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致命一击

    数落完了,老俩口亲自下厨,给季半夏和李泽凯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孩子吃得津津有味,姨妈又不死心问道:”姑娘,你真的不认识照片上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认识。”季半夏摇摇头。

    姨妈失望的摇摇头,喃喃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她女儿呢。也是,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巧的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尴尬的笑笑,李泽凯赶快打圆场,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李泽凯和老俩口说了几句家常,季半夏坐在旁边埋头苦吃,总觉得有点不自在,人家亲戚之间拉家常,她一个外人在旁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饭快吃完了,三人聊来聊去,话头落到了李泽凯的婚姻大事上。

    “泽凯,你今年也28了,该考虑结婚的事了。你爸妈不在了,这事我得替他们盯着点。”姨妈开始逼婚了。

    李泽凯看看季半夏,笑道:“姨妈,我也想结婚呀,可是没碰见合适的人。”

    姨父突然道:“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胡薇?她有什么好,见你公司倒闭了,就跟别人跑了,这种女人,娶回家就是丧门星!”

    听见姨父的话,李泽凯的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姨妈赶紧瞪老头子一眼:“哎!我说,你是不是有病?好端端的,提那个女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还是当着外甥同事的面,简直太不给他面子了!

    季半夏眼观鼻,鼻观心,假装什么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终于,一顿饭吃完了,家常也叙得差不多了,该告辞了。一番寒暄道别之后,季半夏和李泽凯走在了回酒店的路上。

    这里离他们住的酒店不远,李泽凯提议散散步消消食,慢慢走回去。季半夏想了想也同意了。反正吃饱了也不冷,在外面走走,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经过大半天的相处,二人熟悉了不少,关系也不再像之前纯粹的上下级,而是多了几分朋友的感觉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季半夏笑道:“李总,原来您还没有女朋友呀,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可以把他介绍给赵媛,李泽凯这个人能力挺强的,将来在事业上应该也很有前途。长的也不错,配赵媛还是配得上的。

    李泽凯摇摇头:“我目前还不想考虑这件事。”说着,他突然抬头看了季半夏一眼:“刚才想必你也听见我姨妈的话了,我之前是有一个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好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开过一家小公司,本来已经做得风生水起了,结果后来突然出现变故,公司倒闭了。她受不了跟我一起住地下室,吃泡面的日子,就跟别人走了。”李泽凯说的很轻松,但季半夏还是听出了他的不甘和怨气。

    不想再刺激他,季半夏换了个角度问李泽凯:“你的公司出现什么变故了?既然已经做起来了,怎么说倒闭就倒闭了?”

    李泽凯神情怪异的看了她一眼:“因为一家实力雄厚的大公司,铁了心要打压我的公司。那家公司的老总公然承认,要不计成本地逼垮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嚣张?”季半夏咋舌:“哪家公司啊?简直太过分了!那个老总跟你有仇吗?”

    李泽凯笑笑,避开了她的第一个问题:“没仇,我的公司虽然发展的不错,但也只是一家很小的小公司,在他看来,根本就是不入流的,就跟路边一根野草没区别。他打压我,只是顺便踩一脚,而对我来说,确实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默然,同行之间的竞争是残酷的,成功者都是踩着失败者的尸骨站起来的。

    李泽凯看着季半夏,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我敢说,现在,即使我站在他面前,他也不知道我是谁。我刻骨铭心,对方却压根一无所知,这才是最践踏自尊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跟他开玩笑道:“没事,你可以积蓄力量,在合适的时机,给他致命一击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,季半夏拿出手机准备给傅斯年打个电话,才发现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,都是傅斯年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赶紧回拨电话,结果傅斯年的手机一直转人工,她打了五六个都没打通。

    可能是在开会吧。华臣现在在做一个欧洲并购案,事情正到关键节点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没在意,洗了澡,又打电话跟李泽凯讨论了一下明天谈判的几个要点,这才懒洋洋的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电话还是打不通,季半夏有点担心了,难道是欧洲那边出了什么事情?她本来想打傅斯年助理的电话问问,想想还是算了,她就别添乱了。

    一天的行程太赶太累,没躺一会儿,她就睡着了。睡得很沉,连傅斯年的电话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才看到手机上傅斯年昨晚的消息:半夏,并购案出了点麻烦,我要亲自去欧洲处理,如果事情顺利,半个月后就能回来。等我。么么哒!

    看到并购案出了麻烦,季半夏的心情本来有点沉重,却在看到最后那个“么么哒”的时候一下子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种卖萌低龄的词,季半夏都很少用,他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还真好意思说出口!

    季半夏握着手机贴在胸口,眼中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这就是傅斯年,人前冷峻高傲,威严寡言,仿佛高高在上的帝王,他所在的地方,空气的温度都会低上几度。而在别人看不见的背后,他就是个厚脸皮的无赖,会贫嘴,会毒舌,会甜得人心都要化了,也会气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种反差萌。只有她才能见到他孩子气的另一面,这种优待,傅斯年只给了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大家猜一猜,干掉李泽凯公司的人是谁?后面剧情会有转折,欢迎大家继续追文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