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忽然有些懂了

    看着傅斯年酸溜溜的表情,季半夏突然意识到,这个男人是在吃醋!

    那点被逼问的不悦瞬间烟消云散,季半夏笑靥如花:“是啊,找过一个,面容英俊身材健硕。我手机上有他的照片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快要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从包里拿出手机,打开,设置,然后把屏幕伸到他面前:“喏,你看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定睛一看,前置的摄像头的拍照模式里,抓取的是他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阴沉的脸色一点点被笑容取代,傅斯年握紧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拉:“臭丫头,竟敢说我是鸭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穿这么骚包,本来就很像嘛!”季半夏扯扯他的衣襟:“过来找我干嘛?我可是很忙的,一会儿要去看连翘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连翘打个电话,就说你有事不去了。”傅斯年牵着她的手往前走:“你今晚的时间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开始矫情起来:“切,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?没有提前预约的约会,本人一概不接受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傅斯年低头看着她的眼睛,脸上多了几分严肃:“如果我说晓芙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,我已经找到了相关的人证物证呢?这个约会,你也不接受?”

    “接受!”季半夏很迅速的掏出手机,给连翘打电话取消了见面,又扭过头看傅斯年:“快点,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,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在附近找了家私密性比较好的餐厅,二人刚落座,季半夏就忍不住催促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谋杀吗?是顾家人干的吗?那怎么顾青绍也一起坠楼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:“根据目前掌握到的信息,谋杀的可能性占了90%。就在晓芙坠楼的前两天,她见过江舟制药的CEO梁锦辉。我亲自找梁锦辉谈过,他也承认,晓芙说手里有顾氏制药的绝密文件,准备以500万的高价转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梁锦辉没答应,跑去把事告诉顾启正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晓芙告诉梁锦辉,顾氏制药有一桩惊天丑闻,这桩丑闻只要爆出去,顾氏就会遭到灭顶之灾。江舟是顾氏的死对头,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?梁锦辉又不傻,怎么会把消息透露给顾启正呢?他当时没付钱,只是想再考虑一下,毕竟晓芙要的数额不算小。”

    “那顾启正怎么知道晓芙手里有绝密文件的?”季半夏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某个方面出了纰漏,顾启正混迹商场这么多年,人脉和洞察力都不可小觑。这个我会让警方再调查的。”傅斯年接着道:“我找人潜进晓芙出事的公寓调查过,落地窗边的那根护栏,有人为撬动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!”季半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这就是**裸的谋杀啊!顾启正难道就没想到顾青绍会跟着一起掉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顾青绍也许只是他计划中的意外。”傅斯年淡淡道:“顾青绍的死,对他的打击很大。昨天的新闻上,我看到他头发已经全白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两条年轻鲜活的生命,二人心里都很压抑,沉默了一阵子之后,季半夏勉强笑道:“现在我们手里有了顾氏的文件,又有了梁锦辉这个人证。还有落地窗护栏的撬动痕迹,这些用来起诉顾启正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真相很快就要大白于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季半夏和傅斯年都意识到,双方都刻意回避了另一个重要的证人:王桂香。

    顾启正和顾氏药品毒性的事件曝光之后,顾启正肯定会本能的保护女儿,隐瞒当年对傅斯年下毒之事。是否起诉顾浅秋,全在傅斯年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顾氏破产,父亲锒铛入狱,弟弟死于非命,自己还在医院接受治疗,顾浅秋的人生,已彻底变成了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说,季半夏也没问。她知道,傅斯年是动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顾家的别墅里,顾启正接到一个专线电话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我是阿祥。梁锦辉有动静了!”电话里传来年轻男子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启正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:“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梁锦辉今天下午在外高桥和傅斯年见面了!”阿祥急急道:“他们谈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。因为是私人会所,我没办法跟进去看,具体谈了什么内容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了解了。你辛苦了。”良久,顾启正才缓缓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启正在沙发上颓然坐下。一切都结束了。傅斯年找到了梁锦辉,靳晓芙的死,将会牵扯出顾氏所有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启正,吃饭了。”白慈心指挥佣人摆好餐桌,过来喊顾启正吃饭。

    喊了一声,顾启正没有任何反应,她以为他没听见,又喊了一声,结果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启正,你怎么了?”白慈心好奇的走过去,发现顾启正正在发呆,他的表情十分骇人,愣愣的盯着前方的虚空,空洞得像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启正!”白慈心被吓了一跳,冲过去用力摇晃着顾启正的肩膀。

    顾启正回过神来,看看面前的老妻,他突然站起身,拖着她的手腕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启正你怎么了?发什么神经?”白慈心被拖得直踉跄。

    进了卧室,顾启正砰的关上门:“慈心,快收拾东西,护照,支票,债券,全都带上,我马上订机票,我们今晚就走!”

    “走?去哪里?这么急?”白慈心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去美国。”顾启正冷静下来:“靳晓芙的事已经暴露了,傅斯年已经查到了梁锦辉身上,顾氏的文件我们一直没找到,我怀疑就在傅斯年手里。我们必须马上走!再晚就来不及!”

    白慈心的脸也白了,嘴唇颤抖着:“启正,不至于这么糟糕吧,我们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见白慈心磨磨蹭蹭,顾启正火了:“傅斯年是什么人?害死了他的妹妹,他能善罢甘休?他心思缜密手段老辣,你还妄想在他手里讨到什么好处?你快去医院接保姆和昊昊回来,我们马上就走。先找最近的航班去泰国,然后想办法转道去美国。”

    “那浅秋呢?浅秋怎么办?她马上就要二期手术了,去了美国怎么办?”白慈心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管不了她了,带上昊昊就够了。靳晓芙的事,她也不知情,牵扯不到她。我现在马上把钱全部转到瑞士的银行,你快去收拾。叫管家去医院接昊昊。快!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马上去办。”白慈心眼泪流了下来:“幸好傅斯年还不知道当初车祸的真相,不然留下浅秋一个人在国内,她又伤成那个样子,我这心里,实在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婆婆妈妈了,我去转账,你快去收拾东西。”顾启正扔下一句话,就朝书房匆匆走去。

    白慈心呆呆的站在卧室,愣了片刻才抓起手机。

    听见电话响,江翼飞看了一眼屏幕,一下子愣住了。竟然是白慈心的电话!

    “阿姨?”江翼飞接起电话,心里十分奇怪。自从昊昊身世暴露后,白慈心就对他恨之入骨,这次怎么主动给他打电话来了?

    “翼飞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地出差。您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浅秋的事你也听说了吧?”一听江翼飞在外地,白慈心急了,直接开门见山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。浅秋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华臣老总出轨,还给发妻泼硫酸的事,最近传得沸沸扬扬,他在外地出差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“很不好,要做好几期手术,还不一定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。”白慈心说着,眼泪掉了下来:“翼飞,这么多年,只有你对浅秋是真心的。我求你一件事,求你好好照顾浅秋行吗?傅斯年和她的离婚协议,她已经签好字了。将来无论发生什么,我求你念在昊昊的份上,对她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白慈心声泪俱下,江翼飞讶然道:“阿姨,您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?”听上去像临终托孤似的。

    “浅秋住在仁安医院,昊昊也在那里。昊昊你接回江家吧,他也该认祖归宗了。以前拦着不让你见昊昊,是我们的不对。我给你道歉了!”

    “阿姨,您这是怎么了?”江翼飞有点急了,白慈心的话怎么听都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翼飞,浅秋和昊昊,就拜托你了!”白慈心没回答江翼飞的话,哭着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江翼飞挂了电话,火速让助理给他定最早一班回A市的航班。

    白慈心太不对劲了!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顾家要出事了,而且是要出大事了!

    入夜,傅斯年接到了电话。顾氏的银行账户有大笔资金流出。民航方面也查到了疑似顾启正的订票记录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傅斯年的脸晦暗如夜色。顾浅秋还躺在病床上,顾启正一家已经准备卷款潜逃了……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懂顾浅秋了——所有的性格悲剧,都是有根源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今天第一更,补昨天的,晚上还有一更,会比较晚。大家明天再看吧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