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与生俱来的本能

    pub里,男男女女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扭动着身子,傅斯年坐在吧台前,目光涣散地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助理远远地跟着,不敢上去提醒,也不敢离开。看着嘈杂的人群,他郁闷得恨不得也过去喝上几杯了。

    幸好,这是在美国的最后一夜了,明天早上就要回国了。再在美国呆下去,他怀疑傅总要变成酒鬼了。

    “Sean!怎么是你?”身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女声,助理茫然的回头一看,脸上也露出几分惊喜:“苏樱?”

    苏樱紧身的小黑裙+高跟鞋,妆容闪亮,一看就是专门过来玩的。她拨开人群挤到助理身边笑道:“真是太巧了!我来波士顿度假,没想到能遇到老同事!Sean,你也是过来度假的吗?

    助理跟苏樱拥抱了一下,指着吧台前的傅斯年挤挤眼:“瞧见没?我跟boss过来出差的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!苏樱越过人群看见了那个魂牵梦萦的背影,眼神瞬间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都是一个部门的同事,助理对苏樱那点小心思也心知肚明,看着她亮晶晶地眸子,摇摇头笑道:“我劝你别打傅总的主意了。他最近心情特别糟,你就别迎着枪口往上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华臣出什么事了吗?没听见风声呀。”苏樱好奇地八卦。

    助理摊摊手:“华臣挺好的。boss心情不好,应该是跟工作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因为私事咯?难道跟他太太吵架了?还是准备离婚了?”苏樱的心情忽然变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喂!别乱讲!”助理有点慌了:“傅总不喜欢听人讨论他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,你怕什么?”苏樱白他一眼,俏皮地一笑:“我都离职了,背后讲前老板的家事,这不是太应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是我的错,我不该多嘴的。”助理无奈摇摇头。面对美女,他实在生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了,不逗你了。我要过去和傅总打招呼咯!”苏樱扭扭腰,做了个必胜的表情,朝吧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喂!”助理想拦,又没有理由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樱朝傅斯年走过去。

    吧台前,傅斯年放任自己沉醉在酒精的麻痹中。孩子,半夏……他不想去想,只要一想,心口就压抑得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清脆的女声有几分熟悉,傅斯年扭过头去,看见苏樱款款落座在他旁边,她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年轻健康,一双眸子闪闪发亮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面无表情地扭回头,盯着杯中浅金的酒液发呆。

    他对苏樱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。前员工、一个认识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冷漠没打击到苏樱,反正他一向高冷,她早就习惯了。苏樱轻巧地伸手,拿走了傅斯年面前的杯子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耐烦地回头,冷冷盯着她。

    苏樱嫣然一笑,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:“傅总,故人相见,请我喝一杯酒的风度您总该有吧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搭理她,唤酒保又倒了一杯酒。自顾自的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苏樱盯着他的侧脸,爱意满满地涌上心头,这个男人怎么就能好看成这样?冷漠的样子好看,喝酒的样子也好看,傲慢不搭理人的那股架势,更是能把人迷得七荤八素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把苏樱当成了空气,该喝酒就喝酒,该发呆就发呆,完全视苏樱如无物。酒喝得差不多了,示意助理过来结账,傅斯年起身朝酒吧外走去。

    苏樱跟着傅斯年走出酒吧的门。反正她今晚是豁出去了,她就没脸没皮了,偶遇傅斯年,还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,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!

    她要是不好好把握住,那她就太对不起自己了!

    和酒吧里的嘈杂闷热相反,外面街道安静清凉。傅斯年站在门口的阴影里等助理,目光透过夜色看着无尽的虚空。

    沁凉的空气让苏樱打了个寒颤,她强忍着刺骨的寒意,冲傅斯年笑道:“傅总,你们住哪家酒店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理她。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想到明天要见到季半夏,他的心口闷闷地疼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对她说?真相那么残酷,他怎么忍心?

    苏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她瞟一眼傅斯年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情不自禁带上了小女儿的娇态:“妈?怎么又给我打电话啦?……嗯,知道啦,我跟朋友在一起……知道啦,很安全的,您就放心吧……好,我知道啦!您早点休息吧!”

    苏樱挂了电话,发现傅斯年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,不禁讪讪一笑:“我妈总把我当小孩子,我走到哪儿她的电话就追到哪儿。”

    苏樱本以为这样没有营养的话不会得到傅斯年的回应,没想到傅斯年竟然开口了:“她一定很爱你吧?”

    苏樱讶然:“当然。我是我妈的女儿,她怎么会不爱我?”很高兴傅斯年竟然开口和她交谈,苏樱的话多了起来:“我妈三十多岁求神拜佛吃了好多苦药才有了我,我就是我妈的命根子,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苏樱又幸福又满足的模样,内心一阵黯淡。

    他和半夏,不会有这样天真的女儿,用骄傲的语气说‘我就是我妈的命根子,眼珠子'了。他的半夏,不会有子嗣,不会有后代。永远也当不了妈妈。

    上帝何其残酷。

    傅斯年又不说话了,苏樱只好继续说下去:“不过我妈最近好烦,天天催我结婚生孩子。说什么女人只有结了婚有了孩子才是完满的,不结婚不生孩子,永远算不上真正的女人。整天唠叨得我快崩溃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同意她的观点吗?”傅斯年难得地对这么琐碎的话题感兴趣,苏樱简直喜出望外:“同意一半吧。结婚不结婚我倒是无所谓,我现在只想谈恋爱。不过孩子是一定要生的,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这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吧!天生的母性嘛!”

    天生的母性,是啊。这的确是天生的母性,女人与生俱来的本能。傅斯年盯着马路上幽暗的路灯,忽然想起季半夏看到B超报告时的表情。那时,她盯着图像上那个黄豆大的小黑点,脸上是由衷的幸福和满足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如刀绞,几乎无法呼吸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