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准备了后招

    跟客户的谈判还算顺利,虽然纠缠了好几天,但毕竟还是谈下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要办庆功宴,季半夏和李泽凯明天早上的飞机回C市。

    合作公司的大佬来了一个副总和好几个总监,奥丁这边就季半夏、李泽凯和公司在B市分公司的几个小主管。

    李泽凯看看这阵容,压低声音对季半夏道:“等会儿谁劝你喝酒你都别喝,这边酒风彪悍,一开了头后面就不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感激的点点头:“好。谢谢李总提醒。”

    B市的饭桌风气果然很要命,饭局刚开始,对方一个叫穆静的女主管就笑眯眯过来劝酒了:“季总监,来来来,我们干了这杯。巾帼不让须眉嘛!”

    “谢谢静姐看得起,我真的不会喝酒。”季半夏婉拒,看了看正被几个男人缠着喝酒的李泽凯,暗暗替他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我们B市是出了名的美酒之乡,来B市办事,不喝酒怎么行?奥丁敢派你过来,你肯定酒量不错!”穆静显然不打算放过她。

    穆静三十出头,短发大眼,看上去十分精干,不像是好通融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只好笑道:“静姐你饶了我吧,我是真的不会喝酒。万一喝醉了耍酒疯,那就太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喝醉了我亲自送你回酒店!”穆静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男人们看见两个女人杠起来了,都来了兴致,纷纷端着杯子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李泽凯看势头不妙,赶紧朝季半夏递眼色,意思是让她顶住,千万别松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会意,任凭穆静怎么说,都只笑着说自己不会喝酒。

    穆静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了,季半夏也太不给她面子了!即使是真的不会喝酒,好歹喝半杯意思意思,这样一口也不沾,完全就是对她的藐视!

    李泽凯还是比季半夏老道,见局势尴尬起来,赶紧接过季半夏的酒杯:“青青,半夏她是真的不会喝酒,我们公司聚餐,她也滴酒不沾的。来来,这杯酒我敬你,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穆静一肚子不满,全发泄到李泽凯身上,跟几个男同事,把李泽凯灌了个七晕八素。

    季半夏几次想拦没拦住,李泽凯也不知怎么回事,几乎是来者不拒,只要敬酒的,他都干了。弄得季半夏很是过意不去。如果不是为了帮她,李泽凯根本不用喝这么多酒的。

    酒局终于结束,李泽凯是被人扶回酒店的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,分公司的几个主管把李泽凯交到季半夏手里:“季总监,李总就交给你了。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道:“好的,你们快回去吧。我会照顾好李总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分公司的同事也辛苦了,都这么晚了。

    跟同事道别后,季半夏扶着李泽凯往电梯走,李泽凯脚步虽然虚浮,但神志还算清醒,靠着季半夏的胳膊,他有些不好意思:“半夏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连忙摇摇头:“李总你太客气了,要不是你帮我挡酒,我今天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李总真是个靠谱的好领导,一般只有下属给领导挡酒的。季半夏对李泽凯好感蹭蹭上涨。

    李泽凯笑了笑,看看光滑电梯里季半夏的脸,眼里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将李泽凯送回房间,季半夏也回了自己房间。刚进屋,手机响了起来。季半夏拿起手机一看,是连翘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姐,现在忙吗?方便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,你怎么这么晚打过来?孕妇要早点休息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姐,我睡不着。想跟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聊什么?维川呢?没在你身边?”季半夏随口问道,没想到电话另一端,连翘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季半夏有点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了。维川不在我身边,他现在每天都很忙,我好几天没看到他了。”连翘的声音很是哀怨。

    季半夏惊讶了,本来想说“怎么会这样?你还怀着孕呢,他再忙,也不能这样忽略你吧!”又怕刺激到连翘,只好安慰她:“维川的公司刚上轨道,现在是最忙的时候,偶尔顾不上你也是正常的。你不要胡思乱想,等他忙过这阵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姐,我知道。维川他对我挺好的。就是他太忙了,没时间陪我,我觉得好孤独。”

    连翘忍住想流泪的冲动。洛洛住校,公公因为身体的原因很少露面,婆婆不能说对她不好,但二人之间总隔着点什么。婆婆一直强烈希望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,这也让她压力很大。再加上傅维川忙得顾不上她,让她心情很抑郁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难过了,等我出差回来去看你。你开心点,妈妈心情不好,胎宝宝也长不好哟!”季半夏好言安抚道。连翘什么都好,就是个性太软弱,依赖性太强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在外地出差呀?”连翘心疼姐姐,赶紧道:“那赶紧挂了吧,你早点休息。都这么晚了,早知道我不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也确实累了,想了想道:“嗯,那我挂了,明天早上还要赶飞机。你别多想,我回来后去看你。开心点!你现在是妈妈了,要坚强才行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,我知道了。姐,晚安。”

    挂了连翘的电话,季半夏洗完澡,累得倒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,第二天季半夏和李泽凯顺利的回到了公司。

    本来一切都很正常,可季半夏开始慢慢察觉到不妥。

    欧洲那边的事比较棘手,傅斯年的行程一拖再拖,现在初步估计要在欧洲过年了。季半夏的工作倒还算顺风顺水,唯一不顺的,是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李泽凯明里暗里对她表示关怀,毫不掩饰的对她表达好感,弄的公司里已经有人开始说闲话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,季半夏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因为她压根没觉得李泽凯喜欢她。一个男人是不是喜欢一个女人,这个太容易分辨了,她女性的本能告诉她,李泽凯对她根本没什么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让季半夏想不通的是,李泽凯又不是真的喜欢她,而且也明知道她已经结婚了,他还摆出这副追求的架势是要干嘛?

    要命的是,李泽凯只是使劲献殷勤,并没有表白,她也不好正面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季半夏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。这天,在李泽凯装出“顺路”的架势要送她回家时,季半夏笑道:“李总,不用啦,你单身,我已婚,我们走得太近不太好,会被人说闲话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话,李泽凯愣了一下之后,竟然直接道:“如果有人说闲话,那说明他们不瞎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惊了,李泽凯这是要干嘛?

    “李总……你……”季半夏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了。她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半夏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?我在追求你?”李泽凯看着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哑然。半晌,才道:“李总,我已经结婚了,这你是知道的。我爱我的先生,即使你是真的对我有什么好感,我也绝对不会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盯着季半夏的脸,心里微微的失望,不过很快又释然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这个堡垒果然和他所想的一样难以攻克,幸好,他还准备了后招。

    季半夏这边是失败了,但另一边,进展还是很顺利的。很快,他应该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!

    当年害得他倾家荡产、被女友抛弃的人,也该尝尝被人抛弃的痛苦滋味了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