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她不会记错的

    说实话,傅家的书房,对季半夏而言,是一个充满心理阴影的地方。上次在这里撞见黄雅倩跟人幽会的情景还记忆犹新。但是,她实在经受不了那些绝版藏书的诱惑,很多书,在外面根本就找不到。

    季半夏特意叫上两个佣人,推着轮椅,大张旗鼓的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一进书房,她就惊呆了。原来安宁静谧的书房完全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一排排高大厚重的橡木书架被推到墙壁四周堆积起来,拓宽了中间的空间,书架上的一排排鎏金封面的书也都消失了,变成了时尚杂志、各种精致的纪念品和一个个相框。——书房变成了陈列室,而不再是藏书室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季半夏颇感失望,喃喃问佣人道。

    佣人赔笑道:“是太太吩咐让改成这样的。说以前的格局太阴森了。居家过日子,还是有点烟火气的好。”

    烟火气……季半夏叹了口气,这样确实挺有烟火气的。只是可怜了傅家那点不多的底蕴……

    其实黄雅倩的品位也不算太差,书房被她这么一改造,确实显得热闹明快多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摇着轮椅,在屋子里逛了起来。看看时尚杂志也行,反正比躺床上强。手机看久了眼晕。

    拿了两本杂志,又找到几本画册,季半夏让佣人拿好书,正准备走时,眼神忽然被一张照片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镜框里,是一张颇有年代感的合影,四个年轻女孩站成一排,对着镜头微笑着。照片中间站着的,是一个圆脸姑娘,穿了一条红裙子,头发梳的是几十年前最流行的样式,神采飞扬,一看就是那个年代最时髦最漂亮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天!”季半夏惊呼一声。这张照片,不就是去B市出差,在李泽凯姨妈的饭馆里看到的那张吗?完全就是一模一样呀!

    中间这个红裙子的圆脸姑娘,李泽凯的姨妈还一直说自己跟她很像!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张照片,一模一样的!她不会记错的!

    “是我们以前的邻居,她家是后搬来的,不过也没住多久就搬走了。”……“这也不能怪我,那时半条胡同的小子都喜欢黄家丫头!”

    邻居……黄家丫头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一跳,竭力压住心头那股说不出来的诡异感,假装镇定的问佣人道:“这照片是谁的?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”

    佣人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要不我叫刘妈进来问问?她是府里的老人了,知道的事情比我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还盯着那张照片。上面这个红裙子的姑娘,真的是黄雅倩吗?还是她的姐妹?照片上的女孩,很年轻很漂亮,但眉目间有股孤高清冷之气,跟现在的黄雅倩雍容华贵的模样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刘妈很快进来了,知道季半夏问那张照片,恭敬道:“这照片就是太太的。您瞧,上面这个穿红裙子的,就是年轻时候的太太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黄雅倩的照片。季半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。心里暗暗琢磨,要不要跟黄雅倩说说李泽凯姨妈的事?

    “咦,少奶奶,您不说我还没看出来,太太年轻的时候,跟您倒有几分相似呢!”刘妈看看照片上的红衣女孩,又看看季半夏,表情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真的!确实有点像!”旁边的两个佣人也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季半夏摸摸自己的脸。她跟黄雅倩并不亲近,从她第一次来傅家,黄雅倩对她就有一种隐隐的敌意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但被人说和年轻时候的黄雅倩相似,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见季半夏淡淡的,佣人们也知趣地不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回卧室看杂志去了。黄雅倩的耳报神早把季半夏去书房的事跟她报告了。

    “哦?还特意问了那张照片?”黄雅倩奇道。她在傅家呆这么久,早就变得七窍玲珑,心思缜密了:“去叫刘妈过来,我问问到底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妈过来了,将书房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黄雅倩,还对季半夏和黄雅倩年轻时颇有几分神似的事大加渲染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!”黄雅倩沉下脸,将刘妈训斥了一顿。开玩笑呢,季半夏那副死样子,竟然跟她年轻时很像?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她的小斯羽才配跟她相像!

    一念至此,黄雅倩忽然又想到了斯羽刚回来的时候,宋婉丽那句话“你们看看,斯羽这模样,是不是跟半夏有几分相像?”

    心里更加不悦。黄雅倩冷哼一声:“我要去市区,去找司机给我备车。”

    佣人出去后,黄雅倩打通了管家的电话:“我现在去市里,咱们老地方见?”

    “行,我正好要去市区办事。到时候电话联系。”管家答应得很爽快,自从傅震庭和傅冀中死后,两人频频见面,大有**之势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,二人翻云覆雨一番之后,黄雅倩躺在床上,开始抱怨了:“那个姓季的要在家里住一阵子,真是想想都心烦!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让住,你还能不让人家住不成?”管家道:“你不是一直瞧她不顺眼吗,正好趁这个机会治治她!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治她?被傅斯年发现,我还有活路吗?”黄雅倩白了管家一眼,觉得这个男人真是蠢透了:“上次你不是说帮我挑拨傅斯年和季半夏的关系吗?都这么久了,也没见你拿出个靠谱点的方案!”

    管家捏捏她的大腿:“你别说,我还真有个好主意。不过,这要你牺牲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黄雅倩警惕地看着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笑得有点猥琐:“美人计呀!你那个女儿,又年轻又漂亮,又是从国外回来的,思想又开放,你哭诉几声,让她跟你演演戏,去勾引勾引傅斯年,再制造点巧合,让季半夏正好碰见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呸!”黄雅倩大怒:“斯羽才17岁!你个老东西想什么呢!她可是斯年的妹妹!”

    管家见黄雅倩动了怒,赶紧赔笑:“哎哎哎,开个玩笑嘛!别这么激动!我跟你说,我找人打听过了,季半夏以前在大学有个男朋友,你花点钱请个征信社,调查一下那个男朋友现在什么情况,从他身上下手说不定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黄雅倩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:“这还差不多。人你去给我找,钱我来出。只要能拆散季半夏和傅斯年,花多少钱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知道,你现在是超级富婆了。十万二十万的,压根不放在眼里!"管家盯着黄雅倩,这可是块大肥肉呀。以前她就这个身子有点价值,现在她就是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山!斯羽和斯正的遗产,够她挥霍一辈子了!

    管家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这个女人伺候好。她吩咐的差事,他一定要尽心尽力办好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