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态度变了好多

    客卧里,季半夏和连翘一起睡,姐妹俩聊点私房话。

    “李泽凯的事,没有后续了吧?维川没听到什么风声吧?”季半夏问连翘。

    李泽凯还在拘留所,但傅斯年跟她说了,肯定会让他坐牢的。她知道傅斯年神通广大,但还是担心李泽凯那边走漏了风声,牵扯出连翘。

    “没有,婆家的人都不知道。”提到这个话题,连翘有点切生生的 :“姐,这件事没影响到你和姐夫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放心吧。”季半夏宽慰妹妹,故意装出一副得意的样子:“傅斯年对我那是百依百顺,即使吵架,隔不了三天也会和好的。”

    连翘羡慕的看着季半夏:“姐,你真是好命。姐夫那么优秀的人,都被你吃得死死的。“

    季半夏敏锐地盯着她:”维川对你不好吗?最近他还是那么忙?“

    连翘吸了一下鼻子,忍住内心想哭的冲动,强笑道:”是啊,还是很忙,不过听婆婆说,等公司上市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”哦,那就好。过阵子他就能多陪陪你了。“季半夏拉过妹妹的手牵着:”你要是无聊了,就来我这边玩。斯年不许我上班,让我呆家里养胎。你过来我们正好作伴。“

    ”嗯。好啊!我最近新学了一种花式蛋糕,明天我烤给你吃。”连翘压住心底的苦涩,对季半夏笑道。

    三天前,她去给半夏的宝宝买礼物,在路过商业中心的一家咖啡馆时,她看见了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他和一个妙龄女子坐在窗边的座位上,两个人含笑对视,情意缠绵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事她不想对季半夏说。姐姐现在怀着孩子,之前又有流产迹象,她不想再用任何烦心事来打扰她。

    等孩子生了,她准备继续读书。如果她也像半夏一样独立坚强,有自己的事业,有一份不菲的收入,也许,傅唯川会更珍惜她一点吧。

    二人又聊了一些洛洛的趣事,季半夏正感到一点困意,傅斯年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,干嘛,这么难舍难分呀?”季半夏取笑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本正经:“没有,只是想关心一下我的女儿,看看她有没有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季半夏忍不住大笑:“你女儿现在还是一颗小黄豆呢,黄豆不存在睡不睡觉的问题。“

    ”黄豆妈妈早点睡觉,小黄豆才能快点长大。”傅斯年也笑:“医生说过,要早睡早起,培养良好的作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知道啦!”季半夏笑着噘噘嘴:“这么啰嗦,小黄豆都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在旁边听着,眼眶微微湿润。姐姐真幸福,她真的好羡慕。

    傅斯年打电话敦促之后,季半夏果然老老实实的跟连翘道了晚安,各自安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傅大总裁又是一通叫醒服务,季半夏正在刷牙,连翘帮她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傅哥哥,早上好!”连翘乖巧地问安。

    傅斯年愣了下:“连翘,你起床了?你姐姐呢?”

    “姐姐在刷牙不方便接电话。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吗?“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提醒她,让她记得吃钙片和维生素。”傅斯年的声音在手机扬声器里听起来格外磁性。

    季半夏吐出牙膏泡泡,冲着手机喊了一声:“知道啦!啰嗦大王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连翘一直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脸微微一红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姐夫肯定有别的话想跟你说,结果是我接的电话,他不好意思说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道:“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就是些告别的话罢了。”她叹口气:“他现在跟我住老宅,每天早早就要起床去市区上班,真是辛苦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他住市区的公寓,周末回来陪你呢?”连翘想想一两个小时的车程,很同情傅斯年。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:“人家不肯。我也没办法。你姐夫那个人你是知道的,决定了的事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真的很爱你。姐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,一定!”连翘拉住季半夏的手,恳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季半夏郑重地对妹妹点点头:“连翘,我们都要幸福。我们都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连翘笑得十分灿烂,仿佛内心深处从来不曾有过阴霾。

    姐妹俩梳洗完毕,又到儿童房叫上洛洛,三人一起到餐厅去吃早点。

    见到季半夏,佣人就先笑道:“少爷的早餐已经带到车上了,等会他在路上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今天连翘就要回去了,明天她要留傅斯年在家吃了早餐再去上班。

    想想一向养尊处优的傅斯年在后座上吃早餐,她心疼的很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,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。”连翘指着一罐煨得浓浓的乳白的汤汁问道。

    佣人忙道:“这是好几种药材跟乌鸡、老鳖一起熬的,补气益血,最适合孕妇了。一会儿您跟少奶奶都喝一点,看看合不合口味。”

    ”谢谢!有心了。“季半夏道谢。

    佣人忙摆摆手:“少奶奶,这汤可不是我熬的,是夫人熬的。昨天夜里就炖上了,早上我来厨房的时候,夫人还过来看火候呢!”

    黄雅倩?季半夏和连翘交换一个诧异的眼神。

    趁着佣人摆餐具,连翘低声道:”姐,黄阿姨怎么突然变了?现在对你这么好,都让人有点适应不了了。“

    “是啊。确实有点奇怪。”季半夏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黄雅倩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她怀孕,只会让斯羽和斯正的财产进一步缩水,黄雅倩的利益其实是受到影响的。怎么她对她的态度,反而变好了?

    这鸡汤,不会有问题吧?季半夏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问题,让她后背微微发冷。

    佣人摆好了餐具,天青色的细瓷小碗里盛着乳白的鸡汤,看着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黄雅倩也过来了,她对连翘笑笑:”斯羽和斯正还在睡懒觉呢,不过来吃早餐了,咱们四人先吃吧。洛洛怕是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饿坏啦!”连翘娇俏的笑道,等黄雅倩坐好,见她开始用餐,吩咐了佣人照顾洛洛吃饭,自己就拿起勺子准备喝汤了。

    “连翘,你先尝尝这个奶黄包。”季半夏不动声色地拦住连翘,朝她的碟子里夹了一个小包子。

    “姐,我就想……”连翘话还没说完,桌子下的腿被季半夏轻轻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连翘一抬眼,看见季半夏正看着她,眼神里分明另有内容。

    姐妹连心,连翘一下子明白了,姐姐这是不想让她喝汤呢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这个奶黄包看着也好好吃。”连翘放下汤勺,开始吃包子。

    黄雅倩眼观鼻鼻观心,一顿饭结束,那罐特意为孕妇炖了七八个小时的汤,一口也没动过。

    早餐结束,姐妹俩带着洛洛先走了。佣人请示黄雅倩:“夫人,这汤?”

    炖了七八个小时呢,一口都没喝,实在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倒了吧。”黄雅倩淡淡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肯喝她的汤。大概,她以为,这汤被做过手脚了吧?

    黄雅倩苦笑一下。眼睛越过餐厅,看着季半夏的背影。

    自己作的孽,只有自己偿还了。只是这份母女情,今生不可能再圆满了吧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