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枕头还是空的

    华臣的会议室里,所有人都凝神屏气,连呼吸都放得极轻极细。生怕引起傅斯年的注意。

    3亿美金的并购案,在合同签完之后才发现对方公司市值被严重高估,并且还存在债务性融资风险。

    华臣号称严格的流程监管,完全形容虚设!搞不好根本就是内鬼串通好了,故意给对方放水。

    市场部老大战战兢兢地解释:“傅总,这个情况,之前我已经跟您汇报过,但是一直没收到您的指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指在光滑的办公桌上轻轻敲击了两下,淡淡道:“林森,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助理脸色发白,解释?他要怎么解释?那几天傅斯年都泡在酒吧买醉,整个人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,市场部老大发的是标红邮件,长长的附件,他哪儿有权限看?他提醒傅斯年有新邮件的时候,还特意提到了附件。

    傅斯年自己喝多了看漏了附件,现在又来问他要解释!他总不好当着整个会议室的人说,“这是您自己的疏忽,怨不得我”吧?

    助理脑中再百转千回,也只能咬牙认下了这个错:“对不起,傅总,是我忘记提醒您25日有新邮件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故意将“25日”这几个字咬得重重的。25号,傅斯年在酒吧耗了一整天,最后醉倒在酒吧,还是助理扶他回酒店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应该不会忘记这个日子。

    看见傅斯年放在桌面上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,助理知道,他听懂了自己的暗示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再说什么,气氛凝重得近乎胶着。

    助理偷偷瞟一眼腕上的手表,11点了,已经深夜11点了,看来,今天的会议要拖到凌晨了。

    以傅斯年的工作风格,今日事一定要今日毕的。

    就在助理已经做好了通宵的准备时,傅斯年站起身来:“市场部和财务部一起评估一下,写个分析报告出来。明天下午开会讨论。”

    扔下这句话,傅斯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都觉得不可思议,会议,就这样结束了?没有得出任何结论,就这样匆匆结束了?

    办公室门口,傅斯年回头看向助理,微微提高了音量:“林森,叫司机备车。”

    下属们顿时释然。哦,原来是要回凤凰山,难怪急着要走。家里娇妻等着呢。

    自打家里的太太怀孕之后,傅总完全化身二十四孝老公,再也没有通宵工作过了。这位傅太太,真是御夫有术啊!

    傅家的司机已经休息了,助理安排了华臣的司机送傅斯年回去。

    车门一打开,傅斯年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车里一股香水味,虽然不难闻,但是太浓了。

    助理也闻到了,赶紧对司机道:“傅总不喜欢汽车香水,以后不要再用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忙不迭地点头:“好的,好的。以后注意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快一点了。季半夏躺在床上,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,猛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等了他大半夜,可当傅斯年真的回来了,她却又不想面对他了。

    开诚布公谈一谈的勇气早已消失,她多希望自己现在是真的睡着了。真的睡着了,就不用面对傅斯年,不用面对这些猜疑和妒忌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走到床边,季半夏能感觉到他在注视自己。

    她闻见了傅斯年身上的香水味,很浓的香水味。她的手指在被子下紧紧攥住,拼命稳住呼吸。她真担心自己的脸会痉挛,担心自己会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唇落了下来,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。随后,他帮她掖掖被角,转身去了旁边的更衣室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眼泪,终于在他转身后掉了下来。她侧过身假装熟睡,用被子掩住脸,无声地抽泣。

    这么浓的香水味,傅斯年和那个女孩子,究竟缠绵了多久?

    他答应过她会回来一起吃晚饭,6点钟,他一个电话说要加班,于是她等,他知道她在等她,加班应该也不会加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她从六点等到12点,整整六个小时,傅斯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真相,他迟迟不归的真相,原来就在这浓烈得刺鼻的香水里。

    悉悉索索,季半夏听见傅斯年去洗澡了,她听见他洗完澡出来了,再然后,傅斯年就没有声音了。季半夏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她看见了手机屏幕的亮光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在屏幕上点来点去,看样子是在发信息。

    这么晚,给谁发消息呢?

    季半夏闭上眼,不想再看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发完消息,等到了助理的回复,站起身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他看了季半夏一眼。她背对着他,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傅斯年放下心来。他本来担心半夏一个人睡不安稳,所以今天才放弃了通宵加班。如果不是半夏怀着孕,今天的会议他一定会通宵进行的。3亿美金的并购案啊。华臣家底再厚,也经不起这样折腾。

    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下,傅斯年揉揉疲惫的额角,打开笔记本开始看25日市场部老大发的那封邮件。

    卧室里,季半夏没有等到傅斯年在她身边躺下。身边为他留出的位置空荡荡的,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是为了方便和那个女孩联系,所以他去客房睡了吗?

    还是心里存了愧疚,在和别人缠绵完,心虚得不敢上她的床呢?

    她还担心被他看出自己是在装睡,她还害怕露出破绽,她还以为他会发现她哭红的眼眶……

    原来,都是自作多情。此刻,他的一颗心,已经被另一个女孩填得满满的吧?

    他的心里,她的位置已经缩得很小很小。小到他看不见她的泪,小到他已经不在乎她腹中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天快亮了季半夏才模糊睡着。刚睡了没多久,轻柔的叩门声将她从睡梦中叫醒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该起床了。”周妈在门外含笑道:“今天要去产检呢。”

    对啊,产检,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,季半夏挣扎着睁眼,眼眶涨涨的,一定是肿了。

    身边的枕头还是空的,被子还是冷的。傅斯年,一晚上都没有来过?

    他都不愿意和她共床共枕了吗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