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不要太霸道哦

    黄雅倩对季半夏恨得牙痒痒,季半夏却没心思去猜她的想法,她想来想去,觉得优品地铁广告的事不能再拖了,必须马上向上级汇报,事态发展到现在,她根本控制不住了,必须尽快向高层反馈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已经对她频繁接电话很不满了,她不好马上打电话,本想着等晚餐结束了再联系上司,结果又有电话进来了,并且就是乔总监的打过来的!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咯噔一下,顾不得傅老爷子锐利的眼神,拿起电话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喂,乔总……”她有点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季半夏!你们部门到底是怎么回事!优品的广告来来回回审核过多少遍了!最后竟然出了这样的事!你作为主管是干什么吃的!”乔总监劈头盖脸就训斥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无语凝噎。优品的项目一直是张亚男在接手,她一个部门主管,总不可能连二维码这么琐事的事情都管到吧?可张亚男已经离职了,她去哪儿说理去?

    季半夏不说话,乔总监更生气了:“捅了这么大的娄子,你竟然没有第一时间上报!你准备把这件事捂到什么时候?要不是优品的人来找我,我还不知道闹出这么大的动静!季半夏,平时看你也勤勤恳恳,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工作的失误,我会尽量把这件事的不良影响降低到最低程度的。”季半夏觉得自己很委屈。本来想着是周末,不想打扰其他人的休息,哪儿知道好心反而成了坏事。

    “马上召集你们部门的人回公司加班!我这边联系先分公司直接和当地地铁公司交涉。明天早上9点之前,所有广告必须全部撤掉!如果做不到,你这个主管就等着下课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蔫眉耷眼的挂了电话,转身准备往回走,傅斯年从餐厅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公司的事一直没解决好?”傅斯年握住她的手,轻声问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为了避开众人,特意站到楼梯的拐角,那里温度较低,她一双手冻得冰凉。

    “嗯。斯年,我……我必须马上回公司。”虽然不想让傅斯年担心,但季半夏没有办法,只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见那句“你这个主管就等着下课吧”,傅斯年突然笑了:“那就别回公司了,直接下课好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这份工作,在傅斯年看来性价比实在太低,完全就是拿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。

    季半夏瞪他一眼:“我知道你巴不得我不上班了,每天给你洗衣做饭,再给你生一大堆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吗?你这份工作做起来这么辛苦,为什么还要坚持做下去?你不是一直想学油画吗?辞职之后,你可以报个研修班,每天去上上课,时间都由自己把握。这样的生活,不是更惬意吗?”傅斯年搂住她的腰:“白天我去上班,你去上课,晚上我们一起造小人,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没心情跟他瞎扯,直接道:“不好。我喜欢这份工作,目前还没有离职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的倔强,傅斯年无奈叹气:“好吧。那吃完饭我跟你们乔总打个电话吧。这件事,我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季半夏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:“你有什么办法?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小姐,我刚才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?”傅斯年捏了一下她的脸:“你不用担心了,这件事交给我来办。现在我们先回去吃饭。吃完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忐忑不安的跟着傅斯年回到餐桌,看着他一脸的笃定,她心里的焦虑奇迹般的开始消失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说他能做到,他就一定能做到。能有个男人挡风遮雨的感觉还真不错!想到这里,季半夏抬眼看着对面的傅斯年,甜蜜的一笑。

    谁知傅斯年正好也在看她,灯光下,她肌肤白皙细腻,柔顺的秀发闪着健康的光泽,倏然抬头,她笑靥如花,为他粲然绽放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心跳陡然加速,隔着餐桌,他看着她的眼睛,突然很想把她扯过来狠狠吻上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眼神完全暴露了他的内心,季半夏被他灼热的眼神盯得有点招架不住了,红着脸,垂下眼睛假装认真吃饭。

    嘴里吃的是什么她完全不知道,只觉得这顿饭格外漫长。

    幸好傅老爷子没对她频繁的电话再说什么,季半夏觉得,肯定是刚才傅斯年出去找她的时候对老爷子说过什么。

    满桌的人对她格外的殷勤客气,就连黄雅倩,对她也多了三分虚情假意。

    趁着大家凑趣陪傅振庭聊天,季半夏偷偷问连翘:“我刚才去接电话,傅斯年是不是跟你们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连翘贼兮兮的压低声音:“是不是觉得大家都在巴结你?姐,你男人不要太霸道哦!刚才你去接电话,老爷子嘀咕了一句,怎么又有电话了,结果他竟然说‘爷爷,半夏是我认定的女朋友,将来的太太,未来孩子的母亲。您给她面子,就是给我面子,就是给自己孙子面子。’把老爷子唬得一愣一愣的。这下好了,没人再敢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!季半夏心里暖暖的,情不自禁又看了傅斯年一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正侧着头跟傅维川说话,刀削斧凿的轮廓,每一处线条都完美的无懈可击,养眼得不能再养眼。

    季半夏忽然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,运气简直好得过头了。

    晚餐还没结束,傅振庭的身体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,略吃了一点,就让佣人扶着回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知道季半夏着急,等老爷子走了,跟众人赔了罪,就牵着季半夏的手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进了客房,季半夏郁闷道:“打电话哪里不能打?非要来客房?你没看佣人刚才的眼神,搞得好像我们迫不及待要来客房做点什么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们没想错啊。”傅斯年笑着将她拉进怀里,紧紧抱住:“不做点什么,怎么对得起这良辰美景?”

    他的嘴唇贴了上来,舌尖灵活如小蛇,缠得季半夏气喘吁吁:“不要啦,先打电话吧,乔总那边肯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我一下我就打。”傅斯年开始跟她讲条件。

    季半夏无奈,只好敷衍的在他脸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傅斯年指指自己的嘴唇。他的嘴唇长得特别好看,线条柔和而流畅,唇色淡淡的,是英挺刚硬的轮廓中最柔软的色彩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,季半夏再急,也只能配合。她踮起脚,认真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:“大爷,姑奶奶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傅斯年舔舔嘴唇:“不够甜,算了,先放你一马。这笔账,一会儿再算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拨了乔总的电话,选了免提。

    乔总的声音那是相当的热情和激动:“哎哟傅总,太荣幸了,竟然劳你大驾亲自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季半夏撇撇嘴,有钱有势真是好啊,乔总平时拽得二五八万的,哪知道在傅斯年面前会把身段放的这么低。

    “乔总,我今天给你打电话,不是以华臣总裁的身份,是以你们公司员工家属的身份,想跟你沟通一件事。”傅斯年不徐不疾,是上位者的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员工家属?季半夏一下子反应过来。头皮顿时开始发麻。傅斯年这……也太高调了吧?

    果然,乔总很明显愣了一下:“傅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们跟优品的广告合作不是出了点问题吗?季半夏是间接责任人,我看她晚上饭都没吃好,不停的接打电话,我看着都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啊!你和季半夏……”乔总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。

    傅斯年离婚的背后有个小三,这事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。但他万万没想到,傅斯年的小情人,竟然就是自己的下属季半夏!

    “对,季半夏是我女朋友。”傅斯年承认得很干脆:“乔总,如果你信得过的话,这件事,我可以帮你们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信得过!信得过!”乔总一叠声道。他哪儿有信不过的,华臣的能量是奥丁的多少倍,傅斯年又是A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,傅斯年主动要帮他解决,他简直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!

    季半夏听着傅斯年和乔总讨论各种细节和流程,心里暗暗吃惊。这件事,处理办法其实很简单,但要在短时间内调动方方面面的关系,确保在明天天亮之前撤掉所有广告,还是很考验人脉和动员能力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能量,她第一次有了直观的感受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乔总讨论完细节,季半夏长长松了口气。还好,有傅斯年。这桩丑闻不至于发酵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事情解决了,我们来算算刚才那笔账吧。”傅斯年目光灼灼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账啊?我不欠你钱吧?”季半夏表示根本听不懂。她小幅度的朝门口挪动脚步,准备打不过就跑。

    ”好了,不要赖皮了。自觉点。“傅斯年笑笑的看着她,眼神炽烈得快要烧起来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