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那是怎样的轰动

    季半夏收拾自己换下来的衣服,傅斯年跟着女店员过去刷卡。季半夏微微奇怪,他的卡不是没密码的吗?怎么今天亲自过去了?

    到了酒吧附近,季半夏下车的时候,傅斯年突然道:“等等,你后背上有根头发,我帮你拿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季半夏乖乖的转过身,让傅斯年帮她把衣服弄干净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傅斯年在她后背上拍了拍:“你现在又整洁又美观。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?什么叫又整洁又美观?”季半夏没好气:“这种词是用来形容绝世大美女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绝世大美女都出来了,某些人还好意思说自己脸皮薄……”傅斯年大笑着在她鼻子上刮了刮:“除了眼睛,你还有哪里大?”

    他故意将视线停留在她的胸前,促狭之意明显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冷笑一声:“不大又怎么样?还不照样让某人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?!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傅斯年目瞪口呆了:“季半夏,你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向比较矜持,他开点带颜色的玩笑她都会脸红,没想到逼急了画风会变得如此豪迈!

    “重要的话我只说一遍!”季半夏高冷地瞟他一眼,高傲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欲仙欲死……欲罢不能……傅斯年跟在后面,将这八个字默念了一遍,自己也笑了起来:季半夏倒是没说错。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今天的回头率为什么这么高?从停车场到酒吧不过一百多米的路,季半夏发现,几乎每一个从她身后走过来的人都会回头看看她和傅斯年。

    这身衣服完全不暴露啊,为什么这么多人看她?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觉不觉得有点诡异?”季半夏偷偷拉拉傅斯年的衣袖,和他分享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人看你对不对?”傅斯年笑得也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“是啊!我的背影那么迷人?以至于大家都想再看看我的脸是何等倾国倾城?”

    傅斯年压低声音:“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。绝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季半夏万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你身边的男伴太帅。人们想看看,如此玉树临风的男人,女朋友到底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季半夏也不能肯定。傅斯年确实很出众……也许,他是对的。

    算了,何必纠结这个。她来酒吧是有任务的!

    季半夏心胸宽广的放下了这个问题。施施然走进了酒吧。

    进了酒吧,她和傅斯年很自觉地各自散开。看见傅斯年遵守诺言,果然没有出现在她周围五十米内,季半夏很满意,隔空朝他抛了个“小伙子不赖,人品可靠”的眼神,傅斯年回她一笑,气氛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季半夏找了个最显眼的位置坐下,叫了杯鸡尾酒,有点郁闷的发现,他们来的还有点早,现在酒吧人还不多,好多都是朋友一起过来,单身男人没看到几个。

    而且,更奇怪的是,很多人都在看她。还有两个打扮得很非主流的年轻女孩对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没教养!季半夏冷着脸喝酒,心中恨恨想,姐姐就是比你美!眼红死你!

    心中的不爽还没散去,酒吧的形势忽然大变!

    几乎是一秒之内,酒吧门口竟然出现了二十多个身材高挑打扮火辣,比嫩模还嫩模,比外围还外围的妙龄女郎!

    二十多个大美女集体出现,那是怎样的轰动!

    围观群众一个个都看呆了,这,这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美女们扫视一圈,最后都很有默契的散坐在季半夏周围,季半夏看着美女包围圈,顿时觉得呼吸有点不畅了。

    香气扑鼻的美女们,蜂腰翘臀的美女们,波涛汹涌的美女们,在她周围嗡嗡嗡,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欲哭无泪,心中悲愤不已!这群美女是跟她有仇咩!有她们在周围坐着,怎么会有男人来搭讪她!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要败给傅斯年了吗?

    季半夏无助的扭头朝傅斯年那边看过去,结果却看到让她吐血的一幕:有个时髦女郎正在搭讪傅斯年!

    傅斯年笑得那个如沐春风啊!季半夏在心里怒吼:傅斯年,你的冷漠呢?你的淡定呢?你的生人勿近呢?都去哪里了?被美女蛇吃掉了吗!

    时髦女郎得寸进尺,已经在傅斯年身边坐下了。贴的那么近,傅斯年居然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!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季半夏呼地站起身,拨开身边的莺莺燕燕,径直朝傅斯年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似乎压根就没看到她的到来,还在跟时髦女郎交换电话呢!

    季半夏怒了!

    “傅斯年,孩子尿布你洗了吗?就跑来喝酒?”季半夏双手抱臂,冷冷站在桌前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女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悠闲的抬起头,笑得不怀好意: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说好各玩各的吗?”

    时髦女郎疑惑的看看季半夏,又疑惑地看看傅斯年,决定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的好,趁着二人说话,轻手轻脚的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傅斯年,看着他眼中的笑意,忽然大彻大悟:“傅斯年,你故意气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傻嘛。”傅斯年拍拍身边的空座:“坐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切~没空。”季半夏高姿态道:“我的事情还没做完,没时间跟你闲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死心吧季半夏。今天不会有男人搭讪你的。”傅斯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微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看腕表:“那可不一定!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,我要力挽狂澜!”

    “那我祝你好运。”傅斯年笑着朝她挤挤眼:“加油。”

    加油!季半夏也给自己打气,想了想,决定先去洗手间补个妆。今天妆容太淡了,酒吧的灯光下几乎等于没有。太不显眼了。

    补完妆,顺便上了个厕所,季半夏正要冲水,听见了两个女孩聊天。

    “那个穿灰毛衣的女孩子,她背上贴那张纸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意思?就是黑老大的情.妇出来炫耀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还能这样炫耀?真是够脑残的。啊,对了,她头上那个月亮形的发卡好好看啊,不知道在哪里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问问她呗!”

    “不敢问啊,B社会老大的女人,我可不敢惹!”

    二人声音渐去渐远。季半夏的脸色越来越白。

    灰毛衣……头上月亮形的发卡……这说的分明就是她啊!

    背上贴的纸?黑老大的女人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季半夏战战兢兢的反手去摸自己的后背。她摸到了一张贴纸。

    忍住抓狂,一把脱掉毛衣翻到后背,季半夏气得差点没晕过去!

    白纸上,加粗黑字两排:别来烦我!我男人是B社会老大!!!

    第二句话,后面的感叹号打了三个!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