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怎么那么眼熟

    新来的李总名叫李泽凯,季半夏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年轻,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,一双眼睛练达老道,说话滴水不漏,一看就是那种情商超高的人。

    难怪人家能年轻轻轻就身居高位。这份修为,季半夏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从C市到B市要飞两个小时,这一路,李总和颜悦色,跟季半夏聊了一路,从奥丁的公司业务到人事变动,再到季半夏的履历背景,最后连季半夏的婚姻状况都打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半夏,原来你已经结婚了,那你先生是做什么行业的?”眼镜片后,李总的目光扫过季半夏左手光秃秃的无名指。

    什么行业?这个问题季半夏还真不好回答,华臣的业务范围很广,从地产到金融,都有涉猎,她该怎么说呢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先生做的很杂,很多行业都有涉及。”季半夏很谨慎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李总顿时来了兴趣,紧紧盯着季半夏:“这个听上去挺有意思的。可以问问你先生是哪个公司的吗?"

    李泽凯问得很有礼貌,季半夏也没在意:“哦,他是华臣的。”

    “华臣?”李泽凯笑道:“我认识不少华臣的人。你先生叫什么名字?说不定我们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实话:“他叫傅斯年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李泽凯肯定听说过这个名字,毕竟,在C市,傅斯年这三个字,没听说过的人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果然,李泽凯听见傅斯年的名字后,明显的沉默了一下,随即才笑道:“原来是他。半夏,以后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傅太太?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!我和傅斯年结婚的事,不想弄得人尽皆知。”季半夏赶紧摆摆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实在太有名,她不想让公司的同事以为她是在炫耀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泽凯点点头:“我也觉得,还是叫你半夏比较顺口。”

    一路非常顺利,到了B市,季半夏和李泽凯回酒店放了行李,准备吃过午饭就去客户公司谈合同。

    季半夏刚放好行李,傅斯年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”到B市了吗?“

    ”嗯。到了。已经在酒店了。一会儿吃过午饭就去谈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李总单独去?要谈多久?”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傅斯年担心她的安全,笑着跟他开玩笑道:“那可不好说了,说不定要谈到晚上呢。不过你别担心,我会跟李总一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李总一起回来我才担心。”傅斯年道:“李总多大年纪?结婚了没有?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季半夏忍住笑:“李总很年轻,跟我差不多大吧,长得非常的帅!”

    傅斯年静了几秒钟,才道:“长的非常的帅?季半夏,有夫之妇怎么能说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帅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以?我是个实事求是的人。”季半夏继续逗他:“人家就是又年轻又帅气嘛。有夫之妇的眼睛又没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跟他相谈甚欢,相见恨晚?”傅斯年的声音明显降了温度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暗暗好笑,却还故意装傻:“是呀,我跟他聊了一路,李总人很和气,也没什么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聊什么了?”傅斯年的声音简直是冷淡了。

    哎呀,她的杀伤力还是蛮强的嘛!季半夏很满意傅斯年的醋意,绘声绘色的描述她和李泽凯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笨死了,老底都被人摸得一清二楚了,还夸人家和气没架子!”傅斯年简直是恨铁不成钢:“他问你的问题,每个都是圈套!你好歹也是个小小的总监了,怎么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?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服气了:“你能不能不要以己度人?自己老奸巨猾,就觉得别人也跟你一样。他是我上司,聊聊公司的事,聊聊我的履历背景不是很正常的吗?“

    傅斯年简直拿季半夏没办法了,他也一向拿她没办法:“算了算了,反正他也知道你老公是谁了,谅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。以后精明点,别再人家问什么你就说什么。季总监,长点心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刺了他一句:“老公是武林盟主,我有什么必要长心呀?反正什么事都有他罩着我。我负责淳朴天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傅斯年会不悦,哪知道他轻笑一声:“你说的也对。那你继续天真无邪吧。我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"切……“季半夏对着空气翻个白眼。她也是职业素养一流,专业素养无可挑剔的职场精英好吗!谁稀罕他撑腰!

    挂了电话,季半夏和李泽凯匆匆吃了午餐,就直接去了客户的公司。

    这家公司是奥丁的老客户了,之前一直合作愉快,最近公司易主,对高层进行了大清洗,很多以前建立的渠道关系都被打散了,合同一直谈不下来,奥丁这次派人过来,就是为了签下这个合同。

    谈判的主力是李泽凯,季半夏只是负责就合同文书和具体合作流程和对方进行沟通,整整谈了一下午,事情却压根没取得任何进展。

    对方的态度非常强硬,如果按照他们开出的条件来,奥丁即便勉强接下单子,也要承担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一直谈到晚上,到了饭点,李泽凯提出一起吃饭的请求也被对方拒绝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泽凯和季半夏只好灰溜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李总,对方很没诚意啊,我看就是不想跟我们合作了,但是碍于之前合作的合同还有部分效力,所以装模作样跟我们谈一谈。其实已经没什么回旋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眉头紧皱:“确实是这样。对方只是提出一个不可能的条件,逼我们知难而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明天还继续谈吗?”

    “谈!当然要谈。”李泽凯望望天空:“走吧,先去吃饭。我带你去一家饭馆,绝对风味独特。“

    “好啊!听说你就是B市人,这边的美食你肯定最熟啦!”季半夏也暂时放下满腹心思,跟着李泽凯朝大街上走去。

    上了出租车,拐了两条街,李泽凯带季半夏来到一条小街。

    这条街在居民小区云集的地方,门脸不大,一看就是小本经营的夫妻档小店。食客也不算多,门口暖黄的光芒都透着几分冷清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吗?”季半夏看看招牌上平凡无奇的“老谭家常菜”,扭头问李泽凯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里。别看生意不算太好,菜品绝对让你满意。”李泽凯一边说,一边帮季半夏推开了玻璃门。

    店里,一个老妇人正在收拾桌子,听见动静,朝门口看过来。

    看清李泽凯的脸,她一下子愣住了:“泽凯?”

    “姨妈!”李泽凯走过去,握住老妇人的手笑道:“是我,我来看您了!”

    老妇人惊喜交加:“你不是说刚换新工作了吗?怎么有时间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一边大声朝后厨喊道:“老谭,快出来,泽凯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泽凯笑道:“公司正好有个来B市出差的机会,我就顺便过来了。姨妈,我给您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同事,叫季半夏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这才注意到李泽凯身后的季半夏,赶紧道:”泽凯,快招呼人家姑娘坐下,姨妈给你们做点热乎的!”

    原来李泽凯带她来吃饭,是顺便见自己姨妈的。也是,出差时间紧,他这样确实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好使劲对着老妇人微笑。

    老妇人使劲盯着季半夏的脸,左看右看,一直把季半夏看得窘迫不安了,她才惊讶道:“这姑娘看上去怎么那么眼熟呢?”

    季半夏还没来得及说话,后厨走出一个壮实的男子,50多岁的年纪,头上还戴着厨师帽,想必就是李泽凯的姨父了。

    跟李泽凯寒暄完,他也盯着季半夏看:“我也觉得这姑娘眼熟,似乎在哪儿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李泽凯惊讶了:“姨父,这是我同事,土生土长的C市人。从来没来过B市。"

    "哎呀!我知道为什么瞧着这孩子眼熟了!”李泽凯的姨妈一拍大腿:“老谭,你看看,她是不是跟咱们院里以前那个邻居,姓黄的,叫什么来着?——跟她的眉眼有点像?”

    老谭想了想:”五官倒不是很像,是眉眼间的那个感觉特别像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就是那感觉!”老妇人越说越激动,噔噔噔就往后面屋子跑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饭馆是前店后家,夫妻俩就住在后面的厢房里。

    李泽凯的姨父看看一头雾水的季半夏,无奈的笑道:“她肯定是进去看照片了。你跟泽凯赶紧坐吧,看看想吃什么,我给你们做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拉季半夏在桌边坐下,没几分钟,老妇人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过来了,她把照片铺在桌子上,指着照片急切道:“你们看看,是不是很像?”

    这是一张合影,四个女孩,她指的是其中一个圆脸的姑娘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李泽凯都好奇的凑过去看。

    “不像啊,姨妈,照片上的人是圆脸,眼睛也是圆圆的,半夏是瓜子脸,眼睛是杏仁形的。”李泽凯摇摇头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盯着那张照片,李泽凯说的没错,照片上的人,五官跟她确实没有太多相似之处,但是很神奇,她看着那张照片,竟然真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能是嘴巴有点像吧。季半夏为自己这种熟悉感找了个很合理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唉,只看照片是不太像。”姨妈看看照片,又看看季半夏的脸,有点沮丧:“不过,你们要是看到真人就知道了,那眉眼间的感觉真的太像了。照片照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照片上这个人是谁呀?“季半夏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照片上这个年轻的圆脸姑娘,穿了一条红裙子,头发梳的是几十年前最流行的样式,神采飞扬,一看就是那个年代最时髦最漂亮的姑娘。

    姨妈还没回答,姨父插话了:”是我们以前的邻居,她家是后搬来的, 不过也没住多久就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姨妈狠狠地剜了姨父一眼:“你当初还打过人家的主意呢,别以为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都几十年前的事了,还提这个干嘛!”老谭有点不好意思的瞟了两个小辈一眼:“这也不能怪我,那时半条胡同的小子都喜欢黄家丫头!”

    ”人家搬走了,你还伤心半个月呢!“姨妈开始数落姨父,季半夏和李泽凯对视一眼,都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不好意思今天更晚了。同事聚餐,快11点才到家。明天争取早点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