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你想要什么

    通往更衣室的走廊上,季半夏拎着礼服的盒子,和连翘正说笑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穿这件会不会抢了斯羽的风头?”季半夏忽然想到这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    连翘赶紧道:“不会不会,斯羽年轻漂亮,跟你不是一个类型的,不存在谁抢谁的风头。”

    在傅斯年的计划里,是先求婚,然后舞会才正式开场。季半夏一开场就是焦点,当然不至于抢了斯羽的风头。

    姐妹俩说说笑笑,眼看就要走到更衣室了,前面忽然慢悠悠走过来一个人,笑吟吟拦在了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李总?”季半夏惊讶地跟他打了个招呼,完全没注意到身边连翘奇怪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半夏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李泽凯微笑着跟季半夏打招呼,眼神轻轻掠过连翘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,你跟我姐认识?”连翘费力的问李泽凯。

    李泽凯笑了一下:“当然。你姐没跟你说过,我是奥丁的副总,她的顶头上司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季半夏惊讶了,她扭头看着连翘:“你跟李总认识?”

    连翘表情有点尴尬,咬咬嘴唇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泽凯看着季半夏,笑的很有深意:“半夏,有件事,我想单独跟你谈谈。不知道你现在有空没有?”

    连翘猛的看向李泽凯,脸色骤变:“你要跟我姐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泽凯扬扬手中的手机:“也没什么,只不过是想给她看一些聊天记录和几张照片罢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惊疑不定地盯着李泽凯,嘴唇颤抖起来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季半夏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,她看看连翘,又看看李泽凯:“有什么事,我们去更衣室里说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各怀心思走进了更衣室,还不等季半夏发话,李泽凯已经主动把手机递到了季半夏面前:“半夏,你先看看这些聊天记录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连翘伸手想去抢手机,被李泽凯狠狠抓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别碰我妹妹!”季半夏厉声道,牵着连翘的手,挡在了连翘前面。

    李泽凯干笑一下:”真是姐妹情深啊。那事情就更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懒得 再跟他打哑谜,直接开始看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,姐,你别看!求求你,别看了!”连翘大哭起来,脸上满是羞愧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湖底。脑中闪过的念头让她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开始看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微信上,是连翘和李泽凯的头像。这是连翘和李泽凯的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男人的甜言蜜语无微不至,女人的放开心防渐渐沦陷,一切的一切,只说明了一件事:连翘和李泽凯,已经开始超越了普通的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连翘并没有说太过分的话,但对李泽凯的挑逗和**,她是默许的态度,甚至还有些乐在其中。并且,聊天内容中还穿插了大量对宋婉丽的不满和对傅唯川的抱怨。

    微信中还有连翘的自拍,照片不暴露,只是普通的日常生活照,但有一张照片,是连翘凸起的腹部特写——光裸的。

    见季半夏的眼神盯着那张照片,连翘泣不成声:“姐,我和他真的没什么!就只是聊天而已!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!这张照片,是他说他从来没见过孕妇的肚子,叫我拍一张给他看看的!我真的没跟他做过什么!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色煞白。她拉过连翘,紧紧揽住她的肩膀,转头看向李泽凯:“李总,请问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李泽凯处心积虑接近连翘,现在又抛出这些聊天和照片,怎么会没有目的?

    季半夏可没忘记,当初在奥丁,李泽凯还试图追求过她。

    李泽凯,究竟想从她和连翘这里得到什么?

    李泽凯笑了:“半夏,你还记得吗,我以前有一家小公司,后来被人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季半夏冷冷看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李泽凯保持微笑:“你知道我是被谁干掉的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挑挑眉毛,表示自己在听。

    ”干掉我那个公司的,就是你亲爱的丈夫,华臣的总裁,傅斯年先生。”李泽凯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牙齿开始轻轻打颤:“李总,我们不必兜这么大的圈子。你想要什么,请直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哈哈一笑:”半夏,你果然爽快。”他盯着季半夏的脸:“我要的不多,我就要你当着今天所有来宾的面,拒绝傅斯年的求婚,跟着另一个男人走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色微变:”求婚?什么求婚?”

    李泽凯摇摇头:“哦,对了,我忘了,今天的求婚计划你还不知道,傅斯年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呢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。难怪今天早上傅斯年格外用心的刮胡子选衣服,难怪他早上鬼鬼祟祟的打开保险箱拿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原来,他准备给她一个如此隆重的求婚仪式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,她用力的咬住嘴唇,逼回眼中的泪雾:“是吗?那你的意思是,我拒绝斯年的求婚,跟着你走?”

    这么狗血的事,他以为傅斯年是傻逼瓜吗?

    “欧阳你还记得吧?你亲爱的前男友。他今天也来了,就在外面的宾客中。”李泽凯笑道:“我跟他呢,刚好也有些交情,而且他也对傅斯年恨之入骨,他很乐意扮演这个拐走你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季半夏眯起眼睛看着李泽凯:“你那么笃定我会配合你的计划?”

    她拿着李泽凯的手机,作势要往窗外扔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随便扔。反正我有备份。”李泽凯转向一直瑟瑟发抖的连翘:“连翘,你看,你姐一点都不在乎你的幸福呢!”

    李泽凯的话,让连翘抖得更厉害了,她哭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:“姐,救我!我不想失去唯川,不想失去洛洛!姐,救救我……“

    如果这些聊天记录和照片呗公之于众,以傅唯川的性格,肯定是无法容忍的,离婚是铁板钉钉的事,而且,傅家是不会放弃洛洛的。

    她会失去丈夫,失去孩子,失去赖以为生的家……

    连翘不敢再想,如果世界上真有后悔药买,她愿意放弃自己三十年的生命,让时光倒流。

    是她的错,她不该跟李泽凯聊那些,但是事到如今,她再说自己只是为了打发无聊时光 ,并不是真的想出轨,只怕连季半夏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这句话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,让季半夏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切肤之痛。

    她看着哭泣的妹妹,看着她凸起的腹部,再看看掉在地上已经散开的纸盒。

    礼盒里,装着那条火红的裙子。浓烈的色彩,张扬的款式,果然很适合求婚仪式。

    穿上这条裙子站在傅斯年面前,他会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是惊艳,还是意外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