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外面有人

    脚还没走到门边,季半夏的手腕一把被傅斯年拉住:“临阵脱逃,季半夏,你就这么点胆子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单手扣住她的腰,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,似笑非笑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斯年……不要这样好不好?”季半夏求他:“大家都在楼下,我们躲在这里做这种事情,实在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情?”傅斯年笑得更不怀好意:“季半夏,你想歪了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恼羞成怒:“你刚才不是说要跟我算账吗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意思,你就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不下去了,被傅斯年这样盯着,脸皮再厚也说不出口呀。

    “我想什么?”傅斯年还不罢休,他贴在她身上,鼻尖蹭着她的鼻尖,语气缱绻:“乖,说完。”

    挑逗!**裸的挑逗!季半夏红了脸,忍无可忍的推他:“想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。傅斯年,你都35岁高龄了,怎么整天脑子里就想着那件事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倒是说呀。”傅斯年一脸的无辜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他眼底的笑意,气得牙痒痒:“傅总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?你不就是想听我说出‘滚床单’这三个字吗?好,我现在说出来了!你满脑子都装着‘滚床单’三个大字,完全就像个种猪!”

    “对我的评价不高嘛。”傅斯年笑眯眯的:“不过,你说对了。我就是想跟你‘滚床单’”,他搂紧季半夏,轻声在她耳边道:“天天滚也不厌烦。半夏,你就是我的春药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他说得又轻柔又缠绵,季半夏不得不承认,她的身子确实酥了一半。傅斯年这种外表高冷的男人说起情话来,简直甜死人不偿命!

    她也放软了语气:“好啦,别闹了,大家都在楼下聊天,我们一直躲在上面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,他抱着她,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季半夏没有办法,只好仰起头主动献吻。她的嘴唇刚贴上去,傅斯年就变被动为主动,对她展开了热烈的攻势。热吻了许久,傅斯年才餍足的放开她:“账算清了,我们可以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句话,季半夏才知道刚才确实是自己想多了……傅斯年说的算账,应该只是想要一个吻。是她……理解错了。

    心里暗暗羞惭,季半夏牵着傅斯年的手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们怎么去那么久?”连翘正在吃水果,见季半夏下来,赶快把装着覆盆子的水晶盘子递过来:“你尝尝,挺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赶快松开傅斯年的手,接过盘子:“可惜洛洛今天不在,她最爱吃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冬令营后天就要结束了,姐,她一直吵着要找你玩呢,你下周末去我家吃饭吧?”连翘看看季半夏,又看看傅斯年:“傅哥哥,你也一起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斯年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宋婉丽笑道:“真好,姐妹俩嫁给了兄弟俩,一家子都沾亲带故,最是和睦不过。”

    黄雅倩看一眼季半夏,脸上虽然也带着笑,眼神却很冷。

    对季半夏,她本来没什么恶感,可千不该万不该,自己和管家偷情竟被她给撞见了。虽然现在还没听见什么风声,她应该还没把这件事往外说,可将来可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处处针对季半夏,刻意把关系弄坏,就是为将来留了后手:万一季半夏把她偷情的事抖落出来,她可以说季半夏是在诬陷栽赃——关系不好,诬陷栽赃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只是无奈之中出的下策,要是能阻止季半夏嫁进傅家,那才能绝了后患。

    连翘怀着身孕,大家闲话一阵,宋婉丽就打个呵欠:“也不早了,我和连翘就先上楼休息了。你们继续玩吧。”

    雪大路滑,老爷子早就吩咐了,二房一家子都留宿在祖宅。

    季半夏跟着宋婉丽,扶连翘上了楼,又跟她聊了聊洛洛的近况,见她有点困了,就让她早点睡,自己下了楼。

    傅冀中傅冀南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了,傅维川拉上管家去打麻将去了,楼下客厅里剩下傅斯年一个人正在看球赛,见季半夏下来,关了电视笑道:“终于舍得下来了?”

    见四下无人,季半夏也小声逗他:“你这话,听上去有一股‘如隔三秋’的味道呢。干嘛,一秒钟不见就开始想我啦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想得厉害。”傅斯年抱过她扔到沙发上,大手开始在她腿上游走:“谢谢你穿这么薄的丝袜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”季半夏正想讽刺他几句,忽然听见门口有脚步声,赶紧坐直身体推推傅斯年:“佣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佣人过来了,见傅斯年和季半夏并肩坐在沙发上,她毕恭毕敬道:“季小姐,客房都安排好了,要不要现在带您上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,劳驾了。”季半夏跟傅斯年说了一声,就准备跟着佣人上楼。

    “什么客房?”傅斯年纳闷了,季半夏今晚就住他的房间,怎么突然又给她安排客房了?

    “少爷,是季小姐吩咐的,她想住第三间客房,说窗外有腊梅树,看着心情好。”佣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这才反应过来,季半夏这是怕羞,不想让佣人知道他们未婚同居。

    这丫头!都什么年代了,光明正大的男女朋友,还不能一起过夜了?傅斯年颇觉头疼,女朋友太害羞也很让人内伤啊。

    佣人把季半夏带到客房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,傅斯年就开始兴师问罪:“干嘛自己住客房?经过我的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根本懒得搭理他,她一边对着镜子摘耳坠一边道:“好啦,暴君陛下,请回房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逼近她,语气很暧昧:“不住一起也行,先把该履行的义务履行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以为他又要索吻,扭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:“行了吧?快回去睡觉。我今天太累了,想早点睡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季半夏说累,傅斯年的动作停了下来,他看着她的眼睛,观察着她的表情:“真的很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为了提前下班,今天忙得一上午都没喝水。结果优品的广告又出了事,一直提心吊胆的,身体累心也累。”季半夏揉揉脸:“现在终于可以美美睡一觉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按摩放松一下?”傅斯年发誓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没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可季半夏很警觉:“不用了,你赶紧回去睡觉吧。你不来打扰我,就谢天谢地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早点睡。”傅斯年低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送走傅斯年,季半夏总算松了一口气,今天确实累了,如果跟傅斯年住一起,再被他折腾到半夜,她明天早上就要顶着两个黑眼圈见长辈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卸了妆,洗了澡,刚躺到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酣畅,天蒙蒙亮的时候,季半夏忽然被门边悉悉索索的声音给惊醒了。

    外面有人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爸爸的手术很成功。今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。谢谢大家关心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