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哪里像

    傅老爷子刚闭眼,傅家二房傅冀南、宋婉丽带着傅唯川和连翘、洛洛赶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病房里的情形,傅冀南顿时红了眼圈。洛洛挣开傅唯川的手走到季半夏跟前,懂事的偎进她的怀里,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看着病床上刚刚断气的傅震庭。

    “唯川,扶我下来。”傅冀南在轮椅上艰难的挪动着身躯。

    傅唯川不明所以:“爸?”

    宋婉丽却知道他的意思,走过去,一左一右的和傅唯川架起傅冀南的双臂,用力将他从轮椅上挪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冀南颤巍巍地跪在傅震庭的床前,老泪纵横:“儿子不孝,没见到您老人家最后一眼。儿子给您磕头,您路上走好!”

    傅冀南的话让所有人都泪如雨下,病房里顿时悲声大作,洛洛这才明白,太爷爷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小人儿也跟着大人一起哭了起来,她跑到病床前拉起傅震庭的手,用力的晃动着,想把太爷爷叫醒:“太爷爷!您说过年的时候会给我做面人儿的,您说话不算话,洛洛生气了!”

    孩子的天真,让大人们更加难过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到洛洛身边,帮她擦擦眼泪:“洛洛,太爷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不回来了。洛洛想太爷爷了,可以在心里跟太爷爷说说话,他能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洛洛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可是我还是见不到他呀!”

    季半夏默然。孩子不懂什么精神纪念之类虚的东西,她想要的,只是太爷爷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,只是那份可以坐在太爷爷膝盖上吃棒棒糖的温馨。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九,季半夏终于见到了傅斯年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一对长相俊美的龙凤双胞胎,哥哥叫傅斯正,妹妹叫傅斯羽。都是青春正好的17岁,二人站在风雨如晦的门厅前,让压抑的客厅都亮堂了几分。

    傅家老宅里,所有的窗帘布艺都换上了素白的麻布,停灵三天,傅老爷子的棺木,就摆在大厅里。一个大大的“奠”字上,是傅震庭慈祥的,含笑的脸。

    黄雅倩已经五年没有看见自己的儿女了,此时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两个孩子,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以前,她还可以每年和孩子们团聚半个月,五年前,她吞吞吐吐的找老爷子为两个孩子谋求家产,之后,她就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孩子。一别五年,斯正已经长成了高大俊朗的小伙子,斯羽也

    她亭亭玉立,娇美可人。

    傅家人都生得一副好皮囊,从傅震庭到傅斯年、傅唯川,莫不如是。

    黄雅倩不说话,傅斯正和傅斯羽对视一眼,还是由傅斯羽率先开了口,她轻盈地走到黄雅倩跟前,轻轻喊了一声:“妈咪!”

    这一声妈咪,彻底喊醒了黄雅倩。她猛的抱住傅斯羽:“斯羽,乖女儿,你回来了,你们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傅斯正似乎不太习惯这么煽情的画面,他有点窘迫的看了看周围的人,又看看灵堂里傅震庭的照片。

    这个家,没给过他什么温暖,他也不怎么熟悉。这一大群和他有亲有故的人,除了黄雅倩,他一个都不熟。

    傅斯年毕竟是大房长孙,傅老爷子指定的继承人,他走到傅斯正面前,拍拍他的肩:“斯正,一路辛苦了。你和思羽先去换了衣服休息一下,一会儿再给爷爷磕头吧。”

    傅冀中根本没在傅家停灵,他的尸体躺在医院的冰柜里,准备等傅老爷子的丧事办完之后就火化。

    吸毒过量而死,并且死前已经患上了艾滋病,这都是傅家见不得人的秘密,被傅斯年遮掩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听见傅斯年的话,黄雅倩这才回过神来,擦着眼泪笑道:“瞧我,都忘记这个了,你们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一定累了,快去洗个澡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黄雅倩又给傅斯正和傅斯年引见了傅家二房的人,两个孩子也一通叔叔阿姨堂哥堂嫂的寒暄一通,最后黄雅倩又指指季半夏:“斯羽斯正,这是你们的嫂子。刚跟你们大哥新婚不久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好。”斯羽笑着跟季半夏打了个招呼,季半夏也友善地报以微笑。傅斯正看着季半夏,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,他跟着傅斯羽笑了笑,浑水摸鱼的算是见过了大嫂。

    寒暄完了,黄雅倩正要催他们上楼洗澡,宋婉丽忽然“咦”了一声:“你们看看,斯羽这模样,是不是跟半夏有几分相像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顺着她的话朝傅斯羽和季半夏看去,目光游移在二人之间。

    五官其实是不像的,傅斯羽的五官显然继承傅家的基因比较多,高鼻深目,五官轮廓比季半夏更立体,而季半夏是清秀卦的。

    但是正如宋婉丽所言,二人眉目间有股说不出的相像。也许是某个微妙的表情,也许是脸颊的某一处线条。总之,二人确实有一点点微妙的相似感。

    “哪里像?一点也不像。”傅斯年率先开口,打断了众人的思路。他走到季半夏身边,抬手挽住她的腰,低头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跟季半夏相像呢?他的季半夏是唯一的,独一无二的,天底下哪个女孩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有人像她?

    宋婉丽讨了个没趣,有点不悦,连翘倒是没注意到婆婆的尴尬,姐夫的心思,她很了解,于是打趣道:“姐夫,你太护短了,都不许别人跟我姐长得有点像啊。那我姐是长头发,我们是不是

    都要去把头发剪短呀!”

    黄雅倩酸溜溜道:“你姐夫,确实把你姐护得很紧。”

    傅斯羽一双眸子波光流转,看看季半夏,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季连翘,最后还是对季半夏更感兴趣,盯着她上上下下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季半夏察觉到她在看自己,扭头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温和善意,没有丝毫的攻击性。傅斯羽顿时对这个大嫂产生了不少好感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本书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了,季半夏的身世之谜就要浮出水面了。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,都可以在评论里写,我虽然因为没时间而不常回复,但我都有看。谢谢大家追文,爱你们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