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这就是男人

    傅斯年一离开医院,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公司,内鬼已经找到,也终于下定决心放季半夏走,现在,他别无选择,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公司整肃内政的时候,季半夏正挣扎着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周妈刚用托盘端了饭进来,见季半夏竟然坐起身正准备穿鞋,吓得托盘差点摔到了地上:“少奶奶!你怎么下地了?”

    这可是引产,才刚几天,就想着下地了?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!

    “周妈,麻烦你帮我穿一下鞋,我已经叫了出租车,回去之后还要麻烦你帮我打包一下行李,送到我朋友家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,一双眸子冰冷如霜。

    周妈彻彻底底地呆住了:“出租车?打包行李?朋友家?少奶奶,这是怎么说?”

    季半夏对周妈轻轻一笑:“我和傅斯年,要离婚了。我不会再住在傅家了。”

    啊!周妈手里的托盘应声落地,汤汤水水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难怪少爷刚才叮嘱说,在季半夏身体康复之前,不要让她离开傅家。难怪少爷那副悲痛欲绝的表情!

    原来在闹离婚!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!这万万不行呀!”周妈赶紧扑到床边拦住季半夏:“你刚做完手术,这身子还虚着呢,别说到处跑了,下地也不行的呀!你好好躺着休息吧,小俩口吵架,过两天也就和好了。哪儿能说离婚就离婚!”

    “让我走。”季半夏盯着周妈,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!万一少爷怪罪下来,我担当不起!”周妈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小月子还没坐完,怎么能到处跑呢?

    季半夏挣扎了两下,额头已经开始冒虚汗,腰酸得厉害。她知道自己今天走不了了,索性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躺回床上,她给赵媛发了个消息:媛媛,我住在XX医院,你开车过来接我吧。别问我为什么。马上过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认识多年的同学,赵媛没几秒钟就回消息了,就一个字:好。

    周妈见季半夏乖乖躺回床上,这才松了口气。看看地上洒的汤水,她赔笑道:“我再给你端一份过来,你好好休息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银鱼汤。”季半夏闭着眼睛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啊?银鱼汤?周妈为难了,这个季节,去哪儿弄银鱼汤啊?

    “XX饭店就有,你过去打包一份回来吧。”季半夏把周妈支走。

    周妈有点犹豫,但看见季半夏虚弱无力的样子,又放下心来。没有她的帮忙,季半夏只怕连病房都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去帮你买银鱼汤,少奶奶,你好好休息。”周妈出门跟护士交代了几句,就匆匆朝饭店赶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没等多久,赵媛就来了。一看到病床上的季半夏,她脸色就变了:“半夏,你这是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不好?”

    前不久两人还一起吃过饭,季半夏气色还好的很,怎么现在苍白成这样,还躺医院里了?

    “媛媛,我能到你家住几天吗?”季半夏艰难地撑起身,吓得赵媛赶紧过去扶住她:“你怎么了?是妊娠反应太严重了吗?”

    妊娠反应……季半夏一听见这四个字就笑了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什么妊娠反应?她的豆豆,已经没了……

    拼命忍住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,季半夏苦笑一下:“一会儿再跟你细说,你先带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咱们回头再说。”赵媛被季半夏的表情吓到了。那种苍白和绝望,让她意识到,出大事了!

    赵媛挽住季半夏的腰,用胳膊支撑着她的身体,艰难地朝医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不长的一段路,二人竟都出了一身透汗。

    冷风一吹,季半夏只觉得浑身如坠冰窟,每个关节都又酸又痛。

    好容易上了车,赵媛正要开口询问,季半夏疲惫道:“媛媛,我先睡一会儿。到了你叫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季半夏灰暗的脸色,赵媛突然意识到,她的衣服空荡荡地,那个微微隆起的肚子,竟然平了……

    孩子,难道是孩子没了?难怪半夏住的是产科病房……

    “好,好,你先休息。一会儿我叫你。”赵媛心头一跳,赶紧开车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赵媛家,赵媛帮季半夏换了睡衣,又扶她在床上躺平,这才小心翼翼问道:“半夏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季半夏忍住泪,轻声道:“媛媛,豆豆……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没猜错!赵媛的心一下子抽紧了:“到底怎么了?怎么说没就没了?傅斯年呢?他怎么没陪着你?”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,不想提到苏樱,也不想提到傅斯年对豆豆的态度。一想到这些,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痛。

    “豆豆发育不良,已经……停胎了。傅斯年……”她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因为孩子的事和你闹崩了?”赵媛怒了:“停胎又不是你的错,他这人怎么这样?我给他打电话去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!”季半夏疲惫的制止她:“我和傅斯年缘分已经尽了,他心里……有别人了。豆豆,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孩子的牵绊,婚姻不过一张纸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别人了?不会吧?傅斯年不是这样的人呀!”赵媛半信半疑:“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我都亲眼看见了。”季半夏泪落如雨:“我提出离婚……他,他也答应了。很快就答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赵媛难以置信地喊出声来。当初爱得要死要活的两个人,刚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了?还这么迅速?

    “肯定是误会!我要去问傅斯年!”赵媛满腹疑窦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求你。媛媛,给我留一点尊严。”季半夏恳求她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你先好好休息吧。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赵媛无奈,只好答应了季半夏的要求。

    趁着厨房炖汤的机会,赵媛给傅斯年发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傅总,你要和半夏离婚了?你另有新欢了?”

    没等几分钟,赵媛收到了傅斯年的回复:是。

    赵媛心里顿时几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。她瞪着那个字,恨不得把手机狠狠砸个粉碎。

    男人!这就是男人!喜新厌旧,见异思迁的男人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