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应该是他

    看着沉默的傅斯年,苏樱察觉到他身上悲伤的气息,开始有些惴惴不安,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助理出来了,看见苏樱陪在傅斯年身边,他竟然松了口气,能有一个人分担他的压力,这真是太好了。傅总这几天心情糟糕到极点,让他有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。

    酒店就在附近,见傅斯年已经开始往前走了,助理压低声音跟苏樱招呼了一声:“回头再联系,我跟傅总先回酒店了。”就急忙跟了上去。苏樱迟疑了一会儿,也跟上二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沉默走路,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。助理意外道:“你不是住亲戚家吗?跟着我们干嘛?”

    苏樱的脸上难得有了点羞涩的表情,她不说话,拿出手机飞快地给助理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助理心里隐隐明白了她的意思,拿出手机一看,屏幕上赫然写道:“拜托,帮帮忙,我喜欢傅总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无语了。帮忙?他能怎么帮忙?傅总明摆着对苏樱没什么想法,他总不能把她直接往傅总房里一推吧?

    助理想了想,回复苏樱道:“到时候碰一鼻子灰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要他说,这位**oss还真是挺洁身自好的,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多了去了,还没见谁得逞过。

    傅太太也不是美若天仙的人物,傅总能这么专一,大概的确是真爱吧。助理感慨地想道。

    苏樱冲助理神秘地笑笑,回了一条消息:“反正我要做什么,你别拦着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回道:“不会的,我巴不得你整晚陪着傅总,省得我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酒店到了,苏樱傻眼了,酒店要出示贵宾卡才能进去,傅斯年不开口,她压根进不去呀!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准备进去了,察觉到身后的助理没有跟上来,扭头扫他一眼。

    助理也没办法了,只好对苏樱挤挤眼道:“你快回去吧,我们明天就要回国了,今晚要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苏樱看着傅斯年,见他已经冷漠的转身,似乎根本没看到自己还穿着短裙,站在秋夜的冷风中等他。连入门券,傅斯年都不给她啊。眼眶酸痛,苏樱极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勉强朝助理挤出一个笑脸:“那回头再联系吧!”

    苏樱扬声跟傅斯年道别:“傅总,再见,好好保重自己!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身影顿了顿,表明听见了苏樱的话,随即径直朝门内走去。

    助理都替苏樱尴尬难堪,却见她还盯着傅斯年的背影发呆,不由得摇摇头,痴男怨女什么的,真是吃饱了撑的。

    回了酒店,助理见傅斯年那边没什么事了,正准备洗漱睡觉。苏樱的电话打过来了:“你们明天哪趟航班回国?”

    助理脑子里嗡的一声,不情不愿地报了航班信息。“你要干嘛?”他警惕地问苏樱,这个丫头是不是疯了,人家傅总都结婚了,她还这么不依不饶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去。我要坐傅总旁边。”苏樱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    "切~头等舱,你去买票吧。但愿来得及。”助理随口道。明天的航班,机票肯定已经卖光了,苏樱还真以为航空公司是她家开的呀?

    “那明天见!”苏樱扬眉一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,助理跟着傅斯年落座的时候,完完全全地惊呆了。后排椅子上冒出的脑袋,不是苏樱是谁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助理一脸见鬼的表情,傅斯年也意外地朝苏樱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傅总,好巧!”苏樱灿烂的微笑,朝傅斯年招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脸上波澜不惊,朝苏樱点点头算是回应。苏樱也不扭捏,大大方方地凑过来问傅斯年:“傅总,您不介意我和Sean换座位,坐您旁边吧?”

    傅斯年挑挑眉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的冷淡或多或少还是打击到了苏樱,一万多美金的机票钱啊,她豁出老本买的,就是为了坐傅斯年身边一路套套近乎的,唉,这个大冰块怎么就捂不化呢!

    对苏樱的请求,助理是很高兴的。坐傅斯年身边他是如坐针毡,苏樱愿意跟他换,他求之不得呀!

    反正傅斯年没说不行,助理很爽快地跟苏樱换了座位,美美地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靠在宽大的椅背上,两眼放空。苏樱侧着身子躺着,毫不掩饰地盯着傅斯年的侧脸。

    真帅。真好看。傅斯年不搭理她,能这样近距离地看他一路,她也值回票价了。

    幸好傅斯年是个有风度的男人,不然她还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主动倒贴。傅斯年的风度,让他顶多只是冷淡她,无视她,不会做出更过分的事。

    冷淡无视,她苏樱不在乎。人生这么短暂,好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,不尝试一把,她会觉得太辜负自己。

    傅斯年当然没什么旖旎的心思。身边坐着苏樱跟身边坐着助理,对他来说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想,究竟要怎样对半夏开口讲这件事,还是,继续隐瞒,直到那个孩子胎死腹中,她不得不去面对这个真相?

    三天没有联系她,今天早上也只发了消息告诉她今天回国。傅斯年完全不敢听她的声音。是他的错,一切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他的过错,却要季半夏用自己的一生来买单,这实在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闭上眼,不愿再想。一个念头却突然生来出来,在他脑海里浮浮沉沉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他放手……

    他的爱情,和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,半夏会选择哪一个?

    听着苏樱在身边窸窸窣窣的动作,傅斯年突然想起她的话”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这是所有女人的天性吧!天生的母性嘛”。

    他何苦把这样的难题交给半夏来选择呢?他怎么舍得去为难她呢?

    该做选择的,应该是他。而不是他的半夏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要放手吗?他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女人,他和她缔结了婚姻誓言,发誓要照顾她一辈子,放开她的手,和挖走他的心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他是不是应该自私一点?也许,相对于孩子,半夏更愿意要他的爱情呢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