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此情不渝

    外面天色阴沉,还有零星的雪花。季半夏看着窗外,又看看自己,愁眉苦脸:“傅斯年,我就穿成这样去结婚?”

    她外面倒是人模人样的及踝羽绒服,里面穿的还是居家的睡衣!昨天傅斯年直接就把她从床上抱到救护车上,根本就没来得及换衣服。

    脸也没洗,也没化妆……就这样去领证?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傅斯年挑挑眉。反正他等不及了,今天就要去领证,今天就彻底把她变成他的妻子,牢牢的栓在他的身边!

    “好吧,那……就这样吧!”季半夏看看傅斯年,朝他挤挤眼:“反正有人作伴。大不了被人当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大衣里面,也穿的睡衣。而且他也没刮胡子,腮边都能看到铁青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睡衣情侣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医院,沿着积雪的街道往前走,准备先去找点吃的。

    “冷不冷?”傅斯年握紧她的手,有点担心了:“我打电话叫小王来接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季半夏摇摇头,她看着冬日的清晨,像孩子一般的好奇:“我已经很久没起这么早了。早晨的空气真清新啊!”

    傅斯年微笑着搂紧她的腰,二人沿着江边的路,并肩朝前走。

    拐弯处有一个小小的坡道,一个老伯伯费力地踩着三轮车,想拐上那个坡道。路面太湿滑,他试了好几次,装满了杂货的三轮车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总裁大人,快去帮个忙吧?”季半夏推推傅斯年。

    对季半夏的要求,傅斯年倒也不吃惊,很淡定的走过去,帮助老伯伯将三轮车推上了坡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啦!”老伯伯扭头感激的朝傅斯年挥手致意,傅斯年也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等老伯伯走远,季半夏跳到傅斯年面前,拦住他的去路:“傅斯年,你变了哎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可没这么好心哦!也不嫌弃车子脏,还去帮别人推车。”季半夏歪着头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我,下雨下雪,经过路人身边,会把车子加速,溅人一身泥水?”傅斯年半真半假的跟季半夏开玩笑。以前的他是什么样子,他还真的不是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季半夏笑弯了腰:“那倒也不至于,你还没那么恶劣。不过,也不是什么善茬就是了。高高在上,看不起人,表面上挺有礼貌的,其实骨子里是个自大狂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傅斯年很无辜的看着季半夏。他现在也不是什么善茬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?我就披了一下你老人家的大衣,你竟然转头就把那件大衣扔了!”季半夏气呼呼的踮起脚拧他的脸:“你就那么嫌弃我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傅斯年是绝对不会承认的。反正以前的事他也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第二次见面!在我们学校附近,你的车子停在路边,你分明看见我了,我还准备过去跟你打招呼呢,结果你老人家唰的一下把车窗给关了!”季半夏想起往事,气不打一处来:“压根没把我放眼里是吧?在你心里,我就是个又穷又傻的女学生,连给你提鞋都不配是吧?”

    她用力的拧傅斯年的脸,要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傅斯年拉住她的手,一本正经道:“第一次见面如何如何,第二次见面如何如何,季半夏,你记这么清楚,是不是早就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切!”季半夏不屑的甩开他的手:“少自作多情了。我就是看上你的钱罢了。你以为我真的爱你的人呀?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点也不生气,笑眯眯道:“很好。比我有钱的都比我老,又有钱又年轻的都没我帅,以后你只能爱我了。季半夏,你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无语望天。这家伙怎么打击都打不垮呀。

    “那你努力赚钱吧,等你没钱了,我就把你甩了。”她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有那天的。我还等着和你一起白头到老呢。”傅斯年突然凑近她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中甜蜜,不由抬头看着他粲然一笑:“那说好了,不许变哦!”

    傅斯年微笑:“嗯,不变。”

    一起白头到老,此情永不渝。这是他们的约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