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那好吧

    难怪那么多人盯着她看!难怪傅斯年那么笃定今天没人搭讪她!原来如此!

    季半夏瞪着手中的那张纸,傅斯年的笔迹,纸的右下角还有商场的logo!难怪他要亲自过去刷卡!敢情是找店员要纸笔来暗算她呢!

    好你个傅斯年!

    季半夏怒气冲冲的推开门,蹬蹬蹬一路径直走到傅斯年的座位前。

    “季主管怎么又过来了?”傅斯年正要取笑她,看见她脸上的怒气,心里咯噔一下,知道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“啪!”季半夏弯腰把那张纸拍到桌子上:“傅斯年,麻烦你解释一下,这东西为什么会贴在我后背上!”

    东窗事发,傅斯年反而镇定下来:“你猜猜看?”

    他嬉皮笑脸,一副“开个玩笑而已嘛,你认真就输了”的表情,完全没有任何的歉疚和不安。

    季半夏气得牙痒痒,顾不得周围有人,走过去拎起他的衬衫领口,咬牙切齿道:“我不用猜也知道是某个无耻小人,为了赢我不惜使出卑鄙龌龊的招数!”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?”傅斯年似乎很困惑:“还好吧!那有你说的那么卑鄙龌龊?夫欲成大事者,皆不拘小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拘小节吗?你这是偷鸡摸狗!”季半夏见他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,更气了:“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!那么多人盯着看啊!亏你想得出来!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眯眯的把衣领从她手中扯回来,笑眯眯的凑近她:“好啦别生气了,我晚上会补偿你的……保证让你欲仙欲死,欲罢不能!”

    “呸!”季半夏怒目而视:“反正这次的结果不算数,你胜之不武,之前的约定统统作废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呢?你太没契约精神了。”傅斯年开始反咬一口:“我们只是约定如果半小时内没男人来搭讪你,你就要搬到我家去住,又没说我不能在你背后贴纸,也没说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突然停住话头,目光闪烁的看着季半夏。笑容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季半夏警惕起来:”也没说什么?你还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低头检查自己的衣服鞋子,见没什么异样,又抬头戒备的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被她斗兽一般的神态逗得笑了起来,他拉季半夏在自己身边坐下。指指酒吧里那群妖.娆妩.媚的大美女:“喏,看我多体贴,我还请了她们过来为你助阵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!季半夏猛的扭头,恶狠狠盯着傅斯年,冷笑道:“那还真要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……”傅斯年很矜持的微笑,笑容还没完全绽开,脚尖一阵巨痛。季半夏一只脚狠狠踩在他脚上,还用力碾了碾:“傅总深情厚谊,我也没什么好回报的,帮你通经活络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力气可以再大点。”傅斯年忍住痛,脸上颤抖着露出享受的表情:“小姑娘,你的足疗技术还要再提高提高,现在竞争这么残酷,你这种服务质量可不行,迟早要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!嘴!~~~给!我!住!嘴!”季半夏觉得自己现在一定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冲出酒吧,季半夏走得飞快。她咽不下这口气啊!

    被贴纸出丑也罢了,被美女们抢了风头也罢了,竟然连斗气她都斗不过傅斯年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打嘴炮都输给傅斯年,处处被他压得翻不过身,这让人情何以堪!

    分手!她要分手!

    见季半夏冷着脸一言不发,在寒风中闷着头暴走,傅斯年终于知道玩笑开大了。大街上行人虽然不多,但毕竟还是有的,现在天还没黑透,让他去跪地求饶还真是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没办法,只好若即若离的跟在季半夏身后,像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,她去哪儿,他跟到哪儿。

    傅斯年知道季半夏不记仇,等她走累了,发泄完了,气也就消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这点小伎俩季半夏当然看得一清二楚。走了一阵,看到路边有个地铁站,她抬脚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进站,刷卡,顺利的跟着人流往站台上走,季半夏扭头一看,傅斯年还在排队等着买地铁票呢。

    “哼~少年,想跟踪我?等你学会了随身携带公交卡再说吧!”季半夏无视傅斯年焦急的目光,心旷神怡地跟着人群上了地铁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傅斯年的电话,季半夏想也不想也挂掉。一会儿回了家,如果他来敲门,不管怎么敲,她都要狠下心,坚决不开!

    季半夏暗暗下定决心。绝对不能惯着他!傅斯年这次敢往她后背贴纸条,下次就敢在她脸上画乌龟!

    想着傅斯年抓狂的样子,季半夏的郁闷烟消云散,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踩着积雪进了小区,电梯门一开,她扫一眼自家门口站着的男人,立马石化了。

    天杀的,那不是傅斯年是谁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欢迎回家!”傅斯年微笑鞠躬,还风度翩翩地过来拉她的手,低头吻她的手背,比真正的绅士还绅士一百倍。

    季半夏等他的嘴唇从她手背上挪开才彻底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她张嘴刚想问这个问题,又觉得自己太弱智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肯定是打车过来的,坐地铁根本不可能这么快。这个狡猾的老狐狸!

    季半夏咽下自己的问题,态度很冷漠的走到门口,一边掏出钥匙作势要开门,一边冷冷看着傅斯年:“傅先生,我就不请您进去了,深更半夜,孤男寡女的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合适的?大家都这么熟了,别这么客气。”傅斯年似乎根本没听出季半夏的冷淡厌烦。笑得灿如春光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季半夏在心里恶狠狠的吐出三个字,脸上却仍是冰冷的礼貌:“言尽于此,如果傅先生继续纠缠,我不排除报警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怎么可能会被她威胁到?听见季半夏撂狠话,他很配合的点点头:“那好吧,我就不强人所难了。我目送你进去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季半夏态度冰冷高傲,拧动钥匙打开了屋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