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蛇精病

    公园外侧,季半夏看着苏樱抬头和傅斯年说了什么,看到傅斯年低头看她,随即,她看到了那个吻。

    苏樱踮起脚尖,飞速的吻过傅斯年之后,娇羞地跑远。傅斯年站在原地,目送她离去。

    和所有狗血的电视剧一样,刚陷入爱河的男女主角约会完毕,互道再见,女主鼓起勇气,大胆的献吻,然后跑远,然后男主角追上去拉她入怀,接下来就该是一个天雷勾地火的热吻,再接下来就可以黑灯了……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剧情是傅斯年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差别也不大。没有傅斯年的默许,苏樱敢去献吻?苏樱看上去也不像那么奔放豪迈的女孩。

    真是一场好戏啊。季半夏冷笑。看着傅斯年快步走出公园,朝他的小公寓走去。

    她抱着手臂站着,看着他的背影。求和的念头已经消失殆尽,没意思,真没意思。爱情果然是一袭华美的袍子,上面爬满了虱子。

    夜风渐凉,季半夏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幸好赵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:“半夏,怎么样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季半夏苦笑:“我刚亲眼看到傅斯年跟他的秘书亲热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赵媛的声音简直要震破季半夏的耳膜:“你确定?你亲眼看见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季半夏没精打采的回答。

    赵媛迟疑着: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”真是太震惊,谁能想到傅斯年会做出这种事?

    “我先去酒店住几天想一想吧。反正我不想再住傅斯年的公寓了。”季半夏答道,她还没想好是去质问傅斯年还是跟他冷战。

    或者,离婚。

    苏樱让她彻底意识到,傅斯年身边的诱惑实在太多。做万人迷的太太,就是在刀口上舔血,钢丝上跳舞。

    季半夏突然打了个寒颤。她在想什么啊?她和傅斯年经历了那么多艰辛,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,她怎么能这样轻言放弃呢?离婚,这是多怯懦多不负责的想法。

    赵媛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:“住什么酒店啊,来我家住吧。我表妹实习去了,正好空出来一个卧室。“

    赵媛和表妹合租了一个二室一厅的房子,地段虽然偏了点,但生活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:“好啊。多谢啦。”

    她满肚子的话正好要对赵媛讲。她所依仗的,不过是傅斯年对她的爱。如果有一天,这爱不在了呢?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底气去质问他,要求他?

    到了赵媛家里,赵媛已经把卧室都给她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傅太太,现在可以说了吧,你和傅斯年之间到底怎么了?”赵媛给她倒了一杯果汁,二人窝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说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,赵媛摇摇头:”乱想个什么劲呀,你刚才也说了,只看到苏樱亲了一下傅斯年的脸,傅斯年又没对她做什么。很可能这只是苏樱的一厢情愿嘛,傅斯年是躺枪。“

    “一厢情愿?媛媛,这也太不合理了。他又不是什么平易近人的领导,华臣员工都挺怕他的,要是他没什么暗示,苏樱有那么大胆,那么豪放,敢扑上去亲他?”季半夏闷闷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赵媛也觉得季半夏说得有道理。她以前在华臣的时候,公司暗恋傅斯年的人不少,但大家都是把倾慕埋在心底,根本没有敢主动表白的人,更别提这种扑上去就亲的了。傅斯年的气场,实在太冷了。没人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赵媛换了个话题:“那你直接问问傅斯年不就得了,在这里东猜西猜的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问。”季半夏把杯子放在茶几上,朝沙发上一躺:“干嘛总是我低三下四的求他哄他问他,今天我去找他,他还对我爱答不理的。在苏樱面前,一点面子都不给我。哼!”

    季半夏越想越气:“反正我要晾他几天,他要是真的爱我,肯定会主动找我的。要是不找,那就离婚好了!”

    赵媛简直目瞪口呆,她伸手摸摸季半夏的额头:”半夏,你没发烧吧?就为这么点小事就要离婚?你这脑子,是不是……残了?“

    ”去去去!“季半夏一掌拍掉她的手:”你懂什么,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脑残。“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赵媛大笑:“你这句话简直说得太对了!真理!绝对的真理!”

    季半夏朝她翻个白眼。赵媛笑眯眯道:“我终于懂了,我白操心了,你跟傅斯年这是情趣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纠结难受的情趣吗?”季半夏叹了口气:“我给傅斯年三天时间,这三天里,我不会主动找他,他要是不来找我。那就冷战到底!”

    “三天会不会太短了哦?”赵媛逗她:“傅斯年不是还在生你的气吗?万一他的气还没消,又没能体会到你的冷战策略,继续不搭理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一周好了。”季半夏从谏如流:“一周的时间,足以让他明白我在生气吧!”

    赵媛也学季半夏翻个白眼:“恋爱中的人,智商都是零。自己觉得好玩,我看着简直肉麻。一点破事闹个天翻地覆,简直蛇精病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非常不赞同她的话:”你有这种想法,只能说明你压根不懂什么叫爱情。等你爱上某个人,尤其是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远超自己的人,你就会明白那种患得患失,又想要爱情又想要尊严的心情了。“

    赵媛脑海里突然闪出一张脸。一张沉郁寡言的脸。

    她勉强笑了一下:”那等我爱上一个这样的人再说吧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和赵媛闲聊一阵,各自洗漱睡觉了。

    躺在赵媛家的床上,季半夏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傅斯年会来主动找她吗?如果傅斯年一直不找她,她该怎么办?傅斯年和苏樱,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?

    各种纷杂的念头在脑海里盘旋,让季半夏疲累不已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