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肃然起敬

    赵媛把傅斯年骂了个狗血淋头,用尽了各种恶毒的词,可傅斯年却置若罔闻,赵媛发了十几条消息,他只回复了一条:替我好好哦照顾半夏。

    看来傅斯年已经猜到半夏在她这里了,赵媛打了个寒颤,这个男人不仅冷酷无情,还聪明绝顶。难怪半夏会栽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煲里的汤汁沸腾了,赵媛扔下手机,手忙脚乱地去揭盖子。将火调小后,她蹑手蹑脚朝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半夏已经睡着了。一张苍白的小脸,便是在睡梦中也紧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咬破了,一线干涸的血迹结了痂,看上去格外惨淡凄凉。

    赵媛心里一阵难受。她和季半夏认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落魄的样子。上大学时,穿着地摊上30元买的外套,深蓝的牛仔裤洗成了白色,季半夏都有一张明媚飞扬的笑脸。

    她待人和气,不卑不亢,从来都是积极乐观,充满朝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鼻子有点发酸,赵媛轻轻走过去,把被子拉高一点,盖住她露在外面的肩膀。

    当初,她和迟晚晚关系最好,可迟晚晚最好的朋友却是季半夏,她还因为这个妒忌过季半夏。现在回头想来,那时候的日子是那么单纯,快乐也单纯,妒忌也单纯。

    现在,晚晚坟上的青草已经长得很深了,半夏失去了深爱的丈夫,失去了期盼许久的孩子,而她,三十岁即将到来,却仍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曾经的如花美眷,敌不过似水流年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深夜,醒来时满室静谧,外面的客厅有温暖的灯光,肉汤的香味在空气中浮动。

    季半夏贪恋地吸吸鼻子,这灯光那么温柔,这肉汤闻上去那么美味,让她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。好像她只是做了一个噩梦,其实豆豆还在,斯年也还在……

    眼泪濡湿了睫毛,季半夏伏在枕上,痛痛快快流了一场泪。

    赵媛听见动静走进来,看见痛哭的季半夏,没有追问什么,只是紧紧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在这个巨大的城市漂泊,她们就是没有根基的浮萍,她们就是彼此的姐妹,亲人,半夏在最无助的时候会寻求她的帮忙,会卸下一切负担在她面前痛哭,这是对她莫大的信任。

    赵媛很感动,很珍惜。

    哭了很久很久,似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完了,季半夏终于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赵媛走到厨房,将煲了足足五六个小时的汤盛到小碗里,端到了季半夏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好香。你现在越来越能干了。”季半夏看着排骨汤,忽然觉得肚子饿了。

    赵媛拿了大靠枕放在床头,扶季半夏坐起来,将碗递到她手里:“吃吧。吃饱了才有力气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报仇?”季半夏差点被汤呛到。

    赵媛恨恨点头:“难道你打算就这么放过傅斯年?当初追你追得要死要活的,这才多久,就敢出轨!而且你还怀着孩子!还刚做完手术!明天我们找个好律师,好好打这场离婚官司!”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碗,轻轻摇摇头:“不用了。我没什么好争的。跟他结婚后,我没上过班,没有任何收入,傅家的钱财,跟我没有关系,我也不想分割什么。这个人,今后和我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半夏!你别傻啊!你跟傅斯年又没做过婚前财产公证,现在傅斯年是过错方,你凭什么不提出财产分割要求?”赵媛恨铁不成钢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:“媛媛,别说了,他的东西,我不会要的。”

    赵媛知道季半夏的倔脾气,见她这么坚决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只能忧心忡忡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还有一些积蓄,短期内饿不死的。”季半夏朝赵媛笑了一下,安抚她道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提到傅斯年这三个字,不想再听到任何和他有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当是个噩梦吧,忘记就好。明天早上醒来,太阳又是新的,人生又是新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在赵媛家住了一个月,离婚协议书快递到华臣了,只等傅斯年签完字,她和他,就彻底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连翘带着儿子来看过她几次,每次都哭成泪人。但对于傅斯年,却只是诅咒和痛骂,并没有半句劝和的意思。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,连翘肯定私下找过傅斯年,而他,肯定对她说了绝情的话。

    他一定亲口承认了和苏樱的事吧?一定说了诸如“我和半夏已经决定离婚了,大家好聚好散”这样的话吧?

    季半夏想象着傅斯年冷漠应对连翘质问的模样,只觉得心头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她赶快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不让自己再陷入这种弃妇的悲痛和愤怒中。谁少了谁不能活呢?她不仅要好好地活,还要活得比以前更精彩 !

    让季半夏意想不到的是,黄雅倩竟然要来看她。

    她在赵媛家养病的这一个月,除了连翘,其他人她一概不见,电话一概不接,消息一概不回。

    黄雅倩也挺有本事的,她竟然辗转打听到赵媛的电话,通过赵媛传话,说要来看她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见不见?人家还等着我回话呢。”赵媛趁着开会的间隙溜出来给季半夏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傅家的人,我一个都不想见。”季半夏斩钉截铁地回道。

    她和黄雅倩后期关系是还不错,但她只是傅家的长辈而已,现在既非亲朋更非好友,她有什么必要见她呢?

    傅斯年,这三个字,她要让它们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够狠!”赵媛放下电话,心里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季半夏这种性格 ,她还真是挺羡慕的,拿得起放得下,之前爱傅斯年,排除万难也要和他在一起,现在要离婚了,她也绝不拖泥带水,绝不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更让赵媛暗暗敬佩的是,自从那天大哭一场之后,季半夏就对傅斯年只字不提。之前另一个女同学失恋了到C市旅游散心,在赵媛家里住了几天,每天都跟她吐苦水,倾诉失恋的痛苦和悲伤。把赵媛烦得差点没赶她走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痛苦远甚于那个女同学,可她却如此克制如此自尊。这一点,让赵媛肃然起敬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