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我要吃大餐

    到了“枫林”,方磊挑了个包间,大家一一落座。

    苏樱一直暗暗观察着季半夏和傅斯年的互动。只见季半夏和傅斯年根本就不怎么交谈,从坐下之后,两人还没说过话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傅总和这位傅太太也不怎么恩爱嘛——苏樱心里,忽然又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苗。

    小三上位,那有那么容易?难道是傅总有什么把柄被她抓住了,所以不得已和那位极为美貌的前妻离婚?

    苏樱浮想联翩,只觉得真相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这边,是苏樱在腹诽不已,另一边,季半夏却在默默忍受着傅斯年的骚扰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不见的桌下,傅斯年的腿正贴着她的腿,一寸寸缓缓的磨蹭。

    季半夏低着头,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——刚才她只是不小心碰到傅斯年的腿,结果被他恶意的反贴上来,在碰触到她的温软之后,他食髓知味,竟然用腿勾住她的腿不放开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应该都没有发现。方磊和陈良在负责说笑活跃气氛,苏樱托着腮,低头看着桌面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季半夏偷眼瞧了瞧众人,扭头狠狠瞪了傅斯年一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面色如常,对季半夏的怒目而视,他回应了一抹浅浅的笑,那笑容,要多矜持有多矜持,要多高贵有多高贵。

    这厮要么是影帝级别的高手,要么是重症精神分裂患者!谁能猜得到,在他云淡风轻的嘴脸之后,他的腿正在狠狠地骚扰她的大腿呢!

    季半夏避无可避,只好压低声音警告他:“傅斯年,你给我适可而止!”

    傅斯年挑挑眉头,继续大喇喇地吃她豆腐,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季半夏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!既然傅斯年不知好歹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!

    她停止了躲闪,缓缓将腿分开。伸出左腿,她用膝盖去撞击傅斯年的膝盖内侧。傅斯年浑身的肌肉都很紧致,唯有那里,柔软而易被撩拨。

    季半夏表情端庄的看着桌上的插花,膝盖却一下下,缓慢而有节奏的磨蹭、撞击着傅斯年的大腿内侧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意味深长,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诱.惑。

    半分钟之后,她满意的听到傅斯年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变得紧张。在她的膝盖缓缓攀爬的时候,季半夏用眼角的余光瞟了傅斯年一眼——哈哈,傅大总裁眯紧了眸子,眼神已不复清明。

    季半夏当然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。她拿起手机,给傅斯年发了条消息:

    傅总,感觉如何?

    傅斯年没回她的消息,他双腿用力,猛地攫住她的膝盖,狠狠的碾压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季半夏痛得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傅太太,您看看菜单,还有什么要加的吗?”方磊他们也点完了菜,殷勤的把菜单递给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调整表情,微笑着接过菜单。

    要命啊,傅斯年还在蹂躏她的膝盖,她哪儿有什么心思看菜单啊!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没什么要加的了。”季半夏随口敷衍了几句,就准备把菜单交给服务员。

    傅斯年插话了:“你确定没什么要加的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加大了腿上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了。”季半夏气苦,早知道占不到便宜,她又何苦去招惹傅斯年呢!

    菜单拿走了,下属们又开始小心翼翼的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。傅斯年也终于放过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得到自由,马上开始反击。

    她又给傅斯年发了条消息:傅斯年你卑鄙无耻!你胜之不武!

    这次,傅斯年终于回复她了:一会儿回家,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卑鄙无耻!后面还加了个吊打的表情。

    季半夏吓得一抖:你要干嘛?

    “行使丈夫的权利!”傅斯年回了一句,又意犹未尽的加了一句:“今晚我要吃大餐!”

    大餐你个头!季半夏在心里喃喃骂了一句,脸却不可自抑的红了。

    快一个月没见,她丝毫不怀疑,今晚她会被折腾得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菜陆续上来了,其中有一道虾。

    白灼的,傅斯年喜欢的料理方式。大家都吃的很开心,季半夏也夹了一只虾,正准备放进自己的盘子里,看到傅斯年冷着脸看着她,赶紧狗腿的放进他的盘子里,挤出一个笑容:“斯年,吃呀。”

    刚才惹恼了他,还是多讨好讨好吧,今晚再讨饶就晚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冷眼看着这个女人,刚才她蓄意撩拨,弄得他什么什么火焚身,现在又来装好人,真是天真,她以为这样他就会放过她?

    今天晚上,攻城略地,他要尽情的吃肉!

    见傅斯年还是冷着脸,季半夏慌了,赔笑道:“那我帮你剥壳?”

    她不介意在傅斯年的下属面前讨好他。当着别人给足自己丈夫面子,季半夏很乐意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置可否。桌上其他人都已经注意到了傅总和傅太太不同寻常的互动。

    苏樱和陈良交换一个眼色,眼神里写着: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姿色平平的季半夏能小三上位,原来靠的就是低三下四做小伏低。

    苏樱对季半夏充满了不屑。不就是总裁吗,虽然条件好,但也不至于把自己搞得这么没尊严吧。

    季半夏才懒得管别人怎么想呢,她很认真的把虾剥好,毕恭毕敬的放到傅斯年的盘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下属们艳羡钦佩的看着自己,傅斯年心里那股蠢蠢欲动的火才算平息了几分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他吃了虾,心才放下来一半,吃了她剥的虾,至少说明他没那么生气了,今天晚上可能会稍稍饶过她吧。

    伺候着傅大老爷吃了大半碗饭,季半夏简直要累死了。随便吃了几口,她就吃不下了,拿了手包去化妆间补妆。

    “半夏姐,你是要去化妆间吗?我跟你一起?”苏樱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一起吧。”季半夏当然不会拒绝,微笑着点头。傅斯年这个小助理还真会来事,一声半夏姐,一下子把关系拉近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