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真的没感觉吗

    “出差?去哪里?要多久?”傅斯年微微不悦:“我们才新婚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也有点过意不去:“去B市,要三天左右。过去跟那边的客户谈合同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倒也爽快,直接了当抛出了自己的条件:“出差回来,你就搬到我家住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去,从抽屉里拿出季半夏的备用钥匙:“钥匙我留着,这几天我给你搬家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语气是陈述一个事实,完全没有任何要和她商量的意思。季半夏无奈道:“好吧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搬就搬吧。”

    好歹也领证了,不算婚前同居了。季半夏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傅斯年敲了敲她的头:“以前的情书、纪念物什么的最好赶快扔掉,不然我也会扔掉的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情书,纪念物?季半夏想了想,才想起自己和欧洋曾有过一段。如果傅斯年不提,她几乎都要忘记了。

    欧洋没给她写过情书,二人唯一的纪念物是一条廉价的项链,在看清欧洋的真面目后,已经被季半夏毫不惋惜的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季半夏已经收拾好了旅行箱,准备下午直接从公司去机场。

    傅斯年送她去公司,他的车本来可以直接停在写字楼附近的便道上,可傅斯年却不怕麻烦,拐了好几个弯把车往地下停车场开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麻烦啊?”季半夏十分不理解。傅斯年做事一向讲究效率,今天刻意绕路,难道是想跟她多呆一会儿?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美滋滋的,见傅斯年把车停好,忍不住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进步。”傅斯年瞟她一眼,解开自己的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一向不吝于表达自己的感情。”季半夏知道傅斯年很享受她的主动亲吻。开始自我吹嘘了。

    “那再来一次?”傅斯年双目炯炯地盯着她,好像在看一道美味。

    “不要,多了就没意思了。”季半夏很矜持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。哪儿能事事都顺着他呢!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意思呢?“傅斯年已经欺过身来,嘴唇贴在她脸上,若有若无的轻轻揉蹭着。

    ”哎哎……“季半夏这才反应过来,傅斯年为什么要特意到地下车库来停车,为什么要特意找个隐蔽的角落!

    傅斯年不理睬她的抗议,双手握住她的手臂不让她乱动,嘴唇含着她的耳珠轻轻啮咬,喉间滑过低沉的笑声:“这样没意思吗?季半夏,你真的没感觉吗?”

    挑*逗!这分明就是赤*裸裸的挑*逗!

    耳根是季半夏的敏*感区域,傅斯年这么一亲,她开始浑身发软,嘴上却还是很强硬:“没有!我没有任何感觉!”

    “小骗子……”傅斯年有些按捺不住了,她的滋味太美好,浅尝辄止是满足不了他的。

    他捧起她的头,含住她的双唇深深吮吻。

    “不要啦,一会儿被人看见……”季半夏极力想要抵抗他的进攻。

    这个角落虽然偏僻,但毕竟是在公共场合啊!傅斯年太种*马了!

    ”不会的,这么早,谁会到这边来?”傅斯年怎么可能放过她,马上就有好几天见不到面了,他要抓紧时间温存。

    他的唇滚烫灼热,充满渴念地纠缠着她的。季半夏挣扎了一阵子,却在他充满技巧的动作中慢慢丧失了抵抗能力,她不由自主地攀住傅斯年的脖子,在杂念沉浮中,纠结地享受着傅斯年带给她的甜蜜。

    不知厮磨了多久,直到季半夏几乎快要窒息,傅斯年才放开她。季半夏红着脸抬起手,准备整理一下散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眼睛无意间朝外面一看,季半夏惊的叫了起来:“啊!”

    车外五十米的地方,一个穿着橙色工作服的男人正色*眯眯盯着他们看。看见季半夏朝他看过来,他伸出双手,做了个猥*亵的手势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看到了窗外的男人,看清他的手势后,傅斯年勃然变色,他打开车窗,用食指指着男人,提高了声音:“滚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怒而威,自有一种上位者不容抗拒的霸道和强势。男人瞟瞟季半夏又瞟瞟傅斯年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男人走了,季半夏心里的郁闷和耻辱感却还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生气了?”傅斯年知道季半夏一向脸皮薄,现在心里一定很郁闷。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恼了:“我刚才都跟你说了不要在这里,现在好了,全被别人看光了!”

    “不在这里,那在哪里?刚才出门的时候,想跟你亲热一下你又不愿意,说不想迟到,自己拖着箱子就往前走。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,心里有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以前季半夏矜持,没关系,他能理解。现在都已经结婚了,夫妻俩亲热亲热,不是再正常不过吗?在她心中,总有别的事比他重要。

    她的工作比他重要,她的时间比他重要,甚至连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瘪三,都能让她对他产生不满!

    她是爱他的,这个无可置疑,可在她心里,这份爱从来不比她的事业、她的尊严更重要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那么贪心,他并不想占据她的全部世界,但在某些时候,她能不能稍微对他更偏心一点?能不能不要那么独立,能不能更依赖他一点?

    傅斯年的反问,让季半夏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早上怕堵车,所以她急着想早点出门,傅斯年缠着她要亲热,她是知道傅斯年的风格的,这一亲热,就不知道要亲热到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和他结婚了,今后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要在一起呢,既然来日方长,那何必急于这一时呢?这就有那么难理解吗?

    二人都沉默不语。季半夏手机的铃声打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喂?乔总?”季半夏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半夏,航班改签一下吧,B市那边出了点变故,你跟李总上午就赶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样,好吧,我马上到公司。”季半夏挂了电话,也顾不得跟傅斯年多说,匆匆道:“乔总让我和李总上午赶到B市,我先去公司了,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是谁?”傅斯年下车帮她拿旅行箱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新来的副总,管商务的。我也没见过。他入职办欢迎仪式那天,我正好请假了。”季半夏解释了几句,就拖着箱子赶紧往外走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纤瘦的背影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不行,他要加快收购那个影视公司的步伐了,季半夏这种尽职尽责的好员工,与其让她给乔东升打工,还不如让她为自己干活。

    好歹他这个老板不会让她出差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最近有点卡文,写的很不顺,大家想看什么戏码,也可以在留言里给我建议。爱你们!么么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