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惊天大秘密

    饭店里,季半夏用李泽凯的账号密码登录,仔细地翻检着所有他和连翘所有的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删掉聊天记录,修改了密码,让这个李泽凯用来勾引连翘的账号彻底作废,季半夏这才彻底放下一颗心。

    李泽凯一直笑吟吟的看着她。季半夏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:“我知道你还存着截图之类的东西。你放心,即使你把那些东西抛出去,也没人会信的。人们都明白,有ps这种软件存在。”

    万一李泽凯不遵守约定,傅家只要开个新闻发布会澄清就行了。只要没有第一手的证据,李泽凯在傅家的权势面前,就是只蝼蚁。

    “半夏,咱们何必这样剑拔弩张呢?当初在奥丁,我们相处还是很愉快的!”李泽凯故作惋惜状。

    季半夏嗤笑一声,站起身来:“戏演完了,恕我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她要赶回去和斯年解释。越快越好。和欧洋的协议她也会一五一十地告诉斯年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玩手机的欧洋突然有些艳羡叹了口气:“傅家果然权势倾天,这么轰动这么狗血的事件,各大门户和社交网站竟然都静悄悄的。连个路人贴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泽凯的语气就不是艳羡了:“傅斯年没沦为全国的笑柄,我真是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欧洋赶紧朝李泽凯抱抱拳,求饶道:“凯哥,我老妈一心想让我和半夏和好。这些新闻要是发出去了,半夏哪儿会跟我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能伤到傅斯年就够了。我小人物也扳不动他,能砍一刀是一刀了。”李泽凯惋惜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言不发,拎起包就准备走人。这两个男人彻底让她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不会忘了我们的约定吧?”欧洋见季半夏要走,急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咬咬牙:“放心,我会遵守约定。不过,在此之前,我要先见斯年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欧洋脸色一沉:“如果你想保住傅斯年的面子,最好先做到答应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医院的单人间,郑爱莲昏昏沉沉地躺在病床上。她面容憔悴,形容枯槁,整个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。

    “嘘!”护士见欧洋带着一个女孩走进来,赶紧把手指头竖到嘴边:“轻点声,刚睡着。”

    护士走了,季半夏和欧洋一言不发,各怀心事地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忽然,她的眼神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:病床上昏睡的郑爱莲,那截枯槁成树枝的手臂上,还戴着一个玉镯子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很廉价的东西,几乎和石头没什么区别,可是,在这么廉价的镯子上,靠近手心的部分,竟然还套了几寸银圈——大概是摔裂了,又舍不得扔掉,所以用银子镶嵌一下继续戴。

    季半夏只觉得心头难受极了。这个玉镯子,她再熟悉不过了。这是她送给郑爱莲的生日礼物——那时候,她是把郑爱莲当亲人看待的。

    玉镯子对郑爱莲现在的手腕来说,已经太过宽大。廉价的光泽,衬着她枯槁的手臂,让季半夏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“我妈活不了几天了。”欧洋没有看季半夏,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:“你也别怪我和李泽凯勾结起来威胁你。半夏,我实在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将头扭到一边。她不想听欧洋说话,见到他她就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我。我利欲熏心,利用你走捷径。是我不对。可是,我对不起你,我妈没有对不起你。”欧洋转头看向季半夏:“和你分手后,我妈天天在家念叨你,也给你打过电话,但是你换手机号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没有说话。她看着窗外的草地,往事又一点点浮上心头。欧洋没说过,郑爱莲没有对不起她,当年,郑爱莲也是真心拿她当女儿看待的。她打工晚归,连翘经常都是呆在欧家,由郑爱莲来照顾的。

    和欧洋分手后,她和连翘都绝口不提欧洋这个人,也自动从脑海里屏蔽了郑爱莲。可是,像现在这样,看着郑爱莲枯瘦的脸,她还是难受得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我会让阿姨满意的。”季半夏的心沉重而潮湿。

    “半夏,谢谢你。”欧洋郑重地道谢之后,不再说话。季半夏也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刚才她打过傅斯年的电话,没有人接。再打,关机。

    心中如油煎一般,她知道,傅斯年生气了,他是真的生她的气了。

    再等三天,再等三天就好。欧洋将病危通知单拿给她看了,郑阿姨,熬不过三天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斯年能体谅她的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晚了。陷入半昏迷半睡眠状态的郑爱莲,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呻吟。

    椅子上的欧洋嗖地站起身来,一个箭步跨到病床边。他轻轻握住郑爱莲的手,轻唤道:“妈,怎么了?是又开始疼了吗?”

    仿佛感觉到什么,郑爱莲缓缓睁开眼,当视线扫到椅子边站着的季半夏,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。

    “半……半夏,那是半夏吗?洋洋,妈不是在做梦吧?那是半夏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走到床边:“阿姨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半夏啊!”郑爱莲竟然抬起了手,冰凉干枯的手握住季半夏的手,眼角流出一滴浊泪:“孩子,这些年,你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阿姨!”季半夏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当年,简陋的平房里,郑爱莲用巧手烧出三菜一汤,将鱼肚子上没刺的肉挑到连翘碗里,鱼背上厚实的肉挑到她碗里,鱼尾巴给欧洋,鱼头留给自己。当年,她痛经痛得死去活来,弄脏的内衣,郑爱莲用手一点点给她搓干净。

    即便是亲妈,也不会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“连翘好吗?连翘长成大姑娘了吧?”郑爱莲用全部力气握住季半夏的手。这个女孩,她真是喜欢到了骨子里,她是真的想让儿子娶她回家,是真的想把她当女儿一样来照顾。

    “连翘很好。”季半夏哽咽道:“她已经结婚了,过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好。”郑爱莲欣慰地闭闭眼,随即又充满期待的看着季半夏:“洋洋说你们已经和好了,正在准备结婚。孩子,他没骗我吧?”

    季半夏百感交集,她忍住泪笑道:“没有,阿姨,我和欧洋正在筹备婚礼。您好好养身体,到时候我给您敬酒。”

    郑爱莲笑了,发自肺腑地笑了:“阿姨只怕熬不到那天了。”

    她费力地抬起手臂,想从手上取下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要什么?我帮你。”季半夏擦擦眼泪,柔声道。

    郑爱莲用眼神示意季半夏摘下她手上戴着的一枚金戒指。季半夏摘下戒指递给郑爱莲,她却不接:“半夏,这是洋洋婆婆给我的……今天,今天阿姨送给你。不是值钱的东西,但是,能……能留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这个我……”季半夏刚想说她不能收,欧洋在背后扯了她一下,笑嘻嘻地接过戒指:“妈,你也太偏心了吧,有好东西留给半夏不给我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有些意外地看了欧洋一眼。他的语气非常轻松愉快,插科打诨,仿佛郑爱莲并没有病入膏肓,仿佛下一秒她就会从病床上站起来似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垂下眼不再说话。人性确实是复杂的,欧洋有他功利卑劣的一面,但是在郑爱莲面前,他确实是一个孝顺的儿子。

    儿子的玩笑取悦了郑爱莲,她笑着点点头,刚想说点什么,喉咙间却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欧洋吓得赶紧帮她抚背,季半夏也担忧地握住郑爱莲的手。当咳嗽终于平复之后,郑爱莲精神不济,又陷入了半昏迷半沉睡的状态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路灯一盏盏亮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给阿姨弄点吃的?”季半夏忧心忡忡地看了看郑爱莲的脸,那张脸,用面如金纸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她已经什么都吃不了了。现在就靠输液维持着。”欧洋脸上的轻松逗趣全没了,他面色沉郁,眉心已经有了淡淡的川字纹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欧洋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饭。我怕我吃不下。”季半夏回绝得干脆明白。

    欧洋自嘲的一笑:“半夏,你还是那么表里如一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没搭理他,转身准备往外走。她没时间再跟欧洋耗了,她想回家去找傅斯年。她想他,疯狂的想他。

    ”半夏,有一件事,和傅斯年有关,你真的不想知道吗?“欧洋在背后轻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季半夏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“如果,这件事,是他身上的一个惊天大秘密呢,你也不想知道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