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后果不堪设想

    傅家人都在客厅里坐着,佣人们都在后面肃立着,气氛有点压抑。

    连翘看见傅斯年和季半夏进门,正准备开心的站起来,想了想,又悄悄坐了回去。她挤挤眼,朝季半夏做了个“小心点”的眼色。

    确实是来晚了,让一大家子都等着自己。季半夏愧疚的把礼物拎到傅老爷子面前,又笑着祝贺:“傅爷爷,祝您生辰快乐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心情确实不太好。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,这次大房二房都聚在一起,其实就是为了确认季半夏准儿媳的身份,结果这个准儿媳还来晚了!

    黄雅倩看看老爷子的脸色,脸上带着笑,话里却带着刺:“半夏,你今儿面子可大了,这么多人等你一个,连老爷子都一起陪着等。”

    刚才季半夏进门时才脱掉身上的大衣,那大衣,分明就是傅斯年的。傅斯年这么宠季半夏,将来她进了门还得了?说不定管家权都会被她夺走。

    听见黄雅倩的话,傅斯年不悦的皱皱眉:“不关半夏的事,是我公司有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了杯茶,跟傅老爷子赔罪:“爷爷,是孙儿不孝,今天是您的好日子,孙儿来晚了,给您敬杯茶,您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为人傲气,虽然对傅老爷子也很孝顺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端茶赔罪,简直就是给足了傅老爷子面子。傅振庭脸色缓和了一些:“算了,你公司事多,晚点就晚点吧。”说着,他吩咐黄雅倩:“人都来齐了,开餐吧。”

    一直垂手候着的佣人们得到指令,赶紧各自忙开了。

    餐厅已经布置好了,就等着上菜。季半夏这才有空好好打量打量连翘。有阵子没见了,连翘的肚子又大了一些,脸也更圆润了,肤若凝脂,眉目如画,褪了几分青涩,多了几分雍容和贵气。

    “姐!”连翘也笑嘻嘻的凑过来挽住季半夏的胳膊:“你今天穿的真好看!这酒红色的裙子特别衬你,真是美死了!难怪傅哥哥那么宝贝你!”

    季半夏轻轻拧拧她的脸:“油嘴滑舌的,也不给肚子里的宝宝做点好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姐,好开心啊!你要跟傅哥哥结婚了,我们俩都是傅家媳妇了。亲上加亲呢!”连翘笑得天真,甜美少女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微笑。真的,活了二十几年,这段时间,是日子过得最舒心的。

    “在聊什么?”傅斯年走过来,很自然的搂住季半夏的腰。

    连翘的眼神扫过傅斯年的手,开玩笑道:“好肉麻呀,就这么一会儿,就赶快跑过来搂着,傅哥哥,你也太黏人了吧!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一红,赶快把傅斯年的手拉开。

    傅斯年只是笑:“比我更黏人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顺着他的眼神一看,也忍不住笑了,傅维川正往这边走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笑什么?这么开心?”傅维川走到连翘身边,手从她腰后伸过去,一边抚摸着她高挺的肚子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傅维川不问还好,一问大家都大笑起来,连翘也跟着笑,娇嗔的捶了一下傅维川的胸膛:“你过来凑什么热闹!”

    傅老爷子正被佣人伺候着落座,听见年轻人的笑声,扭头看了一眼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在傅家,这样喜气洋洋的祥和场景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。儿孙满堂,其乐融融,真好。

    他对季半夏总体还是满意的,虽然不是原配夫妻,但跟她在一起后,斯年明显爱笑了很多,事业也做得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自家这个孙子,喜欢她真是喜欢到骨子里了。他现在只盼着二人赶快把婚期定下来,早点生个胖娃娃,让他享受享受含饴弄孙的乐趣。

    疼爱了好几年的昊昊竟然是别人家的种,傅老爷子想起这事心里就难过的很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坐好了,大家也都各自按照长幼尊卑的顺序落座。

    季半夏刚坐好,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。她的手机在包里,包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去接个电话。”季半夏赶紧朝大家道歉,匆匆跑过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蔡静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半夏姐,怎么办,事情办的不是很顺利,今天是周五,地铁公司下属的业务部门好多都已经下班了,我们根本找不到人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听郁闷了。今天解决不了,周六周日再拖两天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“现在有几个省市的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“目前只联系上5个,其他的都没联系上。要么是负责人不在,要么是已经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找地铁站的值班人员试试呢?”季半夏也没办法了,病急只能乱投医。这么大的投放量,哪儿那么容易刚好找到值班人员?

    “我们再试试吧!”蔡静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季半夏忧心忡忡的回到座位上。这件事真的很棘手,优品那边也在紧急公关,但是奥丁和优品再急也没用,还需要地铁公司的配合啊。

    这事如果不尽快解决,她这个部门绝对要承担全责。

    热菜已经上上来了,大家举起酒杯,齐声祝贺傅老爷子健康长寿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不在焉的跟着众人举杯,直到傅斯年轻轻碰碰她的腰,她才反应过来,连翘的婆婆宋婉丽正在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啊,嗯。”季半夏根本没听到她刚才说什么,她只能嗯嗯啊啊的应着,笑得有点尬尴。

    宋婉丽见季半夏嗯嗯啊啊,态度明显很敷衍,脸色有点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连翘这个姐姐到底怎么回事,开开心心的家庭聚会,大家都挺高兴的,就她苦着个脸,就像谁欠了她的钱似的。她好心问她什么时候和傅斯年订婚,她竟然都懒得回答!

    幸好老爷子在跟傅冀南聊天,没空注意季半夏。不然有她的好果子吃了!

    “我和半夏不订婚了,挑个日子直接办婚礼。”傅斯年也察觉到季半夏的异样,替她回答了宋婉丽的问题。

    季半夏这才弄明白宋婉丽刚才说什么,赶紧点头附和:“嗯嗯,也不用那么复杂了。能简单点就简单点吧。”

    婚礼的事情,傅斯年跟她提过几次,她都没点头。奥丁内部风传,市场部总监年后会辞职。包括她在内,奥丁有三个大主管都有资格角逐这个职位。她担心在这个关头结婚会影响她的竞争力。

    女人一结婚,重点就转移到家庭上去了,这是社会的主流想法,她也扭转不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

    还有一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