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    哄好倔丫头

    今天就是回傅家搬东西的日子了。季半夏收拾停当,出门前,她站在镜子前最后一遍打量自己。

    长发及腰,眉清目秀,腰身窈窕,乍看上去,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——除掉瘦了一些之外。可季半夏知道,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。生命中,有些东西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,再也无法回到当初。

    比如她的心,多了冷硬,多了怀疑,多了戒备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热情的,单纯的,充满幻想的季半夏,已经不见了。被一段失败的婚姻彻底埋葬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比以前更独立,更坚强,也更冷漠,更世俗。

    不过,她更喜欢现在的自己。成熟,无论如何总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有人在敲门,想也不用想,肯定是赵媛,季半夏走过去开了门,笑着打招呼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?昨天加班到11点多,也不多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赵媛也收拾好了,化着妆,穿的很正式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:“不睡了,陪你回傅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我自己回去就行了,你的时间那么宝贵。”季半夏婉拒道。

    赵媛没说话,盯着她上上下下的看:“半夏,你就穿这个回傅家?”

    “呃?”季半夏不明白赵媛为什么这么说,她低头看看自己,蓝风衣,黑裤子,白鞋子,干净利落,没任何不妥啊。

    “这也……太素净了吧!”赵媛有点遗憾:“好歹打扮一下啊。化化妆,穿个裙子高跟鞋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耸耸肩,开玩笑道:“这样很丑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丑,挺好看的 ,但就是太休闲了,感觉像是去逛街的,不像是去谈判的。”赵媛想了想,找到一个合适的词:“没有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判的。”季半夏淡淡一笑:“反正我过去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走。想必,离婚协议他早就签好字了吧。”

    恢复了单身,才方便他和苏樱双宿双飞啊。那么娇俏可爱的小女生,二十出头,盛夏的樱桃般甜美。谁会不喜欢呢?

    傅斯年自然也是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再谈谈吧!”赵媛急了:“当初那么艰辛才走到一起的,就这样说离婚就离婚,实在太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媛媛……”季半夏欲言又止,她没办法告诉赵媛,她要离婚,是因为傅斯年不要豆豆了!这是她最大的隐痛,对谁也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她视若珍宝的东西,却被她最爱的人无视、践踏,这才是最让她失望的。

    不能想。一想到豆豆,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后来,她偷偷到网上看过六七个月引产的胚胎,小小的一团血肉模糊,眉眼的轮廓却清晰可见,让她的心瞬间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不能再想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转过身去,掩饰般地走到冰箱前,从冰箱里拿出昨天买的酸奶递给赵媛:“给,你最爱的牌子。”

    最终,季半夏还是没让赵媛陪她一起去傅家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坎,如果她真的能独自面对傅斯年,如果她真的能做到面不改色,那么,她就是真的放下了。这是她跟自己的战争,无论如何,她一定要赢。

    黄雅倩早就派了佣人在门前等着,季半夏一下车,佣人就喜滋滋地迎上来:“少奶奶,您回来了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在的这段日子里,傅斯年也不回来住,傅家冷冷清清,黄雅倩也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。佣人们都战战兢兢,生怕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被黄雅倩发落一顿。

    季半夏朝佣人点点头微笑了一下。跟着她往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不见而已,傅家大宅景色竟然已经有几分陌生了。枫叶红了,草坪黄了,枯叶在园子的角落里堆得高高的,到处都透着几分寥落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季半夏只觉得触目皆是苍凉。几乎是本能地,她抬眼看向三楼她和傅斯年的卧房。

    宽大的露台上,她亲手搭的花架子还在,花儿大多凋谢了,只有几枝菊花开出了金灿灿的花朵。

    白色的纱帘拂动,窗户后似乎有人影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一跳。急忙垂下眼睛。那个人影,是傅斯年,还是打扫房间的佣人?

    黄雅倩已经迎出门来,一见到季半夏,她就熟稔地伸出手来握她的手:“瘦这么厉害!你这孩子,脾气也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落行迹地抽回自己的手,黄雅倩这才意识到什么,讪讪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二人走进屋里,佣人殷勤地端来茶水点心,黄雅倩和季半夏相对而坐,一时竟找不到话说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冷淡疏远让黄雅倩不敢造次,黄雅倩刚才的真情流露也着实吓到了季半夏——她惊讶地发现,黄雅倩的关心竟让她眼热鼻酸。

    她只能让自己显得更加冷淡,不然,她担心自己会哭出来。

    在傅家,她绝不允许自己哭!

    她也没什么好哭的,过去的一切她已经决心扔下了,还有什么哭泣的必要呢?跟黄雅倩哭诉傅斯年不管豆豆?跟黄雅倩哭诉傅斯年和苏樱的暧昧?

    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她想想都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二人默默坐着喝了一杯茶,黄雅倩试探性地笑道:“今天厨子买到了极新鲜的秋刀鱼,你爱吃这个,中午我叫厨子多做几种花样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摇摇头:“不用了,黄阿姨,我过来拿了东西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黄雅倩十分失望。她本来想好了,等季半夏来了,她就好好劝劝她,争取今天就让傅斯年和她和好。

    可一见面,季半夏一抽回自己的手,她的千言万语就再也没办法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黄雅倩才发现,季半夏看似温和,其实她的气场丝毫不逊色于傅斯年。

    “嗯,我回头还有事。”季半夏回答完,就站起身来:“黄阿姨,你忙你的,我上楼去拿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你快去吧。”黄雅倩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斯年还去公司,现在应该还在楼上,让他们俩见一面,说不定吵吵闹闹也就和好了。

    黄雅倩忧心忡忡地坐在沙发上,季半夏回来之后,没问过一句傅斯年,看来气还没消。

    不过,傅斯年昨天深夜从城里赶回来,肯定是为了今天跟季半夏见面的。这一点,黄雅倩还是很笃定的。

    就看傅斯年能想出什么高招来哄好这个倔丫头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