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她和他的婚礼

    五月的阳光正好。绿意盎然的大草坪上,洁白的月光玫瑰铺成一条芬芳的地毯,浅紫的纱帐在地毯两旁搭出观礼的贵宾区,傅家的亲朋好友都在等候新娘的出现。

    空气中有好闻的香气,高大的花柱旁边,傅斯年黑色燕尾服,白色领结,微笑着站在地毯的终点,看着他的新娘子挽着傅家长辈的手,款款向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刘郴跟着人群一起扭头,朝地毯那端的季半夏看去。

    她今天多美啊。一头蓬松的秀发用一个花冠松松挽住,长长的面纱从肩头轻柔地垂落,她玲珑的肩头和漂亮的锁骨在轻纱中若隐若现,镶满了珍珠和碎钻的裙摆随着走动变幻出夺目的光彩,而更夺目的,是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笑容,胜过明月,胜过清风,胜过鲜花,胜过星夜……胜过所有他见过的最美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凝视着地毯尽头的傅斯年,羞涩而甜蜜。

    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抓紧他的心脏,刘郴呼吸不畅,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妒忌过傅斯年。深深的妒忌他,羡慕他。

    不过,他祝福他。他祝福季半夏,也祝福傅斯年。他祝福一切真心相爱的恋人。

    草坪后面,管弦乐队开始演奏,轻柔的音乐响起,人群停止了窃窃私语,都看向花台上的一对新人。

    没有繁文缛节例行程式的司仪问话,也没有千篇一律的交换戒指亲吻新娘。

    傅斯年牵着季半夏的手,在花台的中间稳稳地站好,微笑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定很意外,为什么没有证婚仪式。”傅斯年顿了顿,环视了一下众人,接着道:“当然,我不是为了省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来宾哄堂大笑,声浪差点掀翻了棚顶。一向冷着脸的傅斯年开起玩笑,那效果是相当惊人的。

    台下的刘郴也跟着笑,傅斯年这家伙,装得了酷,卖得了萌,输给他,他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台上季半夏也笑,和傅斯年交握的右手,她勾起小拇指,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相对于高冷淡漠的傅斯年,她还是更喜欢眼前这个讲冷笑话的段子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接收到她传来的欣赏,笑着侧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今天能入场的嘉宾,都是我和半夏信任的亲朋好友。我和半夏一路走来确实不易,在这段感情中,我们动摇过,也迷茫过,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之后,今天,我们终于能牵手站在大家面前。”

    笑声平息下来,大家都安静地等着傅斯年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握紧了季半夏的手:“我很感恩,很珍惜,我爱这个女人,也希望大家和我一样爱护她,温柔地对待她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轻柔的微风中有一种醇厚的质感。他那么真挚,那么诚恳。场中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眼泪没有预兆地落了下来。说好不哭的。她不要司仪,不要证婚,就是不喜欢那些俗气的套路,新郎表白,新娘落泪,这些俗套的戏码,她不喜欢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哭了。

    结婚前,傅斯年和她对过的台词,是轻松愉快版的,他和她都一致同意,让大家参加一个欢快的没有负担的,不要那么多感动那么多落泪的婚礼。

    可是,她没有想到,傅斯年会临时改掉脚本。

    可是,她真的喜欢这个脚本。听见他那句”我爱这个女人“,她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场内寂静片刻之后,开始有节奏地响起了掌声。这掌声并不热烈,但是温柔沉着,仿佛是对傅斯年刚才那句话的回应和承诺。

    傅斯年还是吻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干她的眼泪,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,大家都在等她说话。可是她已经彻底忘记自己的台词了。之前背好的那些话,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清清嗓子,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开口道:“坦白地说,我现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本来婚礼开始前,我是背好了台词的,我是准备感谢大家的祝福,然后再祝大家幸福美满的。可是现在,这些万无一失的婚礼感言,我一句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嘉宾们又一起笑了起来。这夫妻俩说得一手好段子啊。一个比一个会逗哏。

    “现在,在大家的见证下,我和斯年正式结为夫妇。我和他,成为彼此的骨中之骨,肉中之肉。婚姻的道路会比恋爱更为崎岖,但是夫妻一体,我们已经做好了并肩面对一切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这段话说完,场中安静了几秒钟,又猛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刘郴隔着人群对季半夏竖起大拇指,连翘和赵媛都感动得落泪,就连傅唯川,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斯年又忍不住亲吻了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宝贝,谢谢你。你真棒!”他低声在她耳边说道。内心满满都是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乐队知情识趣,音乐的声音变得欢快明亮,整个蓝天,整个大地,天地万物,都在见证这对新人的幸福。

    黄雅倩朝管家使了个眼色,管家心领神会地朝草坪旁边走去。

    彩色的气球和白鸽腾空而起,将蓝天白云装点成巨幅的画卷。洛洛带头冲到草地上,所有孩子都尖叫欢笑起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的快乐彻底感染了众人,香槟打开了,舞曲奏响了,人们笑容满面,举杯欢庆,仿佛这是一生中再也不会遇见的节日。

    在热闹喧嚣的洪流里,傅斯年拥着季半夏:“累吗?要不要去休息室躺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季半夏凝视着他的眼睛:“太开心了,完全感觉不到累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微笑了:“体力这么好?那么,给你的新郎一个吻吧,傅太太。”

    傅太太扶着他的肩,踮起脚,亲吻了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五月的阳光正好。天地万物都有情有义。她和他的婚礼,如此完美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