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一抹惊艳

    接到纪云电话的时候,季半夏正没没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看杂志。多亏赵媛好心收留她住几天。不然,她还真没地方可去。跟傅斯年闹成这样,她怎么好意思再住傅斯年的房子?

    “云姐,好久没接到你的电话了。”季半夏意外中带着开心。纪云做人妥帖周到,她离职后跟纪云也一直保持着联系。两人关系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家都忙嘛!”纪云笑道:“我明天过生日,想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,你愿意赏脸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道:“云姐你说哪儿的话呀,赏脸二字我可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来不来嘛?”纪云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“当然来!”季半夏问了酒店地址和时间,以为纪云要挂电话了,结果纪云话锋一转:“半夏,你跟傅总,是不是,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季半夏吃了一惊,以为傅斯年求婚被拒的事曝光了:“云姐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反应证实了纪云的猜想,她打趣道:“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,华臣发展顺风顺水,公司盈利步步走高,傅总却还满脸阴云。我猜就是跟你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到底还是瞒下了傅斯年的话。顶头上司的交代,她不敢违抗呀。

    反正季半夏去了就知道了。小两口吵架,她犯不着在中间淌浑水。傅总让她邀请,她就来邀请。至于去了之后的事,那就不是她能操心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季半夏心里涌出一点小小的窃喜。傅斯年满脸阴云呢,傅斯年心情不好呢,嘿嘿,她的杀伤力真的有那么大吗?

    不会吧?热情主动、软玉温香的苏美人,还抚慰不了傅斯年那颗受伤的心?

    季半夏半信半疑,吞吞吐吐的问纪云:“那个,云姐,公司里,都有谁去呀?”

    纪云心里暗暗好笑,嘴上却一本正经:“公司里,总裁办这边的都会去,行政部那边的姗姗会去。其他人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季半夏问的是谁,不过,既然季半夏不说,她就装作不知道好了。

    跟纪云敲定了时间,季半夏挂了电话,心里越加烦恼了。纪云的级别不高,但位置却足够重要,她的生日宴会,傅斯年去和不去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总裁办的人都去,那个苏樱肯定也要去。难道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傅斯年和苏樱卿卿我我?

    但是不去,又实在不甘心!

    季半夏咬着手指思考了很久,还是决定鼓起勇气,迎男而上!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傅斯年怎么跟苏樱叽叽歪歪!

    人一旦有了目标,生活就有了动力。季半夏胸也不闷了,气也不短了,头脑也清醒了。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第一件事,先去给赵媛选礼物!第二件事,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!

    纪云的生日宴会就在华臣附近的酒店办的。这次生日宴,邀请的都是华臣同事,见季半夏过来,行政部的林珊珊笑着朝她招招手:“哇,半夏,你也来了!好久没见到你了!”

    林姗姗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季半夏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季半夏穿了一条湖蓝的纱裙。浓密乌黑的秀发挽了起来,露出一截细腻白嫩的脖子。她没有戴任何饰品,只在鬓边插了一支珍珠簪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好久没看到你们了!”季半夏浅浅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纪云也看到了季半夏,忙走了过来,她拉着季半夏上看下看,情不自禁赞道:“半夏,你这身打扮太别致了。这根珍珠簪子好古典,但是偏偏跟你这条裙子又很搭。”

    林姗姗也点点头:“以前在华臣,半夏就是那种从不用力打扮,但总能叫人眼前一亮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华臣的员工都打扮入时,女员工更是巴不得自己越时尚越好。但是,没有人会用一根极其中国风的珍珠簪子搭配Alexander Wang的裙子。

    季半夏这样做了,所以她在人群中是最显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三个女人正在讨论衣服饰品,大厅里突然安静下来了。坐在椅子上说笑的人们都齐刷刷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用转身,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男朋友来了。”林姗姗把声音压得低低的,朝季半夏促狭地挤挤眼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傅斯年还没办婚礼,前同事们还不知道她和傅斯年结婚了。季半夏朝林姗姗笑笑,镇定地转身。

    一回头,她的目光就在半空中撞上傅斯年的目光。

    傅斯年穿着浅灰衬衫黑色长裤,跟一个高管一起正朝宴会厅走来。

    在目光碰到季半夏的那一瞬间,傅斯年冷冷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顺着他的目光在周围扫了几眼,意外,竟然没看见苏樱。苏樱好像根本就没来。

    首秘纪云生日宴,傅斯年都来了,苏樱竟然敢不来。季半夏更认定了这里面有猫腻。

    拽什么拽……季半夏郁闷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狠狠瞪了傅斯年一眼,跟着林姗姗准备坐到行政部的饭桌上去。

    林姗姗也看出不对劲了,低声问季半夏:“你跟傅总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冷战中。”季半夏答完,又口是心非的加了一句:“早知道他今天来,我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嘛!”林姗姗笑道:“吵个架而已,还真准备当仇人啦?”

    是我想当仇人吗?是人家劈腿外遇对我不理不睬!季半夏在心里委屈地嘀咕了一句,跟着林姗姗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哎,半夏,过来,来这边坐。”纪云隔着一张桌子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纪云跟傅斯年坐在一桌。傅斯年身边,还空着一个位子。

    季半夏瞟了一眼傅斯年,人家正转头跟旁边的高管说话,眼角都没扫她一眼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一堵,牛脾气上来了。她朝纪云摆摆手,坐在林珊珊这边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边跟旁边的下属说话,一边留心季半夏的动作。

    纪云喊了几遍,他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的。季半夏竟然不过来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