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晴天霹雳

    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转眼间,连翘的儿子已经呱呱坠地,而季半夏已经怀孕5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天是她去医院产检的日子,傅斯年抛下公司一堆事,留在家准备陪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初秋的阳光金黄灿烂,季半夏站在衣帽间的大镜子前整理衣服,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细羊绒孕妇裙,宽松的腰身依然空荡荡的,不注意看几乎看不出是个孕妇。

    “宝宝啊,你快些长啊,医生说你太小了,妈妈多吃一点,你长胖一点好不好?”季半夏抚着自己的肚子,轻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好几次产检,医生都说胎儿偏小了一些,给她开了营养餐的餐单,让她加强营养。季半夏也都很努力地按照按照食谱去吃,可似乎效果不大。跟其他怀孕五个月的孕妇相比,她的肚子真的小得可怜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一声轻笑,季半夏转过身去,见傅斯年闲闲地靠在门边,正看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干嘛偷听别人聊天?”季半夏故意板起脸,凶凶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聊天?只是你自言自语嘛,宝宝根本没搭理你呀!”傅斯年摆出一本正经的嘴脸跟她辩论,走到她身边抚摸着她的肚子:“来,你听听我和宝宝是怎么聊天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愉快地跟小黄豆打招呼:“小豆豆,早上好啊!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爸爸,我最喜欢你带我出去玩了!爸爸,你真好,你真帅,我好爱你好爱你哦!”傅斯年捏着嗓子模仿小孩子稚嫩的童音,很卖力地表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季半夏笑喷,这么幼稚的把戏,傅斯年怎么想得出来!

    傅斯年得意地朝她挑挑眉:“听见没?这才叫温馨有爱的聊天。豆豆很爱爸爸哟!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话刚落音,季半夏突然捧着肚子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斯年脸色一白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扬起脸看着他,惊喜道:“刚才小黄豆踢了我一脚!好大的力气!”

    小黄豆的胎动一直不算频繁,她跟连翘交流过,连翘也觉得她胎动太少,但是医生说每个孩子都不一样,所以她也没往心里去,没想到今天小黄豆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傅斯年喜不自胜:“踢哪儿了?让我摸摸。”

    他嫌隔着毛衣摸起来没感觉,直接把手贴到了季半夏的肚皮上:“宝贝,再动一下,让爸爸摸摸你。”

    也许小黄豆真的听到了傅斯年的话,傅斯年的手心明显感觉到季半夏肚子上鼓出了一个小包,随即又消失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傅斯年惊喜地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感觉到没有?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把将季半夏搂进怀里,语气里是无尽的幸福:“亲爱的,我们的小豆豆在跟爸爸妈妈打招呼呢!“

    ”嗯。我们豆豆好乖。”季半夏将头靠在傅斯年肩膀上,手贴到傅斯年的手背,跟他一起轻轻抚摸着小黄豆,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:“斯年,等豆豆长大了,我们带他去非洲看大狮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多想要一个小男孩啊,和斯年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,她要给他足够足够的爱,当年那个和野狗抢骨头的小男孩,是她心里难以愈合的伤痕,她没有办法回到二十多年前,为那个饥饿的小男孩递上一块点心,但她可以给这个小男孩点心,可以给这个小男孩玩具,可以给这个小男孩所有她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:“还可以带她去迪斯尼看白雪公主。”

    他想要个女儿,有着季半夏的眼睛,季半夏的嘴唇,一个雪白粉嫩的小丫头。他想听她软软糯糯地叫他爸爸,跟他撒娇,对他微笑。季半夏的过去,他没有参与,他想看看她幼年的样子,他想宠爱她,照顾她,把全世界所有最好最美的都给她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温柔相拥,相视而笑。这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就像一条纽带,将他和她牢牢地系在一起,从此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从此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少奶奶,车已经备好了。”门口传来佣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医院看看小豆豆。”傅斯年拉起妻子的手,脚步轻快的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医院里,季半夏终于做完了各项检查,被护士安排着躺在床上休息。这次的检查格外漫长,做的项目很多,还问了她从出生到现在的病史,看了存档的病历。

    孕中期要做的产检可真复杂啊,季半夏躺在床上,只觉得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傅斯年被医生叫到了一边的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医生的表情很凝重,傅斯年心头微微一凛:“范医生,产检一切都正常吗?”

    医生没有说话,她看了傅斯年一眼,似乎在考虑着措辞。

    傅斯年只觉得一股寒气顺着后背缓缓往上爬:“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。不管是什么,都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医生开口了:“傅先生,你能提供一下你的病历吗?我想看看你的过往病史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愣了愣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医生轻声道:“胎儿的情况不太好,生命体征正常,但是已经停止了发育。这种情况非常罕见,我们需要看看您的病历,并对您进行一个全面的体检,才能给出综合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仿佛一记重拳狠狠打在傅斯年身上,他趔趄了一下:”什么意思?"

    医生的话到底什么意思,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听不懂。生命体征正常,但是停止发育,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脑子里仿佛塞了一大把干草,他完全无法思考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胎儿的问题,很可能跟父体曾受过某些药物刺激有关。如果您能提供自己的病历,也许我们还能找出挽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医生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这个竭力保持镇定,脸色却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男人。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即使贵为华臣总裁,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和痛苦啊,上帝果然是公平的。见多了生老病死,范医生此刻却很感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