “快脱掉快脱掉!”季半夏扯他的袖子:“你穿成这样,别人还以为是我招的鸭子!”

    “what?”傅斯年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他眼睛一眯:“季半夏,你还了解鸭子?”

    “本来不了解,看到你就了解了。”季半夏连推带搡的把他推到公司前面的绿化带里,被一片小树林遮住身影之后,季半夏终于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,白西装红玫瑰这种土到极点,根本见不得人的的搭配是一个方面,另外一方面,是她不想让奥丁同事看到她和傅斯年在一起。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被人架到火上烤了,她不想再去加一把柴。

    傅斯年脸色冷凝,身上那股肃杀之气又回来了。季半夏有点心虚的戳戳他的胸膛:“干嘛?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当然不高兴,特意研究了一下女人喜欢的东西,穿了他从来没穿过的白西装,买了他从来没买过的红玫瑰,放下手中成山成谷的工作,亲自跑过来接她下班,想共进一顿浪漫的晚餐,结果却被她嫌弃!

    并且,这个女人,竟然还知道鸭子!

    傅斯年冷着脸没说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更心虚了,她简直不了解自己到底在心虚什么!

    她笑眯眯的看着傅斯年,从花束里抽出一支红玫瑰,装模作样的放到鼻子前闻了闻:“好香啊,真是沁人心脾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产自安第斯山脉的月光玫瑰,没有香味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。他从她手里夺过玫瑰,捏着玫瑰的枝条,用花朵轻轻在她脸上撩拨:“季半夏,你对鸭子挺了解的?有什么心得,跟我也分享分享?”

    脸上是玫瑰花丝缎般的触感,季半夏身上起了细小的电流,傅斯年这个不要脸的**高手,在刑讯逼供的时候也不忘记挑逗她!

    季半夏心跳加速,脸也微微发烧,但她还是嘴硬的回道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你干嘛老追着问?怎么了,你要改变性向去找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找过?”傅斯年好像没听出她只是开玩笑,正经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找过一个!”季半夏气得口不择言。黑着脸吓谁啊?她是吓大的么!

    玫瑰花陡然停在她的唇边,傅斯年的朝她逼近一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更新完毕。好喜欢邪魅霸道的傅总!希望大家也喜欢。晚安!明天见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