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我看你没戏了

    寒暄完,大家各自落座,季半夏是奥丁的,自然坐到了乔总的旁边。孙总试探着傅斯年聊了几句,见他态度还算亲和,心中那点敬畏就渐渐淡了三分——之前听说傅斯年不苟言笑,无数想拍马屁拉关系的人都碰了一鼻子灰,他本来还有点惴惴不安的。

    酒酣耳热,孙总更加放松,不敢劝傅斯年的酒,乔总的酒已经灌了不少,他眼珠转了转,开始打起季半夏的主意。

    倒满一杯酒,他故意绕过乔总敬季半夏:“来来来,季总监,咱们俩喝一杯!”

    这种场面季半夏也不是没见过,当即淡淡一笑,举杯道:“孙总客气了。”她端起酒杯略略沾了沾唇便放下,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傅斯年,见他正面沉如水的看着她,季半夏知道他在不爽什么,她刻意回避掉他的眼神,从傅斯年进来,她就没有正眼看过他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赌什么气,也许,对那个失去的孩子,她终究还是介意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见了傅斯年和别人结婚,如果没有受到那么直接的刺激,她也许不会流产,那个孩子,如果活下来,现在也快四岁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,这样可不行呀小季!”孙总极力的想活跃气氛,因为傅斯年身上那种冷淡的气场,饭桌上的气氛始终不够热烈,孙总亮亮自己的杯底:“你看,我都喝干了,你这还是一满杯,你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!”

    孙力仁竟然想灌季半夏的酒!乔总偷偷瞟傅斯年一眼,吓得赶紧阻拦:“孙总,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,季总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。你一个老爷们,何必跟女人过不去?”

    孙总哈哈一笑:“怎么,心疼了?老乔,你这男颜知己做得挺合格的嘛,连人家身体不舒服都知道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酒桌上,这些玩笑根本不算什么,大家哈哈一笑也就过了,孙总完全不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任何不妥当,所以,看到乔总和季半夏都变了脸色,他心里还暗暗嘀咕:“今天这气氛有点诡异呀……”

    乔总盯着孙力仁的胖脸,深深感到这就是猪队友,自己会被他坑死的!

    “孙总,这话可不能乱说!季总监已经名花有主了!”乔总看看傅斯年明显阴沉下来的脸色,也拿不准该不该对孙总说出季半夏和傅斯年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你们这些花样谁不知道啊!”孙总酒意上头,言谈举止更加亢奋,他端起季半夏的酒杯往乔总面前一放:“我知道你关心‘下属’,既然这样,你就把她没喝完的酒喝了吧!”

    他故意把‘下属’两个字说得阴阳怪气,惹来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坐在椅子上,看着孙总一脸龌龊的笑,耻辱的感觉一点点堆积。女孩子,尤其是一个还算得上漂亮的女孩子在职场上混,总会被一些下作的男人想入非非,哪怕身子坐得再正,在别人眼里,你的影子也是斜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羞辱发生在傅斯年面前,更让她的自尊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更让她郁闷的是,自始至终孙力仁都只是在跟乔总对话,她想解释,想斥责,都无从入手,只会更显得“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当着傅斯年的面,乔总哪儿敢喝他女人喝剩的酒啊,偏偏这个愚蠢又没颜色的孙力仁还不放过他,竟然端起酒杯要往他嘴边凑。

    “孙力仁。”

    一直坐着没说话的傅斯年突然说话了,一开口就直呼孙总的名字。

    孙力仁喝多了还没啥感觉,乔总的汗毛已经竖起来了,傅斯年虽然冷漠寡言,但风度还是不错的,这样不给面子直呼孙总的名字,让他听出了背后的浓浓杀气。

    “傅总?”孙力仁还冲傅斯年傻笑呢:“有啥指示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公司是不是要展开第二轮融资?”傅斯年看着他,眼睛覆盖了一层冰雪,冷到了孙力仁的心底里。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傅斯年怎么突然就态度大变。

    “傅总……傅总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的融资方案就在我的办公桌上放着,不过我看你没戏了。”傅斯年站起身,朝乔总和季半夏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孙力仁呆住了:“傅总,您这是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怎么会跟他解释?他看都懒得再看孙力仁一眼,径直走到季半夏身边牵起她的手:“走。回家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带着季半夏走了。孙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看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,他冲过去狂摇乔总的肩膀:“老乔!怎么回事!你的总监怎么跟傅斯年搞到一起去了?他们原来就认识?她,他们到底什么关系?!”

    乔东升的心情也不比他好多少,他一把推开孙总的手,没好气道:“你说他们什么关系?你没长眼睛?”

    今天他是东道主,本来想着同时讨好讨好傅斯年同时拉拢一下优品,结果孙力仁这个蠢货把事情全弄砸了!还连累带坏了他在傅斯年心中的印象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孙总捶胸顿足:“乔东升,你把我害苦了!你带来的女总监,我哪知道她是傅斯年的女人呀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感叹:“傅斯年眼光也不怎么样,这季总监配你是绰绰有余了,配傅斯年,似乎还是差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力仁,我看你被打脸打得还不够爽吧!”乔东升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“是我有眼不识泰山!乔总,你把那个季总监的电话给我,我去求求她,让她在傅总面前给我美言几句!这这第二轮融资要是拉不到,我这公司只有等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办法!我可不想再惹一身腥!”乔东升气哼哼的扬长而去,只剩下孙力仁还在百思不得其解:这傅斯年到底看上那个女人什么了?竟然这么护着她?开了几句玩笑,竟然直接毙了我的融资?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