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最好的结局

    几个月后,A市的媒体界迎来了一次大地震:华臣总裁状告顾氏集团董事长谋杀,顾氏的畅销药品也被曝出有重大毒副作用。顾启正的名字,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法庭上唇枪舌箭,法庭外刀光剑影,轮番轰炸之后,一切终于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药品召回,顾氏破产,顾启正被判死缓,白慈心知情不报,入狱两年。

    庭审现场,犯罪嫌疑人之一林继平为争取宽大处理,曝出出另一个惊天内幕:四年前,顾氏的长女顾浅秋,时任华臣总裁傅斯年的妻子,曾和顾启正勾结,蓄意制造车祸并对傅斯年进行了药物试验,导致傅斯年瘫痪两年,丧失绝大部分记忆。

    法庭上,带着口罩,将脸部几乎完全遮住的顾氏长女顾浅秋,对林继平的指证供认不讳,并配合司法程序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。

    A市舆论哗然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顾浅秋会被送入大牢的时候,傅斯年竟然意外和顾浅秋达成了庭外和解。顾浅秋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法庭外,四散的人潮中,顾浅秋拦住了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口罩遮住了顾浅秋大半张脸,只露出一双漂亮而疲惫的眼睛。

    傅斯年停住脚步,看着这个曾是他妻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老了,憔悴了。额头和眼角都已经有了细密的皱纹,那双美丽骄傲的眼睛,如今剩下的只有疲惫和沧桑。

    “浅秋,过去的已经过去了。我已经不在意了,也希望你能放下。”傅斯年的心情很复杂。顾浅秋的眼神,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。不再有仇恨也不再有光彩,似乎已经失去了求生意志,

    顾浅秋没有说话,口罩下,她似乎是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浅秋,你还有昊昊。打起精神吧。记住你是个母亲。”傅斯年没有再多说,绕过顾浅秋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恩怨都一笔勾销,人生太短暂,他宁可只记得顾浅秋的笑脸。

    当初从病床上苏醒时,她对他笑得那么灿烂。那一秒,他愿意相信她是情真意切的。

    没有簇拥的人群,顾浅秋避开记者,从另一条路出去。

    小路的尽头,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小的孩子,正在等她。那是江翼飞和昊昊。

    “妈咪!”昊昊朝她飞奔过来。顾浅秋伸出双臂,等昊昊跑到跟前,一把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孩子永远是不知忧愁的,他伸手去摘顾浅秋的口罩:“妈咪,我们去吃大闸蟹好不好?江叔叔说,要带我们去吃很多很多好吃的!”

    顾浅秋用手按住昊昊的手,声音里有压抑的悲凉:“昊昊,不可以摘妈咪的口罩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可是我想看到妈咪的脸啊!”昊昊天真的仰起头。

    “妈咪的脸,现在很丑,昊昊看了会吓到的。”顾浅秋轻轻推开昊昊,不让他碰自己的口罩。

    江翼飞也走了过来,昊昊有些委屈地拉住江翼飞的手:“江叔叔,妈咪说她的脸很丑,可是我不怕啊!你去跟妈咪说,让她给我看看好不好?”

    江翼飞看着顾浅秋,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带着口罩的顾浅秋还是很美。她穿着很简单的黑色大衣,一头黑发也只在脑后简单的挽着,不施脂粉,不戴珠宝,她修长挺拔地往秋风里一站,就是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只是,那双眼睛却失去了光彩。骄傲的,妩媚的,矜持的……所有的神情都消失了,只剩下一片沉寂,如冬日的大地。

    “浅秋,我咨询过整形领域最权威的医生,你这种情况,做手术是可以恢复到80%的。”江翼飞轻声道:“钱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这边都会打点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低头笑了一下:“不用了,我有钱。翼飞,你猜怎么着?傅斯年给我的账户打了一百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愣了一下,顾浅秋的眼睛突然湿润了:“他一直不知道,其实这辈子我真正爱过的男人,只有他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恩爱会,无常难得久。生世多畏惧,命危于晨露。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”顾浅秋看着远方凋零的树叶:“翼飞,我想离开A市,到山里住一阵子。昊昊我就交给你了。我知道你会好好待他的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心头一震:“浅秋,你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顾浅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她拉过昊昊的手:“昊昊,有一件事妈咪一直没有跟你说。江叔叔,是你的爸爸。是你的亲爸爸。”

    昊昊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,他眨眨眼睛:“妈咪,不可以有两个爸爸吗?”

    江叔叔对他很好,可他还是会经常想念另一个爸爸。

    怕伤害到孩子的心灵,江翼飞赶紧插话道:“当然可以。昊昊,我和傅叔叔都是你的爸爸。傅叔叔也很爱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昊昊开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昊昊的笑容,顾浅秋心里稍微轻松了一点。她蹲下身,伸手缓缓摘下口罩:“昊昊,你不是要看妈咪的脸吗?现在我给你看,不要被吓到哦。”

    口罩被摘下的瞬间,江翼飞转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看到顾浅秋有一张伤痕累累的脸。虽然已经不爱了,可他还是会难过。

    他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。有遗憾,也有轻松和释然。

    意将自己毁容的脸展示在他面前,他明白,顾浅秋终于看透了,放下了。前尘往事,爱恨情仇,都一笔勾销了。

    出乎顾浅秋意料之外,昊昊虽然吃了一惊,并没有害怕或者尖叫。

    他偎进顾浅秋怀里,用手指轻轻摸了摸下巴上扭曲的皮肤:“妈咪,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顾浅秋微笑了一下,笑容牵扯着疤痕,显得有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这一点,赶快伸手去遮挡,害怕会吓到昊昊。

    昊昊拉开她的手,将嫩嫩的小脸蛋凑了过去,在她的疤痕上重重亲了一下:“妈咪,如果还疼,我亲一下就不会疼了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心里酸痛不已。她托起昊昊的脸,深深凝望着他的眼睛:“昊昊,你看清了吗?妈咪的脸,你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记住了。妈咪,我喜欢你。”昊昊的小手紧紧揪住她的衣襟,似乎害怕她突然离去。

    “妈咪也爱你。”顾浅秋在孩子额头印下一个吻,眼泪决堤般涌出。

    她的名声已经彻底臭了,昊昊跟着她不会有前途的。江家才是昊昊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她的归宿,是深山之中的寺庙。青灯古佛,她愿意长伴终生。

    如果罪孽可以洗清,她愿意用自己的消失,换来昊昊的一世无忧。

    秋风吹了满地的落叶,随着人们的脚步,发出细碎的声响。昊昊一手牵着顾浅秋,一手牵着江翼飞,蹦蹦跳跳的往前走,天真的说着,笑着。孩子的笑声传的很远,任谁见了,都会以为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街口对面的车里,傅斯年正在等红灯。无意中一个侧头,正好看到了一家三口的画面,他轻轻拉拉副驾上季半夏的手,示意她往外看。

    “顾浅秋和江翼飞在一起了?”季半夏也微笑着:“这真的是最好的结局。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孩子,是最幸福的。真为昊昊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昊昊笑起来真是可爱。”傅斯年看着昊昊的笑脸,嘴角也有了温暖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斯年,你也很可爱。”季半夏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傅斯年诧异的挑挑眉,不明白季半夏怎么突然开始夸他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傅斯年的脸,心中骄傲万分。这就是她的男人,心胸豁达,拿得起放得下,做事果断坚决,内心深处又存了莫大的慈悲与善良。

    “可爱就是可爱嘛,你问那么多干嘛!”季半夏不准备正面回答傅斯年的问题,她可不想把他惯坏了。

    “那可爱在哪里,你总要举几个例子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吧?”傅斯年穷追不舍,不听到赞美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人帅,有钱。所以可爱。懂了吧?”季半夏随口敷衍他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两条?我以为至少还有第三条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三条?”季半夏很好奇。

    傅斯年凑到她耳边暧昧低语:“性能力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季半夏红了脸:“绿灯了,还不赶快开车!”

    车子一路向前,车中二人你侬我侬,幸福洒了一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二更结束。本以为要等到晚上才能更新的,结果下午开会,正好偷偷码字。嘿嘿

    第二卷完。本来之前的“四年后”应该是第二卷的,但是网易没有调卷的功能,当时我发完才想起忘记分卷。所以只好接在第二卷里继续写。

    第三卷会写傅斯年和季半夏的婚后生活,季半夏的身世将会浮出水面。欢迎大家继续追文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